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習慣性寂寞(3)

習慣性寂寞(3)  
===================================================================================  
那天晚上,我才離開街角,提著吉他準備回家,在經過一家酒店時,我看見羽走了出來。
身邊有著一個中年的男子,正緊緊摟著她。
隨即,羽也看見了我,似乎有那麼些驚訝,也有那麼些難堪。
我們站在原地,卻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彷彿時間凝結了般。
「小羽,這傢伙是誰啊?」中年男子不悅的問。
羽的眉頭輕皺,沒有說話。
而我,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
「喔,我知道了,是你的小男朋友吧?小羽?」中年男子輕佻的口吻令人作噁。
『是又怎麼樣?』似乎完全沒有經過大腦般,我脫口而出。
「哼哼,那很抱歉了,小羽今晚是我的女人。」男人挑釁般的說著,還伸出手一把抓向羽的胸前,用力的搓揉著。
我感覺到心頭有一股莫名的憤怒正在燃燒。
『你她媽的放手!』我怒道。
「臭小子,我不放又怎樣!?」我感覺臉上一陣熱辣的疼痛,男人一拳打在我的臉上。
我幾乎要站不穩,但硬是撐著。
『幹!』此時我的怒火已經難以控制,抓起吉他就往男人的頭上砸去。
男人悶哼一聲,坐倒在地,我毫不留情的狠狠踢了他幾腳。
轉身我拉起羽的手,在酒店圍事還來不及出來查看之前,我牽著羽飛奔而去。  
一連跑了幾條街後,我們氣喘吁吁的癱坐在路邊。
我才發現,羽滿臉都是淚水。
『幹麻哭?被揍的可是我耶。』我說,臉頰仍然隱隱作痛。
「從來沒有人為了我這樣做…」她幽幽的說。
『我也不知道我幹麻這樣做。』
然後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
『來跟我一起住吧。』連自己也有些驚訝,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畢竟,這些年,我從未與人同居過。
她凝望著我。
「嗯。」  
回到家後,羽細心的替我擦藥,也很坦白的告訴我,她是個酒店小姐。
我搖搖頭,不以為意,在酒店門口見到羽的時候,我心理就已有數。
我不知道這麼做究竟對或不對,但我不願意多想。  
羽是個簡單的女孩子,隔天下午,她只花了不到兩個小時就整理好她所有的東西。
然後,家裡面多了一些可愛的小東西,也多了一些女孩子的香味,以及一些我說不上來是什麼的瓶瓶罐罐,我想是保養品之類的東西。
羽告訴我,上次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上班的酒店要她暫時先別去上班,到時候會再通知她,算是放了一個長假。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一起上街,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一起洗澡,也一起做愛。
如同一般的情侶一樣。
然而,我們卻從未確認過彼此的關係。
我也始終保持理性,對她的情感,只停留在某種程度,像是有一條無形的線,我小心翼翼,深怕超出了界限。
雖然羽對我很好。
她會做好所有的家事,肚子餓了會給我弄吃的,我工作時她會靜靜的在旁邊陪著我,我喊累她會替我按摩,我看電視時她會替我倒水。
幾乎沒有什麼好挑剔。
但我仍然倔強的認為自己流著流浪的血液,我說過,我的寂寞是一種習慣性。  
自從那晚將吉他將吉他砸在那男人的頭上後,我再也沒彈過它,因為它壞了。
而且壞的徹底。
整支琴頸被狠狠的砸斷,恐怕沒得救。
羽一直相當在意這件事情,她知道我愛彈吉他。
雖然我一直告訴她,那不是她的錯。  
少了吉他的日子,我不再到街上演唱,多出來的時間,羽總會拉著我在街上亂逛,她似乎對所有的事物都感到新鮮,像個單純的孩子,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一個女孩,會是一個酒店小姐。
「廷,你看這個,好可愛!」  
「廷,你看那件衣服好不好看?」
「廷,你看那隻狗,長的好奇怪喔!哈哈!」
但是羽從未跟我要求過什麼,一次也沒有。
有幾次我想替她買幾件新衣服,但她都吐著舌頭,搖搖頭拒絕了。
『女孩子總是該買幾件新衣啊,妳那幾件衣服啊,妳穿不膩,我可瞧膩了。』我故意這麼說著。
她笑而不答,仍然沒有接受我的好意。
但我發現,後來她用自己的錢跑去偷偷買了好幾件新衣服。  
第一次送羽東西是在她的生日,一條項鍊。
她告訴我,這是她第一次收到生日禮物後感到如此開心,並且在我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
或許是感覺到她的快樂,我的心情也隨之飛揚。
後來我從未曾看她把那條項鍊拿下來,就連睡覺也仍舊戴著。
『這麼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我常這麼說她。
「你管我。」她總會這麼回應,然後燦爛的笑著。  
一天早上醒來,不見應該睡在我身邊的羽,整間屋子都找不到她的蹤影。
除了一張貼在冰箱上的紙條。  
“我去去就回,切勿擔心。  羽”  
『這傢伙在搞什麼鬼?』我心想。
但既然她留了字條,我也不再多想。  
羽在中午過後才回來,手裡提著一把吉他。
「送給你的。」她笑笑對我說。
我站起身,心中驚喜交集,更多的是感動。
然後一把將羽緊緊的抱在懷裡。
『妳這個傻瓜,跟妳說過了沒關係了。』我說。
羽沒有答話,只是笑的很甜,很甜。  
待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