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手術。

就在今天,我簽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手術同意書」,我的。  
手術的部位是左眼。  
但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不過是大約兩個月以前,長了一次針眼,從小到大也長過幾回,甚至不用看醫生也會自己好。  
但這次並沒有自己好起來,它在我的眼角內部形成了一個類似腫瘤的東西。  
有些硬硬的,有些腫腫的,但一點感覺也沒有,不痛、不癢。  
老媽曾催過幾次,要我趕快去看醫生,但我壓根就覺得不用。  
直到今天老媽要我陪她去看醫生,硬是要我「順便」看一下我的眼睛。  
我懷疑,這根本是老媽為了要我看醫生所設計好的陷阱,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但既然來了,我也莫可奈何。  
替我看病的是一位年輕的男醫生,姓謝,戴著一副粗框眼鏡,與歌手方大同的相似度直逼百分之九十。  
看畢,他告訴我:「你這個要動刀把它切除。」  
「蛤?什麼時候?」我傻眼。  
「這個等等就可以解決了。」謝醫師說。  
「幹!等等就可以解決?」我在心裡頭OS。  
「你請先在外頭稍坐一會兒,等等會請另外一個醫生替你做手術。」  
坐在手術室外頭,我有些坐立難安,雖然醫生說只是簡單的小手術,  
但聽到「手術」兩個字,我仍然感到忐忑不已。  
簽了手術同意書後,幾乎是同一時間,我被帶進了手術室。  
隨即,帶我進來的護士走出門外,偌大的手術室只剩下我一個人躺在病床上。  
我開始胡思亂想。  
「會不會等等手術失敗我變成瞎子?」  
「會不會像電影『索命麻醉』裡面一樣,等等醫生故意把我給宰了,裝作是醫療疏失?」  
我越來越緊張。  
而且冷氣好強,好冷。  
手術室的門猛然開啟。  
「HI,我是等等要替你做手術的醫師,是左眼嗎?」走進門的是一個女醫師。  
我點點頭,任由她捏著我的眼皮,東扯扯,西扯扯。  
由於進手術室前我已經將眼鏡拿掉以方便手術進行,此刻,我眼前的一切,都是有些霧霧的。  
但隱約看見,這個女醫師似乎也頗年輕,而且,似乎是個漂亮大姐姐。  
一但察覺了這點,剛才的擔心馬上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只想看清楚眼前「疑似」是個漂亮大姐姐的醫師。  
男人都一樣,愛看漂亮女生,天經地義。  
她拉了一張有滾輪的椅子,在我頭後方坐下。  
「不要動喔,我看看。」她說。  
我仍然點了點頭,試圖看清她的五官。  
「你這樣多久了啊?」稍微看了看我腫起來的地方,她問。  
「差不多有兩個月了吧?」我  
「那怎麼現在才來看?真搞不懂你,這種東西還要養兩個月幹麻?」她一邊研究著我的眼睛,一邊說著  
「唉唷,我怎麼知道,因為都沒什麼感覺啊,我想說很快就好了。」我無辜的說。  
「你還抽菸。」她拍了拍我的額頭。  
我傻眼。  
難道,學醫的人都懂得從人體的各種地方看出一個人有沒有抽菸?難道有沒有抽菸也能從眼睛裡看出些端倪?  
「靠,你從哪裡看出來的啊?好厲害!」我一整個好奇。  
「因為我聞到了啊。」她掩嘴竊笑。  
「呃......」我哭笑不得。  
她笑了笑,說:「不要吵我,我幫你點個藥水,就可以打麻醉了。」  
看著她拿起裝有麻藥的針筒,我有些緊張,我對於針頭類的東西很沒輒。  
「會很痛嗎?」我試探性的問。  
「會啊,會很痛喔。」她想也不想就回答。  
「真的假的......?」  
「怎麼了?你會怕痛喔?」她的話激起了我男性的自尊。  
尤其是在漂亮女生面前承認怕痛,成何體統?  
「才不會,我很MAN的。」我說,但其實我很怕。  
「是嗎?那我們開始囉!不管怎樣你的手都不要上來喔,深呼吸。」  
我感到眼皮上一涼,連忙吸了一大口氣,心跳加速。  
然後,眼皮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我抓緊床單,全身緊繃。  
眼皮算是人體肌膚頗為柔嫩的一處,試想,有一根針刺進眼皮,是什麼樣的感覺?  
「靠!我該相信妳的,真的很痛啦!」我咬著牙,硬是從口中說出這句。  
「忍著點,深呼吸。」她輕輕的說。  
漸漸的,麻藥起了效果,我的左眼失去了知覺。  
「喂,你掉眼淚了耶!哇!你哭了耶!」她好像發現什麼寶物一樣,得意的說著。  
「不要這樣好嗎?眼睛受到那種刺激無論是誰都會這樣吧!而且妳看,我右眼都沒有眼淚耶!」我沒好氣的說。  
「哈哈!好啦好啦!不鬧你。」她笑道。  
接著,他從一排工具裡拿出了一支我不知道是什麼的工具,就這麼在我眼角戳來戳去。  
「會有感覺嗎?」她問。  
「沒感覺。」我據實以告。  
「那開始囉。」  
我點點頭,閉上眼睛,索性放鬆,任由她治療我的眼睛。  
「你這個針眼真的很猛耶,你是跑去偷看人家上廁所喔?」她笑問。  
「才沒有勒!」我說。  
「不然呢?」  
「可能是因為我偷看隔壁王媽媽洗澡。」由於我的左眼一點也不感到痛,我開始胡說八道。  
女醫師一愣,噗嗤一聲,笑的花枝亂顫。  
「欸,我是不是不該逗妳笑?」我後悔了。  
「為什麼?」女醫師邊笑邊問。  
「因為妳現在開的是我的眼睛。」我很怕她一個不小心,就讓我成為現代版虎克船長。  
「哈哈,放心啦!不過等等我一定要告訴謝醫師你的病因。」她仍然輕輕的笑著。  
「不好吧?我可不希望王媽媽的故事成為你們茶餘飯後的笑柄。」我說。  
然後又是一陣笑聲。  
「你知道嗎?先前有一對情侶來看病,男生長針眼,女生陪他來,  
另一個醫師也開玩笑說一定是男生偷看別人上廁所,那女生居然變臉,認真起來耶!」醫師笑著說。  
「靠,不會吧,這有什麼好認真的?還好我沒女朋友,不然隔壁的王媽媽會害死我。」我說。  
「哈哈!你很好笑耶,怎麼不交個女朋友?」她問。  
「分手好長一段時間囉,不過,難忘。」我。  
「是喔?過去就讓它過去啊,別想太多。」她輕鬆的說。  
「妳在背歌詞喔?過去讓它過去勒。」我笑著說。  
「我安慰你耶,好心沒好報,好了啦,可以起來了,我一定要幫你包的很醜。」醫生故作生氣。  
「王媽媽的事還請務必保密。」包好後,我小聲說。  
「白痴,好了啦!可以出去了。」但她還是笑的很開心。  
臨走前,我戴上眼鏡,看了一眼替我做手術的女醫師。  
挺好看的。  
果然是漂亮大姐姐。  
第一次的手術,不算太糟。  
但我想,還是不要有下一次才好。  
經過這次教訓,以後有什麼毛病,還是快點就醫的好。  
免得惡化,反而更麻煩。  
最後,祝福大家身體健康。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