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

分享

[心得]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故事 小說

關於果青的主軸到底是啥,個人覺得還蠻好理解的,就是大老師交朋友的故事,只是後來能搞到幾乎後宮確立的地步,相信大老師本人也始料未及吧W
我們在故事中能觀察到大老師的個性,就是孤僻,且有自我意識過剩的問題,有時還說自己是一匹狼,個性又彆扭,搞到後來存在感低落,獨來獨往地變成有名的獨行俠。(有…有名嗎?)
但大老師原本也是很單純的少年,跟一般常見的少年一樣,渴望友情、渴望同好且渴望愛情。可惜的是他在這方面實在是處處吃鱉,以為跟對方是好友的人,約他週末出去打電動被找理由婉拒,結果發現對方根本就是找其他人出去玩而沒把大老師當一回事。以為同學在跟他找打招呼結果是跟後面的人。以為女同學想跟他交換信箱結果雖然真的換了,但傳去的訊息皆有去無回。以為女班長對他有好感便鼓起勇氣告白結果慘拒還被班上引為笑談…。諸如此類的黑歷史,在大老師身上可說不計其數,年少的他,因為一直搞不懂他人的想法而屢屢吃鱉。
雖然我們不知道大老師當時怎會如此悽慘,以黑歷史的集合體來形容也不為過。但我們能確定的是,這樣的心理傷害累積下來,再駑鈍的人也適必會發生一些改變。於是大老師不再輕易相信他人的對話,而會去解讀這句話是否有什麼另外的含意。原本會去找同學聊天的個性,也轉變為觀察人類,再仔細思想被觀察對象的一舉一動是否有什麼含意,被觀察團體間是否還藏有什麼私底下的暗流。這樣的日子久了,大老師獨特的思想觀就此養成,也成了我們在動畫(或小說)裡看到的比企谷八幡,總是對他人的行為舉止提出特殊見解的大老師終於問世。
關於講話如此中肯又過於現實的大老師,眾人對他的看法為何呢?平塚靜覺得他很會解讀他人話語中的心理,陽乃說他很會觀察他人內心。但有時說得太過分,雪乃會抱怨他的劣根性已經腐爛到底了,結衣會牢騷似地說哇太噁心了你果然很噁心。不過也有稱讚他的人,葉山曾生氣地幫大老師說話「比企谷絕對不是你們所想那麼簡單的人。」彩加則說「八幡都會自己一人把事情扛起來,我覺得這樣非常帥氣。」
在侍奉社的日子,雖然常被毒蛇雪乃損,也常被當社畜般的一直工作,但大老師也承認,這樣的日子是很舒適的。可惜對這樣的人來說,常常會想著幸福雖美卻很短促吧。與雪乃及結衣的相處,沒什麼包袱,又能輕鬆說話。大老師這人實際上又是外冷內熱的人,接到各人委託時雖然嘴上會道歉但還是會盡力去做,在解決後還能得到一些成就感,我想在侍奉社的日子,可能是大老師於求學階段首次得到的美好時光吧。
這邊先暫時把話題轉彎,個人想先講夏目漱石的大作「心」這本書。我想作者渡航與大老師應該都很喜歡這本書,大老師在寫讀書心得時,選的書目也是「心」。可惜印象中動畫沒有把這部份演出來,個人認為「心」的主角「老師」於人際關係的價值觀,影響大老師是很大的,也就是說,這位「老師」根本就是「師祖」了吧。
大老師在「心」的讀書心得,重要內容節錄如下:
「夏目漱石的心絕對是一本探討孤寂的書。這部作品的本質不在於糾葛三角關係,而是更寫實的對人之不信任,個人與世界的隔留,以及看不見一絲救贖之光這個真理。」
「我認為夏目漱石想透過這篇小說,告訴我們人類本來就是孤獨的動物,只能活在被群體排除在外、不為任何人理解的悲哀之中」
「故事中的『我』、『老師』、『K』還有『老師的妻子』,這些人都是孤獨。成功立起旗子、得到對方的心,卻仍滿足不了自己的渴求。」
