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烏有《Forest Dark》

烏有
紐約頂尖律師朱爾斯.艾普斯坦,晚年渴望蛻變。從前他精力旺盛、野心勃勃,直到經歷雙親辭世,婚姻畫下句點後,他忽然興起一股難以遏制的衝動拋棄畢生積蓄,房屋,名車,家中收藏的古董,唯獨留下一幅畫作。
一幅上溯十五世紀的義大利名畫《聖告圖》,畫的中央是大天使加百利與聖母瑪利亞。在他清空家具後,才看見畫作散發光芒,那道光在他一無所有時拂亮他封存的兒時回憶,迫使他面對內心的怒氣與空洞,寄望回到初始修復過去。
儘管兒女反對,他仍孑然一身前往以色列,想要做些事情紀念雙親,不料在特拉維夫宴會上他為逃避冗長的致詞,藉口上廁所離開座位,遇見一位猶太拉比跟他搭話,告訴他艾普斯坦這姓氏是大衛王的後裔,邀請他參加猶太人聚會。艾普斯坦本不想理會他,保管衣帽的女人陰錯陽差把他上好羊毛大衣拿給了某個特勤,為了追回大衣跟手機,艾普斯坦跟著猶太拉比走向不可預測的未來。
女作家妮可遭遇寫作瓶頸,已經兩年寫不出一章節來,婚姻瀕臨破碎,心情紊亂之餘,她想起從懂事開始父母親每年暑假都會帶她和兄長回到特拉維夫,住進希爾頓飯店渡假。
她在旅遊雜誌看到特拉維夫希爾頓飯店照片時,立刻衝動收拾行李,告訴丈夫要蒐集寫作題材飛往特拉維夫住進希爾頓飯店。
有個自稱為埃利澤.佛里曼的老教授來找她,說是妮可叔叔介紹的,基於禮貌妮可和他一起喝咖啡,教授向她提出一個神祕的寫作計畫,關於同為猶太人的大作家卡夫卡的遺稿,與它未完成的結局。
他帶妮可去一處老公寓,二樓陽台覆蓋層層疊疊鐵絲網,這戶女主人從母親手中繼承了一皮箱卡夫卡的未完成的稿件,為了這些稿件的所有權,她和奧地利政府已經打好幾年官司。
這個不知是真是假的提議,讓妮可似乎看到動彈不得的現實困境開了另一個層面的可能性。
《烏有》以雙線故事進行,來到特拉維夫暫居的艾普斯坦,為了協助獨立電影拍攝大衛王傳奇,請紐約公寓的保全幫他取下僅存名畫《聖告圖》送到指定地點交給拍賣會鑑定人,這名保全卻在送畫過程,經過中央公園追逐一隻高飛老鷹,疲憊不堪坐在長椅打盹,驚醒過來後名畫消失不見。
無償飾演大衛王的艾普斯坦也在沙漠裡走失。
妮可帶著教授的老狗和她的行李通過沙漠時,被軍人攔下困在小屋中,竟撞見另一只存放卡夫卡遺稿的神祕皮箱,人跟狗幾乎困死沙漠。
兩段故事的主角都因為人生挫折,踏上追尋自我救贖的旅程。但是他們渴望的自我都在現實的彼端,作為掙脫束縛的象徵。儘管希望看似渺茫無望,卻成為心靈寄託,而他們深信不疑。
小說家虛構了故事,在故事中創造生命,偽造分身,逃離現實。
妮可‧克勞斯沉潛多年,再次以熠熠光輝的文字,溫暖每一顆徬徨破碎的心。
★烏有《Forest Dark》
作者:妮可.克勞斯
原文作者:Nicole Krauss
譯者: 施清真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3/03★
#烏有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等待貝里葉先生〈WAITING FOR MONSIEUR BELLIVIER〉
  • 下一篇
  • 紅鞋公主與七矮人《Red Shoes & the 7 Dwarfs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