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手術室...

早上七點多,手機響起..  
昨晚喝了點酒,看見天亮才睡的我,仍有些迷迷糊糊的  
接起電話,裘的聲音從電話的那一頭傳了過來..  
"寶..我出車禍了.." 她哭著說  
"真的假的阿? 不會因為昨天給我上演失蹤記,今天就說妳出車禍來呼弄我吧?"我神智仍未恢復  
"我在慈濟醫院..我好痛..你在幹麻? 可以來陪我嗎...?"她聽起來很虛弱..  
我開始急了.."很嚴重嗎? 妳在幾號病房? 很痛嗎? 忍一忍我馬上到.."我從床上跳起來  
隨便盥洗了一番,我跳上了計程車  
帶著忐忑的心情進了醫院電梯  
在電梯裡,遇到裘爸  
"叔叔,她現在怎麼樣了? 還好嗎?" 我問  
"還好,在等開刀,她很痛就是了.." 裘爸  
進了病房,躺在病床上的裘失去了平時的朝氣  
臉色蒼白的她,給了我一個虛弱的微笑..  
頗為心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仍遲遲不見醫護人員通知開刀  
裘爸與梅淑姐得去派出所作筆錄  
"麻煩你了" 梅淑姐對著我說  
我點了點頭示意  
他們走後過不多久,裘的阿嬤來了  
也就在此時,醫院通知要送開刀房..  
推著病床向著手術室移動,裘非常害怕..  
我安慰著她"乖,醫生會打麻醉,等妳醒來就開好了,別怕!"  
隔著手術室的玻璃門,我用著唇語告訴她"別怕!加油!"  
她給了我一個堅強的微笑,我也笑著對她招了招手  
接著,推進了開刀房內..  
第一次發現..在手術室前等待的滋味竟是如此難耐..  
我焦急的走來走去,難以定下..  
想去抽根菸平撫一下心情,卻又怕錯過任何一次的廣播  
將近四個小時之後,裘被送回了病房  
"我開了很久嗎?" 她問  
"四個小時吧" 我說  
"謝謝你.." 她的聲音相當虛弱,幾乎聽不見  
我微笑著搖了搖頭,"多休息吧"  
她睡的並不安穩,隨著藥效的退去,她一度痛到眼淚直流  
打了止痛針,掛了一瓶嗎啡,才漸漸好轉  
靜靜的陪著她,直到梅淑姐來  
已是深夜兩點..  
"大寶..你明天會來看我嗎?" 裘聽起來仍然虛弱  
"妳哥他們不是要來看妳嗎? 若是想要我來陪妳,打個電話給我,我隨時到"我說  
說了晚安,離開醫院  
開著車趕到了台北  
跟朋友們說了今天的事情,聊了會兒天  
心情上輕鬆了不少  
也才突然發現,今天什麼都還沒有吃  
身心整天都處於緊繃的狀態,我真的累了  
打字與思考都顯得有些困難..  
晚安吧..大家..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