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隨筆小品

坐著。
我只是靜靜坐著,不發一語,盯著手中的香菸。
一節長長的菸灰脆弱卻仍不死心的緊咬著仍在燃燒的菸頭。
震耳欲聾的嘻哈舞曲從四面八方不斷撞擊著我的耳膜。
頭好痛。
我有些納悶我是怎麼被說服來這的,好像是昨晚死黨打了通電話約我今天上夜店High一下。
我只記得被電話吵醒的我說了一句:「你知道現在幾點鐘嗎?」
然後莫名奇妙的,我就被說服了。
所以我坐在這,夜店的吧檯前。
我其實並不愛上夜店,朋友曾帶我上過幾回。
「你這麼久沒交女朋友,上夜店去把一個啦!」朋友是這麼說的
但不知為什麼,我總是無法體會夜店的好玩之處。
也許與我比較內向而且沒自信的個性有關吧。  
約我一同前來的死黨,此刻早已不見蹤影。
我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兩點。
然而,舞池裡的男男女女,卻似乎仍然有著用不完的精力,不斷扭動著自己的身軀,與陌生的異性做近距離的接觸。
濃妝豔抹穿著清涼的女孩們,透過昏暗的燈光,看上去頗有種長的一樣的錯覺。
我突然覺得好空虛,我懷疑到了明天,他們甚至不會記得昨晚與自己做出許多親密動作的異性的名字。
但那並不關我的事,只是尋思著,狂歡背後的意義。  
手中的菸燃燒殆盡,一個穿著時髦的年輕男子撞上了我的肩膀。
來不及點掉的菸灰灑落在我的牛仔褲上。
那年輕男子看我一眼,沒說一句話,儘自消失在人群裡。
我隨手撥去褲上的菸灰,苦笑,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而不是躺在家裡舒適的床鋪上睡覺。
我開始四處搜尋著死黨的蹤影,想盡快離開這裡。
卻徒然無功。
我拿起面前的Vodka Lime,將剩下的一飲而盡。
有些無奈。  
然後,就在我正打算再點起一支菸時,我聞到了一陣香氣。
那是一種女孩子身上的香氣。
我轉頭一看,不知何時,一個陌生女孩已經坐在我右邊的位置上。
他沖著我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但目光卻一直望向我,似乎想說些什麼。
我則有些尷尬,只是看著她,試著做出一個我自認為完美的微笑。
「那個……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我還納悶的時候,她開口。
我有些懷疑是大分貝的音樂將我的耳朵震壞了,眼前這個有著甜美笑容的女孩可是個美女啊!
我不帥,我也頗有自知之明,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除非……
「妳大冒險輸啦?」我其實仍有些期待她的答案會是否定的。
此時我也稍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
一頭烏黑的直髮,不同於其他女孩的濃妝,她只略施脂粉而已。
我也發現,她其實並不是我第一眼看到她所認為的大正妹,但她甜美的笑容為她增添不少美麗,頗有種鄰家女孩的感覺。
在我說完後,她的笑容顯得有些尷尬,而我已經確定她必定是大冒險下的犧牲者。
「對不起喔……我得跟你說幾句話,然後跟你要電話……」她的聲音細若蚊鳴,我得湊近點才能聽的清楚。
「妳的朋友現在正看著妳吧?他們躲在哪裡?」我問。
「就是我右後方的那桌……你別太大動作,他們會發現的……」她小心翼翼的說。
我假裝環顧四週,也順便偷瞄了一下女孩所說的那桌。
桌旁坐著四個女生,桌上放著五杯我看不出來是什麼酒的酒,但看上去應該相當濃烈,我想那應該是女孩如果沒要到我的電話後的懲罰。
「你朋友還真狠,那五杯可不是開玩笑的。」我緩緩吐出一口菸。
「還不止這樣……她們還要我做一件我很不喜歡的事情……你會幫我吧?拜託……」女孩哀求著。
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幾乎就要答應抄下自己的電話號碼給她,但我實在無法接受他的朋友們拿搭訕這件事情來開玩笑,我認為這樣是很沒品的。
