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開少女華麗島

花開少女華麗島
在ACG文化中,「百合」一詞泛指女性之間「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情誼。
《花開少女華麗島》書中十篇短篇小說故事背景設定在一九一○年代中期至一九四○中期,描繪十幾歲女性之間的同性情誼與慾望流動。
〈花開時節〉中由來自日本人家庭少女初子的旁觀視角,欣羨窺看著出身烏日富紳家庭雪子和 出身日本華族早季子這一對麗人情誼。
〈天亮前的戀愛故事〉裡,貧窮的東京小飯館女侍千榮子,在聆聽大學生楊君抱怨與日本摯友黑田的隔閡後,睡夢中將自己置換成黑田的強健體魄,
而將好友時子的潤澤肌膚套裹在楊君身軀上,現實中無法實現的女女溫存被轉譯為夢裡的男男纏綿。
〈木棉〉中順應家族安排婚配的長姐春子,回憶著學生時期的親密同窗明霞。
〈竹花〉裡的長老教會女學校學生寬眉,教導失學的遠房姪女青「國語」(日文),反被青的家庭視為資本,將女兒高價賣予藝旦間。
〈金木樨銀木樨〉,被日本同學弓子視為「大和撫子」氣質的台灣少女靜枝,最終對弓子吐露,她來日本求學生活後,深覺「內地是金,本島是銀」,
同樣馥郁,花色殊異象徵位階有所高低,愛裡始終存在著不平等。
〈蟲姬〉的三名婦女以「吃蟲」這樣詭異的話題為契機,暫時鬆開了禮法所加諸的鎖鏈。
〈孟麗君〉被安排主掌楊氏大家族飲食事務的養女林美蘭,曾與菜販女兒月里相約離家找工作,卻失敗歸返。在女性謀職艱難的年代,姊妹伴的金石盟誓倘若沒有經濟支援,女孩們往往為了溫飽妥協,就此永別,戀情收束得急促難堪。
〈合歡〉傑出鋼琴演奏家深了藝術追求、人性自由與世俗禮法的扞格:「丈夫亡去之後,不悲痛是不行的,為了紓解悲痛,我、我明知道不應該這麼做的,還是彈奏鋼琴了。」這禮法不容的舉止,惹怒婆家,丈夫葬禮結束隔天,就被安排坐「回頭轎」回娘家—休妻。
〈媽祖婆〉雙胞胎姊妹關係的願望,姊姊由祖母安排招贅,妹妹嫁給家勢略差些的男子,條件是第一個男孩得從母姓。做姊姊對媽祖婆這麼說:「等到兩個男孩順利成長到不致夭折的年歲那時,要是可以再來一場全島流行的感冒,讓丈夫早亡就太好了。」
代替這整本小說當中每每被摧折夢想的女性喊出了咒怨之語。
《花開少女華麗島》作者細膩描繪曾經真實存在日本帝國於台灣所展現的繁華流金樣貌,從當時的食物、植物到少女們的髮型等都被栩栩如生地重現。
牢牢抓住時代感的這些迷人故事,讓我們看見日治時期的少女們面對社會現實的時候,如何抗拒、迴避、挫敗,又如何在幻滅之際,撿拾昔日幻夢的碎片。
★花開少女華麗島
作者:楊双子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18/05/30★
#花開少女華麗島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12星座說謊指數
  • 下一篇
  • 苦兒流浪記《Remi, Nobody’s Boy》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