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說起了我的夢

有記憶起我就超會作夢,幾乎一入睡就展開夢境生涯,夢裏情節光怪陸離,更扯的居然有分上下集像黑白電影,一幕幕上演。
有時候沿著梯子往上爬,愈爬愈高、愈爬愈高,高得我心驚膽跳,想,假如掉下去一定粉身碎骨,怎知腳一滑人隨慘叫聲由天空墜落。
最常夢見考試,明明考國文,發下的試卷居然是數學!要命的是我一題也看不懂;這種夢持續到現在,偶而還是會出現。
不知哪來的一張白紙,心裏默想著的故事,咦!文字居然整整齊齊排列著,變成了當日新聞。
我是頭戴鳳冠身著絲綢精美刺繡的古裝儷人,在許多人伴隨下,緩步走上台階。
我是,觀世音菩薩蓮花座前的小仙子,因犯錯被貶下塵,需歷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劫難,才能重回佛菩薩座前。
有時在夢中狂奔,大聲呼喊卻發不出聲音。不知是誰,緊緊掐著我的脖子幾近窒息,我拚命掙扎要坐起來,四肢卻被用力按住,掙脫不了。
最在意的p,因誤會失去聯絡多年,我居然夢見他在一場爆炸中喪生,醒來膽顫心驚,說好不再聯絡,卻要厚著臉皮去打聽他的消息。
同學小梅,平日三棍子打不出五句話來,在我的夢裏,她,二十四小時不斷的播報新聞。
夢,延續了白天的思緒,與某人有嫌隙心中老想痛扁她一頓,在夢裏我將她踹飛黏貼在牆壁,還不甘心地往她的頭臉猛踢……踢成紙片貼在牆上,過往行人都朝她吐口水。
感情迷亂時,在黑暗森林迷路,找不著出口,不斷喊著:救命!誰來救我!我真的走不出去,一腳踩空掉進佈滿荊棘的黑洞,停不下來。
真正令我不解的是,某些場景、發生的事,我會覺得似曾相識,仔細回想竟曾在夢中出現過。
雖說夢,總是與事實相反,若夢到冷汗直流的惡夢,還是會心驚一段日子。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二十幾年前,我站在窗邊,一女鬼(夢裏我仍清楚她是鬼)像片紙從窗縫飄進來,與我四目相對,她問我:妳為什麼在這裏?
我不害怕的回她:我是陳家的房客,搬來沒多久,她嗯了聲立即消失不見!
我猛地驚醒過來,一身冷汗心裏直發毛。不知那夢是示警或湊巧,那陣子家裏發生許多事。
同事小巫也是很會作夢的人,我跟她說真羨慕頭一沾枕就能睡而且從不作夢的人,我連午休趴著十分鐘都能作夢,誇張吧!
小巫大笑說她老公就是這種怪物!她每次和他「分享」夢裏故事,他就不耐煩的鬼叫鬼叫:「睡覺就睡覺,偏不好好睡,作那麼多夢幹什麼?我一年也作不到兩次夢!」哇!太教人嫉妒了,怎會有這樣幸運的人呢!
亂紛紛的夢,讓我覺得睡覺不是休息,而是一種壓力,所以我的睡眠時間短。少女時期的睡眠狀況太過惡劣,功課差、情緒壞、很容易生氣。
進入職場後,夢境生涯變本加厲,我總是在夢裏睡過頭、趕不上打卡、或是不停奔跑、不停的說話大聲辯解與人爭執,白天精神疲憊注意力不集中,工作出錯機率高,夜裏更是惡夢連連。
知道情形的人都勸我,要做個粗線條的人,別老隨時將纖細的神經上緊發條,弄得旁人也跟著緊張兮兮的。
自從大環境變差,工作時數拉長,人更疲倦、發懶、渴睡,一想到薪水六年原地不動,物價一年數漲,夢更多更亂,醒來卻遺忘大半。
留在記憶裏的殘缺片段,努力回想也拼湊不全原貌。
到處是人大隊人馬鑼鼓喧天,八人大轎跟隨在後,我好像看見鳳冠霞披的新娘,那張臉是誰好熟???
我喝了變身水,忽高忽矮在花蕊間跳躍…。
好長的路看不到盡頭,走著走著所有的橘子樹都開滿小白花,風吹動花紛紛落下,落花將我淹沒…。
在老房子的樓梯爬上爬下,就是走不出去,心一橫從窗戶跳下,屋外雜草比人高,什麼也看不見…。
我回到小學生的模樣,結結巴巴的在老師面前背九九乘法…。
被追殺,只能往前狂奔卻跑進泥沼裏,雙腳動彈不得,眼看刀就要插進心窩了,我怕得大哭起來…。
搭電纜車快要和天一樣高了,不知哪來的聲音問:喂,天涯海角在那兒???
總是在考試,卷子寫不完,不給停,想放棄,高高在上的監考老師鞭子立刻抽過來…。
寵物鼠小毛,變成毛絨絨的大白兔,蹲在鞋櫃上吃東西…。
不論幸福或悲傷,夢裏都特別深刻,因為一切都是假的!有時卻比真實情境更令人難忘!
而所有的夢中情節,都像是粒粒灰塵,隨鬧鐘響起,按下停止鍵時,一倂消失的無影無蹤。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白頭山:半島浩劫《Ashfall》
  • 下一篇
  • 葫蘆敦圳水岸花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