然而,我同樣也不忍心看著眼前的女孩被朋友逼著喝下五杯烈酒。
況且,不知怎麼著,我開始對眼前的女孩產生了一種莫名奇妙的好感。
「我會幫妳,但我不會給妳電話。」我說。
「啊?你要怎麼幫?」她的表情有些忐忑。
我揉掉手中的菸,拉起她,走向她朋友的面前。
一瞬間,她朋友的表情都顯得相當詫異以及尷尬。
「她剛剛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了,我想,我應該也認識一下她的朋友。」我拉著女孩的手,對她的朋友們說。
她的朋友們更加訝異了,個個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呃……改天好了,我們剛好要走了,你們去玩吧。」一個留著一頭卷髮的女生說道。
「那妳要不要也跟她們一起回去好了?我再跟妳連絡。」我對著身邊的女孩說。
我原本以為她會跟著她的朋友們一起,畢竟我只是個陌生人,而且我也只是為了幫她脫離大冒險失敗的懲罰罷了。
但就在我準備走回吧檯的時候,女孩開口道:「沒關係,我們再待一會吧,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問你呢!」
「什麼?」我還來不及回過神,就被女孩一把拉進舞池,混雜在人群中。
我並不擅長跳舞,只是笨拙的晃來晃去。
等她朋友都離開後,我開口:「妳怎麼不跟她們一起走?」
「她們等等還要去續攤呢,我跟去就脫不了身啦!」她俏皮的說。
「妳不喜歡跟她們一起怎麼還會跟她們一起來夜店?」我好奇。
「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夜店,她們約我只是因為我比較沒個性,比較好欺負,覺得我很滑稽,有時候甚至把我當跑腿小妹勒……」她有些生氣。
她生氣的樣子其實挺可愛,我實在無法想像這樣可愛的女生會在朋友間被排擠。
此時DJ換了一首節奏較為緩慢的歌曲,我們索性就這樣面對面,在舞池中輕輕擺盪。
「妳剛剛說,妳不喜歡夜店?」我問。
「是啊,你喜歡?」她。
「我們有共同點了,我也不喜歡,而且,妳沒聽說過嗎?寂寞的表達方式有許多種,上夜店是其中一種。」
「我沒聽過耶,是誰說的啊?」她皺起眉頭思考。
「不會吧!你沒聽說過嗎?那個人很有名耶!」我假裝驚訝。
她的眉頭不再皺在一塊,露出了甜美的招牌微笑道:「你騙我對不對?根本沒有人說過,是你自己說的。」
「有那麼明顯嗎?」我搔搔頭。
她笑得更燦爛了。  
接下來,我們更天南地北的聊著彼此生活中的瑣事。
「最喜歡的歌?」她邊旋轉著身子,邊大聲的問。
「Mariah Carey的Hero,這首歌總會讓我在失意的時候,有勇氣走下去。」
她望定我,沒有說話,臉上堆滿了笑意。
「怎麼?笑的這麼開心。」我笑問。
「你很有趣。」她仍然保持著無懈可擊的笑容。
我看著她頰上淺淺的梨窩,可愛極了。
「妳知道嗎?此刻,我好像有點開始喜歡夜店了。」我仍然隨著音樂輕輕擺動身體。
「是嗎?那我們有第二個共通點了。」她看著我,雙手輕輕搭上我的肩。
「抱歉,剛剛沒問過妳就跟妳朋友說妳答應做我女朋友。」我感到有些緊張,胡亂說著一些不經思考的話。
「我不介意。」她又靠近了些,我幾乎能夠感覺到她的鼻息。
沒有防備的,她吻上了我的唇。
一瞬間,時間彷彿停止了流動,世界也彷彿不再相同,一切都似乎是為我們而存在。
「你,真的想,做我的男朋友嗎?」她。
我沒有回答,只是讓我們的唇再一次緊貼。  
「現在,我們有了第三個共同點了呢。」  
完。  
後記:
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會覺得「靠!不會吧!這進展也太快了吧!」
或許是吧,但這就是現代人所謂的速食愛情。
對於這樣的戀情,其實我頗不以為然,我認為這樣的感情,大多是來的快去的也快。
但享受著其中那種刺激感覺的人們,也並不在少數。
見仁見智囉。
寫這篇純粹是想說說「速食愛情」這個主題。
至於是好,還是不好,就留給大家去思考囉。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