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告別式

終究,心情還是受到影響了,買牛奶結帳後,竟然忘記帶走@@
昨晚夢見當牧師的大學同學來夢中與我相會,我們一起爬山,夢中的我心情很平靜,醒來之後,心情還是悶悶的,阿嬤後事處理完了,目前還算平靜,但是耳邊偶而會出現誦經聲,畢竟這樣的日子也過了整整一周,要調整回來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偶而腦袋會閃過一些念頭,例如:你覺得燒那些紙做的樓房、管家和車子給阿嬤,阿嬤真的收的到嗎?還是只是做給在世的人看的?讓大家覺得阿嬤死後可以過得比生前好?彌補一點大家在生前沒有給阿嬤的溫暖和愛呢?
我常想:在生一粒土豆,卡贏死後拜豬頭。阿嬤的後幾年尤其不良於行之後,其實過得並不快樂,甚至讓人感到十分寂寞,服喪這段期間,或許我也帶著些許愧疚,比賽期間一直很擔心阿嬤突然走了,我的比賽也沒了,心裡想著,比賽過後一定要來看阿嬤,想著想著,阿嬤走了,我還是沒去醫院看她,阿嬤往生那天送回家裡,我看到未進冰櫃前的阿嬤,我跟他說了:「阿嬤,拍謝,我攏無來給你看!」眼淚也瞬間流了下來。看著安詳睡去的臉,應該是在睡夢中離開的吧?這段期間,姑姑回來哭了,跟阿嬤很好的堂姊妹也經常眼泛淚光,但還好,我們經常是笑著說以前的事,這群一年見不到一次的兄弟姐妹和他們的孩子們也難得聚在一起了。
如果說服喪是為了送往生者最後一程,我更喜歡解讀為往生者的最後溫柔,因為她的離去而讓大家有理由聚集在一起聯繫感情,摺蓮花、元寶、衣服、金條等,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內,有了密切的互動。而那些讓人心酸的儀式則是為了讓在世的親屬有情感宣洩的管道。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