分享

清晨。

清晨的台北,下起了一陣滂沱大雨。  
我望向窗外,是一片無止境的灰白。  
桌上走味的飲料,似乎在提醒著我什麼。  
輕輕啜了一口後,我才發現,原來,飲料想傳達給我的,不過是一句淺顯易懂的話。  
「走味了,也就不好喝了。」它說。  
「原來,是這樣啊...」我有些恍然大悟。  
飲料沉默不語,但我可以感覺得出,它為了我明白它的意思而感到欣慰不已。  
我笑笑,替自己點燃一支香菸,並且深深吸了一口。  
好苦。  
抽慣了的菸,不知怎麼著,在這場雨中,顯得格外苦澀。  
我看著從菸頭緩緩升起的,螺旋狀的煙,看得出了神。  
嘴巴裡的苦澀仍舊,我試著去接受它,卻不大容易。  
真的好苦。  
我隨口哼著自己亂哼的歌,但回過神時,卻怎麼也想不起方才的旋律。  
依稀,是首悲傷的歌。  
雨仍未停。  
身體的疲倦不斷撞擊著我的大腦,提醒著我,該睡了。  
但心卻仍不願輕易妥協。  
我期待這場雨快些過去,好像雨停後,就能沖走些什麼。  
我等待著。  
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能做。  
但我知道,雨總是會停的。  
我輾熄手邊的最後一支菸,拿起桌上的飲料。  
「乾杯。」我對著大雨,輕輕的說。  
走味了,也就不好喝了。  
喝完了,也就沒有了。  
我有些依依不捨的將喝空的飲料罐丟進垃圾桶。  
「恭喜你。」在我蓋上桶蓋前,它對我說。  
「謝謝。」我很有禮貌的回應。  
然後,砰。  
我蓋上垃圾筒,回房去了。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