從上面幾段應該是可以理解,大老師看到此書的當下,必定是大起共鳴甚至還會有終得知己之意。「老師」這人對人際關係是很抱持懷疑的,「老師」還常對「我」說你並不了解我認識我也不久為何能如此相信我呢。有時還會勸「我」說搞不好我不是你所想的那麼好的人喔。而「老師」的名言則是:「世界上的壞人不可能每個人都一模一樣。大家平常都是好人,或至少都是普通人,但是到緊要關頭時,卻會突然變成壞人。這一點是最可怕的地方,所以不能掉以輕心。」(心真的是很好看的小說,沒看過的,個人都大推薦!)
話題再轉回侍奉社來,當大老師同時擁有「受『心』影響頗深」且「國中充滿黑歷史」的特質時,他會不會害怕侍奉社的日常哪天會崩毀?我想是肯定的,所以大老師就會努力去守護。而結衣對他的好意,雖不是全然不知,但如果又是他會錯意呢?雪乃看來對他信任有加,某些事情都會交給他做,但如果雪乃並非真心對他好,而只是看在他很有用的份上而去利用他呢?
在大老師發表「真物」宣言時,侍奉社正處在即將崩壞之際。大老師先前處理鶴見留美與相模南的問題時,已有行事極端及自我犧牲的狀態出現。在關鍵的煩人戶部告白事件又大搞自爆。不僅讓雪乃怫然離去,結衣也流淚說:「明明你懂那麼多事情,為什麼就是不懂別人的想法」,加上後來跟妹妹吵架,都對大老師形成很大的影響。
至此愉快的日常遠去,三人也形成冷戰狀態,雖然每天還是會去侍奉社活動,但先前的感覺都不對了。雪乃與大老師兩人都不說話,只有結衣持續有一搭沒一搭地想話題,但結衣再能言善道,也沒辦法改善這種冷戰狀況,直到一色伊呂波的學生會長事件登場,才逐漸引發了後來的真物宣言。
大老師是一個想法很纖細的人,如果心裡有這念頭,大概永遠都揮之不去,嚴重點還會時時縈繞心頭。侍奉社的崩毀及空殼狀態,就讓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雪乃有她自己的信念,結衣有她想追求的關係,大老師本身也想追求舒適的地方。說到這邊,我節錄一點大老師當下的想法為何:
「我渴望的不是話語,但我的確渴望著什麼。」
「未知的事物是何等恐怖,所以我希望『瞭解』。我想瞭解,我想知道,藉此感到安心,得到心靈上的安適。」
「如果存在那麼一個對象,能互相將醜陋的自我滿足加在彼此身上,並且建立彼此容忍傲慢的關係……」
「即使如此,我還是,我還是想得到真物。」
要知道,對如今的大老師來說,要說出這樣教人不好意思的話,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實證明事後他回到家,馬上就恥到在地上滾來滾去。)也只有雪乃與結衣兩人可以讓大老師這樣不計顏面說出內心中、從小到大、在經歷各種黑歷史後活到現在最深切的渴求,所以這個真物宣言的威力才如此之大,甚至還讓在門外偷聽的一色忍不住去跟葉山告白。這是大老師真心真意的願望,這也是大老師對侍奉社最大的需求。
當然啦,在當下,別說雪乃與結衣搞不懂這是什麼,連大老師本人可能也不太知道自己在講三小,畢竟這是他從沒看過也從未得到的東西。在真物宣言後,雪乃決定以侍奉社的名義幫助一色辦聖誕活動,大老師也開始尋找自己的真物究竟為何,直到故事結局為止。
綜合上面囉哩囉唆講一堆,個人只是想說,大老師就只是想好好交朋友而已。而且他想要的,不是那種很表面的關係,也不是只能跟朋友敷衍以對嘻嘻哈哈的關係。並不是說表面或敷衍的關係不好,畢竟有時你如果得顧及團隊氣氛時,就得這樣做。但對大老師來說,這樣的關係他就不喜歡,這樣的表層關係只是偽物,唯有能深刻瞭解彼此之間的心裡真正所想,或許就像管仲鮑叔牙那樣的管仲之交一樣,讓比企谷哪天能說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OOO也。」(雖然很多人都知道結局了,但我這邊還是先空格不要爆雷吧),我想這就是大老師的真物吧。
所以個人覺得別想太複雜,就以大老師交友傳的角度來看,應該就會好懂很多吧。
以上。
#故事  #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