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凍葡萄

凍葡萄
兒麗問我,知道是誰把葡萄放在冰箱裡凍的像石頭?
離冰箱最近的人問這話……真是天大笑話。
那個小冰箱當初申購來是冷藏特殊顏料跟溶劑,有次好好把路過運動公園跟擺攤的小農購買的豆芽菜擺進冰箱裡保鮮後,開始有別單位人有樣學樣,沒吃完的早餐、喝一半的手搖杯、純喫茶、燒餅油條、青菜、豬肉全擱置在冰箱裡吹冷氣。
課長拿溶劑時,看見那堆食物驚嚇指度破表,嚷叫:喂喂,這冰箱不是冰食物的好不好?那些吃的喝的跟顏料跟溶劑擠一起,都不怕吃了中毒死翹翹?
你看到誰吃了放冰箱的食物後死掉?沒有嘛,阿金拿出沒喝完的豆漿猛吸一口:沒有任何化學味,安啦。
小魚,妳轉頭時就會看見誰人靠近冰箱不是嗎?兒麗死纏爛打。
我都向前看,不轉頭。
裴姨—兒麗告狀:妳看小魚啦—
吃掉就好了,問什麼問。裴姨咬口凍葡萄,渾身打抖擻:腰瘦!又硬又冰。
我愛惜生命,那敢吃啊。
問了一圈,謎底揭曉;上禮拜四餅妹帶來的,因為我們單位排休,她就把葡萄洗乾淨剪好擺在冰箱裡,結果她忘了那盤凍葡萄。
#凍葡萄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靈魂急轉彎《Soul》
  • 下一篇
  • 彌生、三月:愛你30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