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捷運女孩~

與學弟在公館吃了一頓聯絡感情的晚餐。  
解散後,各自回家。  
我則信步走進了金石堂,消磨了莫約一個小時的時間。  
坐上捷運的時候,已經接近九點。  
不一會,列車駛進了古亭站,我站起身,準備轉搭南勢角線的列車。  
就在車門開啟的前幾秒鐘,我聽見身邊傳來一個女孩的輕呼聲。  
不知道是列車進站所引起的搖晃或是她自己不小心絆了一下,幾乎就要撞到我。  
不過她及時抓住了我身旁的欄杆,我看了看她,她則有些尷尬的對著我笑笑。  
此時才看清楚,她笑起來還挺可愛的,雖然不是那種大眾所認同的美女,  
但簡單的打扮,不施脂粉的模樣,讓人看了相當舒服。  
有些尷尬的,我們走出車門。  
為了不讓這尷尬延續下去,我刻意加快了腳步,採上往樓下月台的手扶梯。  
月台上的人不算多,我靠在手扶梯旁延伸出來的一小塊平台等車。  
只聽得「碰」的一聲,那女孩又再度出現,隨手將包包丟在平台上,就站在我右手邊不到一公尺處。  
我看了她一眼,她也正向我看來,隨後,我們同時將頭轉向列車軌道的方向,若無其事的等車。  
「天啊,小姐,妳不知道這樣很尷尬嗎?」我在心理吶喊著。  
雖然只有眼神上的交集,但一向不擅長應付尷尬的我,這已經很嚴重了。  
我刻意沒有將視線轉到她的方向,但還是很犯賤地用眼角餘光偷偷瞄著她。  
或許這跟我覺得她長得很好看有關?  
從我的餘光中發現,她也正有意無意的望向我。  
空氣中那種尷尬的氣息又加重了。  
不過我居然並不排斥,甚至有點喜歡這個尷尬的氛圍。  
我覺得我有病。  
一陣風自月台邊吹過來,駛進站的是開往新店的列車。  
我輕輕撇過眼,想看看她是不是坐新店的車,這一看不得了,她也正轉過頭來望向我。  
再次對到眼,此時的尷尬指數飆漲到最高,我開始擔心我會被龐大的尷尬給淹沒,甚至淹死。  
我趕緊將視線拉回正前方,但我敢保證她一定注意到我在注意她了......  
有夠尷尬。  
但我還是倔強的站在原地,裝作若無其事。  
而她,同樣沒有離開,繼續靠著平台,想必跟我一樣是等南勢角線的車。  
接著,又是一陣眼角餘光的大戰。  
終於,南勢角的車來了,我有些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因為根據她站的位置,我想她一定會走另外一個門而跟我不同車廂。  
但另一方面,犯賤的心理又忍不住想要多看她幾眼。  
但我沒有。  
我逕自走進離我較近的車門。  
座位並不多,基於「也許還有人比我更需要座位」的原因,我找了一個離車門近的扶手輕輕扶著。  
沒想到才就定位,那個女生也走進了跟我同樣的車門,「碰」地靠在車門旁,開始把玩著她的長髮。  
我有些傻眼。  
也有些高興。  
好吧,我得對自己承認,我對她是有些好感的。  
至少在外表上來說,是的。  
但我壓根不認識她。  
只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拌腳,然後在一陣尷尬與眼神交會中,使得我們開始了一種莫名奇妙的連結。  
甚至,不確定是不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胡思亂想。  
但,不管是或不是,此刻的捷運車廂內,又充滿著一股濃厚的尷尬氣息。  
她邊玩著自己的頭髮,有時抬起頭來看看我。  
我隨著列車搖搖晃晃,有時抬起頭來看看她。  
不知不覺,尷尬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想要認識她的念頭。  
但我沒有。  
即使她就在離我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我仍然沒有上前搭訕。  
因為我俗辣。  
隨著捷運上的乘客越來越少,我索性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接著是她。  
她在我右前方的一個座位上,坐了下來。  
這代表什麼意思嗎?我開始胡思亂想,要不要上前攀談?我天人交戰。  
卻始終鼓不起勇氣。  
然而,車廂內我們的視線大戰仍舊持續著。  
她仍然把玩著她的髮梢,好像能從裡面找出什麼世紀大秘密似的。  
我則把玩著MP3,將聲音一下子轉大,一下子轉小,重複著毫無意義的動作。  
然後,你一眼,我一眼,上演著重複的戲碼。  
「如果她也在南勢角下車,就代表我們有緣,我就去跟她說說話。」終於,我在心理下了重大決定。  
但其實我根本不確定這樣究竟算不算真的有緣。  
這樣的決定不過是在「很想認識她」與「鼓不起勇氣」中,掙扎後的權宜之計罷了。  
列車開始減速。  
進入倒數第二站。  
景安站。  
要是這站她再沒下車,我就得上前與她攀談!  
我已經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希望她下車,還是不下車。  
車門開啟前十秒。  
她仍坐在座位上,沒有動作。  
車門開啟前五秒。  
她繼續把玩著自己烏溜的秀髮。  
車門開啟。  
我心跳加速。  
一秒...兩秒...  
「是緣分?我看我的初次搭訕要獻給她了。」我無法分辨我的心情。  
念頭才起,女孩站起身,望著我。  
我愣住,看著她撇過頭,輕輕步出車門,在我的身邊留下一陣香氣。  
我連忙轉頭,透過玻璃窗看著她修長的身影。  
月台上的她,提著包包的雙手背負在身後,緩緩的走著,任由其他下車的乘客自她身邊穿越。  
「她在等我?還是我自作多情?」望著她緩緩的腳步,在那一瞬間,我幾乎就要起身下車。  
車門即將關閉的警報聲響起,我兀自猶豫不決。  
然後,車門「碰」的一聲,無情的關上。  
玻璃窗外她的背影離我越來越近。  
我們錯身而過。  
而她的眼神穿過玻璃窗,與我四目交會,上車以來,這是第一次我們都沒有將眼神移開。  
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最終,隨著列車的運行,我們,消失在彼此的眼中。  
一段模糊不清,不知道算不算是緣分的緣分,卻在我心中起了一陣漣漪。  
是否我該上前與她攀談?  
是否,多年後我想起這個陌生女孩,會感到有些遺憾?  
是否我該抓住每一次稍縱即逝的緣分,即使那是薄如蟬翼、輕如鴻毛的緣分?  
我想是的。  
許多事情,錯過了,也就無法重來了。  
這就是人生。  
===============================================================================
又是一篇捷運女孩,但很明顯,這篇跟先前發的捷運女孩一點干係都沒有,只是剛好背景都發生在捷運上。  
這次用了這個故事來提醒自己,機會稍縱即逝,如果不好好把握,就等著遺憾。  
不過我得聲明,這個故事完全是真的,係金ㄟ!  
就在昨晚,活生生血淋淋的發生在我身上。  
所以,不要再打電話來問我是真的還是假的了。(笑)  
但我已經做好有人在心理頭說我「思春」的準備了。(茶)  
沒有關係,你們來吧!我就是在思春。  
不過遇到這種狀況,會胡思亂想也是人之常情吧?  
畢竟我可沒遇過有哪個陌生人會在捷運上跟我眉來眼去的。  
哎呀,反正不是重點啦!  
重點還是希望告訴自己,也告訴大家,遇到好的機會,可要鼓起勇氣好好把握。  
那個誰,官階不小的那位,我在說你,你自己心裡知道。(奸笑中)  
謎之聲: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看著人家下車還不行動。  
........懂屁啊......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