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刎。

劃開膚色的紙,
看著鮮紅的水緩緩滲出,
低著頭看著,
那透明無味的水流過那鮮紅的顏料,
當鮮紅褪色成粉紅、當水支持不住本身重量緩緩躍落地面。
"啪"只見那粉紅液體在敲擊地面時分裂成一群群微小個體。
在相對安靜的室內,
聽著、看著、數著,
視線漸漸模糊,
然後,沉睡。
#詩  #詞  #詩詞創作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