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神棄之地《 The Devil All the Time》

神棄之地
韋勒和妻子夏綠蒂,兒子亞文居住在諾肯史提鎮,因戰爭陰影他個性火爆,韋勒教兒子被人欺負,不是一味忍讓退縮,而是以牙還牙,以暴制暴。
聽到有人膽敢在他面前言語羞辱夏綠蒂,當著兒子面將那兩人痛毆一頓,其中一人被打傷腦袋又驚嚇過度,傷勢痊癒後,終身神智不清。
夏綠蒂最大心願能買下他們租住這老農舍,那屋主胖律師每半年提高一次售價,韋勒在屠宰場工作的薪水根本永遠買不起房子。
胖律師每月點收韋勒交給他的租金,假笑問:存夠買屋的錢嗎?韋勒冷淡回:恐怕還沒呢。胖律師也只敢不鹹不淡的逗弄韋勒,他看似地位尊貴,卻是整個鎮上的笑柄,他的妻子和他的所有高爾夫球友、客戶都上過床,連家中的黑人園丁也是女主人的床伴,讓他顏面盡失。
長年胃痛的夏綠蒂被診斷出胃癌,醫師告訴韋勒開刀也無用,只有靠藥物讓她不那麼痛苦,直到生命盡頭。韋勒帶妻子回家後,在屋後樹林前石頭平台搭起十字架,買隻小羊宰殺以鮮血獻祭後,帶著亞文日夜禱告,祈求神讓夏綠蒂康復,半個鎮民日夜聽著禱告聲精神快崩潰,也跟著祈禱神聽見韋勒的願望。
韋勒沒錢可常常買小羊,帶亞文撿拾公路上被車撞死的兔子或野鴨獻祭,夏綠蒂逐漸虛弱,韋勒想到活人獻祭,他殺了憎惡的胖律師,連亞文收留的小狗也不理會兒子苦苦哀求,殺狗鮮血獻祭上帝,這麼這麼多的生命獻祭,上帝還是帶走夏綠蒂。葬禮結束後,韋勒在祭壇前結束自己的生命。
亞文走很長的路,請求超市店員幫他打電話報警,警長李·柏德克看見樹枝掛滿動物屍體,血腥味迷漫,心想此處根本是地獄,神那會來。
失去父母的亞文回到煤溪鎮跟祖母艾瑪、舅公厄斯可同住,艾瑪還收養了鄰居海倫的女兒蕾諾拉。韋勒從軍時,艾瑪向上帝請求讓兒子平安歸來,若上帝慈悲,她會讓兒子娶貧困寡婦海倫為妻。誰知韋勒在回家途中對餐廳女侍夏綠蒂一見鍾情,她對兒子的婚姻一直不安。
直到海倫嫁給來鎮上宣傳上帝神蹟的羅伊,她才鬆口氣。蕾諾拉出生後,羅伊那坐輪椅的搭檔西奧多慫恿他,不要都表演吞蜘蛛、毛毛蟲,刺殺小鳥老鼠等待起死回生的把戲,要就玩大的,刺殺海倫讓神蹟復活她。人死了就死了呀,怎能活過來。眼見犯了殺人罪,羅伊草草把妻子埋葬,和西奧多逃亡到密西根。
李的妹妹珊蒂在酒吧當女侍,時不時幫哥哥轉交毒犯或是黑心商的賄賂金錢,很不屑滿口正義的兄長。李對妹妹也失望,書讀不好就算了,嫁的丈夫卡爾自稱是明星攝影師,從沒看他拍過照片,遊手好閒喝酒吸毒搭訕年輕女孩,靠妻子養活。女侍收入不足開銷,珊蒂也賣淫,拍色情錄影帶,李常常接到女人打來責罵電話,珊蒂從不理會哥哥的警告。
卡爾帶相機開車載珊蒂沿途搜尋搭便車的男人,他慫恿對方和珊蒂滾床單,事後,趁其不備殺掉男人,讓珊蒂摟抱屍體拍照。某次亞文搭上他們的車,
拐進樹林時,亞文心生警惕,卡爾出手時,遭眼明手快的亞文射殺,連珊蒂也一併解決。
蕾諾拉十七歲時,煤溪鎮的牧師因病離開,他的外甥布萊斯頓來替代,此人專門誘拐小女孩上床,他原本的目標是美貌如玫瑰的姊妹花,蕾諾拉來找他告解,被哄騙失身懷孕,布萊斯頓翻臉指責蕾諾拉說謊,還要她去墮胎。蕾諾拉不想讓艾瑪丟臉,在穀倉上吊。
亞文從警方那裡聽說蕾諾拉死前已懷孕,循線跟蹤,認定布萊斯頓最有嫌疑,見到他誘騙那對姊妹花,雖然布萊斯頓矢口否認,亞文還是在車內射殺他。
亞文回到諾肯史提鎮,到曾住過的老屋樹林前平台十字架,找到小狗骨骸好好埋葬,警長李追來了,要逮捕亞文歸案,反遭亞文槍殺。
亞文揹起背包,順著高速公路橋車流走,知道祖母艾瑪再也見不到他了。
《神棄之地》以一九六○年代為背景,一個讓人沒有靈魂的暴力小鎮,殺戮是唯一的救贖,一群奇特人物無可避免的絕望命運。書中人物不時向上帝苦苦祈求,然而始終只得到魔鬼的回應。
書中偽善及恐怖人性,充滿了暴力,絕望與人性黑暗面,越讀越深刻的感受到書中人當下的絕望與無助感。
★神棄之地(The Devil All the Time )
作者: 唐納.雷.波拉克
原文作者: Donald Ray Pollock
譯者: 林立仁
出版社:春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4/30★
#神棄之地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超危險駕駛《 Unhinged》
  • 下一篇
  • 落KEY人生《Key of Lif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