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小的地方

小小的地方 東山彰良
九歲的景健武父母在西門町紋身街賣排骨飯,他從會走路就開始在紋身街竄進竄出。
小武放學後最愛流連在巷口阿華的珍珠奶茶攤,聽兩家刺青店的寧姊和兄弟檔的喜喜,豬小弟說西門町隱藏版或是傳的沸沸揚揚的各種八卦。
同為刺青師傅,寧姊不隨便幫人刺青,她的理由是:我向來認為刺青可以讓人有活下去的力量,只有那些一旦沒有刺青,就活不下去的人才可以刺青。
寧姊卻養了一隻紋了身的白貓,寒流過境的清晨,有居民在人行道附近發現名醉倒衣衫不整的年輕女孩,她要找紋身的白貓,然後找到寧姊,要求幫她在臉上刺上貓圖案,有了這特殊刺青圖樣,她就有勇氣活下去。
這女孩在夜店以作風大膽聞名,迅速成為網紅,開始上綜藝節目,成為八卦雜誌的封面人物。靠著腥羶色話題搏版面,很快像泡沫般消失匿跡。
平日滿嘴跑火車的黑道小弟鮑魚,為了在大哥面前展現超群辦事能力,拍胸脯保證能把離家出走的土地公找回來。
小武滿腦疑惑,人們是如何斷定土地公離家出走呢?大人們眾說紛紜,有一說當初主委為了讓土地公不要常常離廟在外遊蕩,多事幫牠娶了二奶,可能大小土地婆為爭寵常吵鬧,土地公為求耳根清靜,只好離廟出走。私家偵探孤獨先生接受了鮑魚委託,在黑道大哥指定期限請回土地公。
祭拜時土地公供桌上的燭火果真朝外熄滅再燃起,小武發現平日孤獨先生若吹放飯口哨,狗群就會聚集在孤獨先生附近,他看到了孤獨先生握拳朝拇指食指呼氣,狗群也逐漸靠近,他提出疑問,得到:不要所有事都追根究底。
小武不由地這麼想;宇宙是一個大箱子,裝滿我還無法理解的所有故事,這也許就是宇宙真正的價值。
小武學校的原住民教師,每次教課一緊張就會在講臺上飆起饒舌歌。教讀賽德克族,莫那魯道和霧社事件歷史事件,被驕縱的女學生挑剔找麻煩,丟了教職,多年後在捷運站殺傷已是高中生的女學生,做為報復。
小武有兩個死黨,家裡賣鳳梨酥的史佩綸,父母是台商的楊亞嵐,有天楊亞嵐家發生恐怖事件,有個陌生的老婆婆死在他家客廳,新來的外傭怎樣也說不清楚她推阿嬤去散步怎會不見了?而陌生的老婆婆又是從那裡來的?
楊亞嵐父親火速飛回台灣,警方大陣仗偵辦仍舊是謎團。兩星期後楊爸爸去公園走路時,聽到有人喊自己名字,定睛一看竟然是失蹤的老媽媽。詳加一問;原來那天兩名外傭各推自家奶奶來公園曬太陽,聊天聊的開心,要吃午飯前又各推自家奶奶回家,誰知會推錯。
楊家奶奶和外傭語言不通,那家奶奶是獨居老人,她無從求援。緊接著天天下雨,今天外傭才又推她來公園,剛好看到楊爸爸。對於推錯人事件,兩名外傭都說:阿嬤長得都一樣啊。
東山彰良的短篇小說集《小小的地方》收錄了6篇以西門町紋身街為舞臺的連作短篇小說,藉九歲孩童眼光看龍蛇混雜的西門町紋身街上那些大哥哥大姊姊,及刺青客人們的世界。
這些大人內心都明白,小武長大後必須要離開這個紋身街的,但對小武來說,這個小小的地方,是非常特殊意義的存在。
小武以井底之蛙為主角寫故事,結尾這麼寫:井底的青蛙或許只看到自己的小天地,但也許看到了生活在大世界的動物看不到的東西。
★小小的地方《小さな場所》
作者:東山彰良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9/11/14★
#小小的地方  #東山彰良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留下我悲傷的故事:蓮娜.穆希娜圍城日記《Блокадный дневник Лены Мухиной》
  • 下一篇
  • 日與夜《Day and Night》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