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烈日下的紅髮女子《Sunburn》

烈日下的紅髮女子
波莉和丈夫葛瑞格帶女兒珍妮去海邊渡假的第二天,不告而別離開了丈夫與年幼的女兒,來到德拉瓦州,貝維爾小鎮「海呵」酒館當女侍。
這鳥不生蛋的小鎮,只在夏天會有外來遊客來海水浴場衝浪,街上人才會多。這個夏天除了紅髮美女波莉,還來了個大帥哥亞當.博斯克,他進海呵酒館竟點紅酒,笑死其他酒客,誰會在日正當中喝紅酒,都嘛點大杯冰啤酒。
亞當為的是要引起波莉注意,他來這裡不是路過,不是巧遇波莉,亞當是受託尋人的私家偵探,波莉正是他尋找的目標。
第二天再來酒館時,他憑著一手好廚藝順利得到廚師工作,忙得不可開交的胖老闆把廚房交給亞當後,就坐在櫃台專注結帳收錢。
把波莉當敵人的另一名女侍凱絲,使出渾身解數誘惑亞當,兩人約會上床,凱絲喜孜孜的向波莉炫耀,隔沒幾天休假日波莉找亞當借車,還車時,亞當看里程表數字,來回80多公里,知道她去了城市另一邊。
下回波莉再借車時,亞當坐計程車跟蹤,當車爬坡右轉,停在一棟白色建築物,他知道這是療養院,不知道波莉探望的是誰。他把資料跟帳單寄給雇主厄文,厄文在電話裡表達不滿意,指責亞當進度太慢了,仍查不出波莉跑來這裡要幹什麼,下次再給這種不青不楚的報告,他是不會付錢的。
於是亞當做員工餐時,波莉的漢堡豬排特別厚,洋蔥圈蕃茄滿到爆,海鮮義大利麵蝦,墨魚比別人多。
兩人展開了互相試探又充滿防備的曖昧調情,火花如盛夏的烈日一般熾熱。
波莉邀他陪她挑選傢俱,清晨約見面喝咖啡,下班後去她租屋處喝一杯,提出若想成為男女朋友,必須和凱絲分手。失戀的凱絲氣惱波莉小費拿的比她多,又搶走亞當,時不時暗示九月結束,老闆就會辭退一名女侍,那一定是波莉,畢竟她已經在酒館工作兩年多。
波莉看似無所謂,內心開始算計如何讓凱絲退場,某日兩人小酌時,凱絲說過她高中夏令營時,闖過大禍,進了精神療養院,大學念了又休學。
她的個性激不得,夏令營那個女孩嘲笑她胖,一怒她把那女孩從陽台推下,摔成終身坐輪椅,生活大小事要由別人協助。
波莉公寓發生火警,凱絲燒死在裡頭,鑑定是老舊瓦斯爐惹禍,凱絲可能在屋裡抽煙,瓦斯沒關,爐子漏氣引起火災,凱絲可能喝醉,無法逃生。
那晚波莉在亞當處過夜,堅稱不知道凱絲為什麼會跑去她的公寓。凱絲有過情緒不穩傷害人的記錄,警察以自殺結案,凱絲的姊姊緊咬是波莉害死妹妹的。
亞當要求波莉對他坦白,才願意替她做不在場證明。
波莉說了,因無法忍受丈夫葛瑞格的控制欲,不告而別地離開了他和女兒,還從共同帳戶中領走一半存款,為怕葛瑞格追查她的行蹤,她把錢藏起來。
沒說出口的是她幾次回去看女兒珍妮,婆婆嚴禁她靠近。還隱瞞葛瑞格是她第二任丈夫,她十七歲嫁給高中學長溫斯頓,生下腦性麻痺的女兒,為此溫斯頓長期對她暴力相向,忍無可忍下,她殺了溫斯頓。卻因新法令的關係,逃過極刑,無罪釋放。
亞當受雇保險經紀人厄文尋找波莉,她的本名叫寶琳。厄文找她知道了她正進行對當年接生不當造成大女兒腦麻的醫院要求賠償,金額高達三百萬美金。
他威脅波莉要一半的錢,不能就要對警方說出過去幾年她害死過的人命。
波莉不像外表無害模樣,為了兩個女兒,她什麼事都敢做,她向檢調單位舉發厄文總鼓勵住貧民窟,或是非法移工買保險,再夥同溫斯頓那夥人放火燒屋,詐領保險金。
厄文被收押,亞當回舊金山退租公寓,買了鑽戒準備跟波莉求婚,他計畫頂下海呵酒館,兩人一起經營,過著平凡夫妻生活。
葛瑞格闖入酒館和波莉發生扭打,從外面進來的亞當趕去拉開兩人,葛瑞格剛好開槍,剛好擊中亞當。
《烈日下的紅髮女子》聰明帥氣的私人偵探,遇到紅髮魅力無法擋的美人,知曉她曾殺過人,仍違反工作守則,愛上他調查的人,沒有認真詳細追查波莉身上的秘密,在炙熱夏天結束前,準備結束黃金單身漢生活走進婚姻,卻為紅髮美女結束性命。
這本被歸類為冷硬派推理小說,故事非常好看,由三個男人眼睛敘述波莉的過去現在,如何從逆來順受,到人若欺她犯她,為保護自己,狠心殺人轉變的黑暗殘酷歷程。
★烈日下的紅髮女子《Sunburn》
作者:蘿拉‧李普曼
原文作者: Laura Lippman
譯者:吳妍儀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9/05/30★
#烈日下的紅髮女子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二寶成長日記;圓仔妹已能閉眼暢飲母乳 喝足奶挺鼓肚超幸福
  • 下一篇
  • 她說長媳難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