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世間已無陳金芳

世間已無陳金芳
故事敘述者「我」少年時在母親的督促下學過幾年小提琴,受限天份,高中畢業就放棄,大學畢業趕上經濟改革,只要敢做什麼都能賺錢,他跟人搞電影,音樂,藝術品買賣,幾個大城市來來去去賺得名聲,錢是右手進,左手出,一身體面,口袋空空。
風塵僕僕從雲南回到北京窩了幾天,想找關係跟著做做生意。縱橫政商界的老哥們邀他參加奧地利來的樂團古典音樂會,他不好拆穿根本是三流拼裝樂團,招待的美酒佳餚是一流。
一位穿名牌小禮服的女士喊出他的名字,一時想不起是那位故人。當她說出陳金芳三個字時,原來是初中時曾和他住一個大院,從鄉下來轉學生。
在那所父母都是又專又紅的軍人,陳金芳靠的是姊夫在大院食堂做廚師關係,成為他的同班同學。陳金芳穿著土氣言語粗俗,有次偷穿姊姊的花朵夾克上學,在食堂負責洗菜的姊姊跑來學校打了陳金芳幾巴掌,罵了長串難聽話後,硬把夾克脫下帶走。女同學們本就不喜歡陳金芳,因這愛虛榮的行為更加鄙視她。
「我」每晚被迫練小提琴時,發現陳金芳躲在窗外大樹旁聆聽,雖然不喜歡她,有個聽眾總是好的。
初中畢業,陳金芳沒考上學校,和一幫混混在一起,聽說是老大的女朋友,對方開了家服裝店,由陳金芳掌管生意,她衣著打扮完全模仿香港電影裡的女明星,坐在機車後招搖過街。
她姊姊罵的可難聽了,陳金芳完全不理會,沒多久爆出她姊夫長期偷食堂伙食回家的事,夫妻被解雇,老老小小一大家子全回湖南鄉下去。
沒想到今日改名陳予倩的陳金芳竟是買賣藝術品的成功商人,在北京文化圈小有名氣。
「我」參加幾次陳予倩的生意酒會,走到那兒一身時尚光環,看畫展,聽音樂會,穿梭在藝術家,商人之間。
陳金芳拜託昔日青梅竹馬介紹他的老哥們,認識認識最好能拉幫結派。「我」從胡哥那裡聽說陳予倩不是他們這路人,她的投資早已大虧損,現在急著往無底洞填錢。
「我」見到了陳金芳和她的助理兼司機胡莫尼,為錢大打出手,一身狼狽。陳金芳因詐欺罪上了報紙,再次人間蒸發。
某日「我」接到陳金芳自殺未遂的緊急電話,趕到一處公寓見到被債主打得鼻青臉腫的陳金芳,火速將她送醫治療。
陳金芳的姊姊姊夫從鄉下趕來,「我」終於知道陳金芳的錢是老家都更的補償款,她做投資買賣賠錢,回鄉騙鄉親投資,老鄉貪圖高利,拿錢投資她的生意,剛開始她用自己的錢付利息,所謂生意是買空賣空,利滾利,賣身也付不出錢來。
躺在擔架要被姐姐姐夫帶回老家,陳金芳哭喊著:我只想活得有點兒人樣,有錯嗎!
因投機倒把和詐欺罪被逮捕的陳金芳,呼應書名「世間已無陳金芳」,為追求活得有點兒人樣的生活,在金錢遊戲滅頂。
★世間已無陳金芳
作者: 石一楓
出版社:人間
出版日期:2016/09/26★
#世間已無陳金芳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決戰中途島《Midway》
  • 下一篇
  • 心動了沒!趕快去當肥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