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習慣性寂寞(1)

習慣性寂寞(1)  
=========================================================================  
序:
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寫下這個故事,就是覺得想要寫,而且必須要寫,憑著一點衝動,以及些許的寂寞。
所以序其實沒有什麼好寫的,只是看著許多作家都有寫序的習慣,於是我也來過過乾癮。
聽一個作家說過,他很喜歡寫序,因為寫序,代表故事已經進行到某個程度了,我想,對我而言,也是。  
這次寫作的方式,我感覺到與過去寫作的方式有所不同,但自己也很難說出個所以然來。
而排版的方式也與過去的方式完全不同,特別謝謝鴉,我個人很喜歡,我一直不擅長排版。  
這是一個關於寂寞的故事,得先聲明的,這只是一個故事,沒有多餘的事實,也沒有在說身邊的誰的故事,更不是我的故事。
故事,也就只是故事而已。  
=========================================================================  
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習慣一個人旅行。
從這個城市,到下一個城市。
反正我的工作很自由,準時把該做的做好,回傳到公司就好。
只要手機找的到我,偶爾回公司開開會,沒有人會在乎我究竟身在何方。
偶爾寫寫報章雜誌的專欄,在陌生的城市裡拿著一把破吉他當當流浪歌手,算是賺點旅費,也是排遣孤獨時光的一種消遣。
除此之外,我也寫小說,不過我從來就不是個作家,放在網路上跟網友分享罷了。  
每當我來到一個城市,都是截然不同的體驗。
只是,我從來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超過一年。
曾經有朋友問我:「你這樣不累嗎?總該找個好女孩結婚才好定下來阿,難道想當一輩子浪子阿?」
我淡淡一笑,『我不適合談戀愛,更別提結婚了,還是這樣的好。』
但後來,在多次的旅行中,漸漸與這個朋友斷了聯繫。
遺憾,卻也莫可奈何。
我想,這樣的生活,只適合我自己。  
去年的冬天,另一個陌生的城市,地下道,一把破吉他,我唱著自己胡亂寫的歌。
一個女孩,抽著菸,倚靠著地下道的牆壁,聽著我的歌。
唱畢,她開口,「這歌很不錯啊,自己寫的?」
我沒有開口,只是點點頭。
「外地來的?」她繼續說道。
『嗯,妳怎麼知道?』我問
「我每天都會經過這裡,可是從來沒有看過你阿!從哪裡來的阿?」她說
『我一個人旅行,在街頭唱歌並不是我的職業,只是一種興趣。』我說
然後我簡單的說了一下關於我的生活。
「一個人流浪,你不寂寞嗎?」她好奇的問。
『我不是一個適合定下來的人,我習慣了。』我刁起一根菸,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我想你是寂寞的,只是你被寂寞麻痺了而不自覺。」她突然開口。
我正準備點菸的手僵在空中,有些愕然。
『何以見得?』
「寂寞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抽菸是其中的一種,菸,是寂寞偶爾的出口。」她淡淡的說完
然後將即將燃燒殆盡的菸屁股狠狠的採熄。
『她也有著她的寂寞吧。』我心想。  
後來,她每天都會來聽我唱歌,然後跟我聊上幾句,也一起默默的抽菸。
但她卻從未提過關於她的寂寞。
直到我即將離開的前一晚,依照慣例,我們默默的抽著菸。
我開口打破沉默,告訴她我將要離開。
她愣了一下,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陪著我抽光了彼此身上所有的菸。
「真是有點寂寞呢。」臨走前,她。
我仍然沒有開口問她,關於她的寂寞,雖然她曾告訴我,我是她在這個城市唯一的朋友。
那天晚上,我深切的感覺到寂寞,很寂寞,很寂寞。
那是旅行這些年來從未曾有的感覺,或許她說的對。
其實我是寂寞的,只是被寂寞麻痺了而不自覺。  
然而,隔天早上,我仍然帶著我的行李離開。
而往後的日子裡,我也再沒見過那個女孩,甚至不記得她的名字。  
然後我來到了這裡。
另一個陌生的城市,毫無特別之處。
對我而言,只是特別陌生罷了。
但這種陌生感,對我而言,也並不陌生。
我並沒有急著趕到住處,房東告訴我,前一位房客走的很匆忙,房裡還頗為凌亂,需要一些時間打掃。
於是我逕自走進一間咖啡館,作為我認識這個城市的起點。
我對咖啡並沒有一定的愛好,不同於有些人相當有個性的總會點某一種類的咖啡,我是想喝什麼就喝什麼,完全憑當下的心情決定。
我點了一杯卡布奇諾,坐進了吸煙區,打開隨身攜帶的Notebook,消磨下午時光,也順便等待房東打電話給我。  
我將剛完成的工作回傳到公司,一邊抽著菸。
透過玻璃窗看出去的每一個人,都走得相當匆促,眉宇間彷彿隱藏著重重心事,獨自悠閒喝著咖啡的我,反而是一種突兀的存在。
不難看出,在這座城市華麗的外表下,骨子裡卻是寂寞的。
而且寂寞的無可救藥。
陽光灑落在我對面空蕩的椅子上,似乎是提醒著我的孤獨,不過我不介意。
自己選擇的路,不該對自己有所抱怨。  
其實我並非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我曾經交過三個女朋友。
第一個是發生在國中,某一天,她託人轉交一封信給我。
她在信中告訴我她全家要移民到加拿大,請我忘了她。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覺到寂寞。  
第二個女朋友,我們在一起只兩個禮拜就發生了關係。
那時,我們都未成年。
又過兩個禮拜,我們宣告分手。
我並不難過,我們都知道彼此並不適合對方。
但,仍然感覺到些許的寂寞。  
我在大學裡交了第三個女朋友,我幾乎用盡了力氣去經營我們之間的感情。
那是我第一次想到未來,想與她共同規劃我們的未來。
我以為我們會這麼一直走下去,然而,我們還是分手了。
她愛上了同系的帥氣學弟。
很意外的,我並沒有感覺到寂寞,一點也沒有。
只是感覺很空。  
在那之後,我分別與三個女人發生過關係。
其中兩個我壓根就不知道她們的名字,只是一時的激情,也或者我們都需要一個慰藉。
唯一記得名字的則是一個學姊,畢業歡送會中,在酒精的催化下,我們在ktv包廂內的廁所瘋狂的做愛,旁邊甚至有著其他學長的嘔吐物。
這票學長姐在隔天畢業,我與那個學姊聯絡過幾次,但也只是純粹的將關係建立在性上面。
後來,在學姐交了男朋友後,我們也漸漸的斷了聯繫。
我還是我,孤單的我。  
所以我在這。
一個又一個孤單的城市,一趟又一趟孤單的旅行,一次又一次漫無目的的漂泊。
我知道這裡只是一個中繼站,卻不知道我的終點在何處。
而我也從未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
我想起了那個愛聽我唱歌的地下道女孩,想起了這些年的漂泊。
原來,寂寞是在不知不覺中被習慣的。  
我想我的寂寞,是一種習慣性。  
待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