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職場經歷的那些有的沒的

告別阿伯總經理,我又順利找到一份工作,仍舊不怕苦不怕磨的往外地找。這家公司正派經營,人數眾多,備有員工宿舍,讓我媽媽安心不少。
容嬤嬤是我在這份工作遇到的主管,我是部門助理(AKA打雜小妹),她是處長的秘書,助理們都是算容嬤嬤的管轄範圍。
容嬷嬤在職場上打滾很久了,又在處長身邊多年,EQ算是頗高的一位,喜怒不形於色。
我的第一次震撼教育來自她對報表格式的要求,我幫忙處理月報,裡面的字體大小,格線,段落每一個都有意見。
不知道要給新人下馬威,那份報表真是把我折磨到一個不行,肚子餓又很想睡,當下真的好想逃走,因為搞到六點多七點但她還不滿意,又諄諄教誨了我一番,容嬤嬤最後要趕著回家接女兒只留了一句:你自己慢慢核對吧。
我才得以呼吸新鮮空氣....
就像清宮劇裡的嬤嬤一樣,容嬤嬤常常臉上帶著笑可是講出來的話就是另外一回事 。容嬤嬤注意的很多,處長愛喝什麼,副處偏愛哪個品牌的餅乾,咖啡杯洗完怎麼放,咖啡旁邊的糖包奶油球、攪拌棒怎麼擺,還有開月會時便當的筷子、餐巾要怎麼放她也有一套SOP。
開會時哪些設備要備齊,會議資料裝訂列印,茶水點心要怎麼擺放都會被盯。
我的室友S是跟我同期進去的業務助理,容嬤嬤對她很有意見,S做什麼容嬤嬤就嫌什麼,一晚我在宿舍聽到S跟男友講電話痛哭失聲我才知道S已經到了耐受度的極點,沒多久她便揮揮衣袖離開了。
職場趣不趣

https://unsplash.com/collections/666927/secretary

後來人事的變動,容嬤嬤被調整成業務,我轉成業務助理。她便開始了水深火熱的生活,她負責的客戶其實不是很複雜,可莫名的她就是處理的不好,常常會議中被長官修理,我便開始頻繁在辦公室裡看到她脹紅跟尷尬臉。
我則是成了光先生與熊業務的業助,熊先生毛髮旺盛,笑容可掬看似無害,但實則太極拳高手。一些該做的事全一推256給業助我,有時候還會消失在地球表面。
光先生是資深業務有落髮傾向,理工出身但嘴皮了得,常常修理人的話拐著875個彎在講,跟熊先生一樣該做的都讓業助做,光先生唯一的優點是助理被其他部門修理時,逮到機會他也會想辦法修理對方。
兩個人都說: 這是在訓練你啊,以後你就可以獨當一面了....。看看這兩個人是多麼會講場面話。
感謝這兩位我常常需要跟其他部門的人聯繫,幫他們跑報告,被其他部門洗臉,被客戶掛電話(客戶怒罵為甚麼你們業務都找不到人,其實他就坐在我隔壁而已),臉皮也練得比以往厚,就算被拒絕我也敢死皮賴臉杵在賞我白眼的工程師旁邊等資料。
但也是會有眼淚自己吞下去的場景,謝謝資深業助聽我訴苦抱怨跟出手相救。這些同事是我助理工作上能繼續下去的原因之一。
後來光先生,熊業務離職了,換了維尼來接。維尼負責台灣、美國與韓國客戶但打太極的功力也是個中翹楚。
台客窗口是個暴躁脾氣超差的採購,維尼搞不定時是一樣用龜息大法不接電話,小助理我就會接到電話,劈頭就是妳們家業務又死去哪裡?都不會回電嗎?伴隨採購大人電話那頭好幾個深呼吸跟好幾個TMD。
砲灰小助理我連忙陪不是,還要趕快查資料(一邊斜眼瞪那個該死的維尼)話筒一落下。維尼大小姐就會飄過來說 : 菲菲,你也知道我的答案不會讓他比較高興的,辛苦你了喔!他比較不會為難小女生啦。
業務們來來去去,部門主管也換了一批,這樣我的小助理人生也這麼過了兩年半.....
#職場趣不趣 
分類:職場

我的一個小小樹洞可以說說小孩事說說自己事

評論
上一篇
  • 食驗室|蒜頭銀耳雞湯
  • 下一篇
  • 食|今晚你想吃什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