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勞燕

勞燕
世居浙江瑞安玉壺的姚家有半山的茶園,到姚歸燕父親這代只有她一個女兒,抗日戰爭在中國各地打得如火如荼,玉壺這山區只是聽聞,仍未見過日本人。
村長已放出上頭交待抽丁的消息,姚家第一把製茶好手師傅劉家有兩個兒子,在城裡唸高中參與共產黨地下活動,被警察盯梢暫躲回家的二兒子劉兆虎成為抽丁第一號。
劉家父母為保兒子不當兵,向姚家提議劉兆虎入贅的事,劉兆虎對姚歸燕說他隨時出發去延安,不能結婚,婉拒。
抽丁派令到,劉家阿媽顧不得兒子意願,趕緊讓村裡老秀才寫下入贅婚書,劉兆虎改姓姚,姚家無年輕壯丁,不能抽姚兆虎這丁。
這日趕採春天茶,日本人突然投擲了炸彈將茶園炸出一個驚天大彈坑,在那裡工作的十幾人全成肢體破碎的屍體,阿燕的父親,劉兆虎的父親也在內。
阿燕的母親幾次哭到昏厥,阿燕跪在母親跟前剪去辮子,立誓像男兒撐起這個家。
她發豐厚工資將春茶趕出交貨,還替劉兆虎安排小船離家進城。同一日她和母親去為父親上墳,日軍卻突擊這小村,阿燕和母親都遭了毒手。
牧師比利騎著單車來玉壺補充草藥,見前方搖搖晃晃走來渾身血的婦人,右手只剩大拇指按壓肚破掉落的腸子,婦人倒下,比利停好車扶起她,婦人撐著最後一口氣:洋菩薩,救救我女兒。
比利趕到婦人手指處,只見一名赤身露體的女孩,下身插入木棍倒在血泊中,他握拳咬牙切齒罵:畜生,真是畜生。
比利牧師以外衣包裹住女孩,小心翼翼帶回小教堂旁的住家,展開緊急手術治療。
三個月後,傷勢痊癒的阿燕不顧牧師阻止堅持回家看看,等待她的是一連串羞辱。當日村莊幾位婦人目睹阿燕遭辱情況,回村加油添醋喧染,錯過和同學會合返家的劉兆虎聽母親轉述慘劇,簡直是晴天霹靂,劉家阿媽雖同情阿燕的遭遇,為了兒子不被恥笑,堅決悔婚。
村莊裡的男人都想藉機佔阿燕便宜,半大孩子也在大人教唆下,追在阿燕身後仍石頭泥塊,以言語羞辱:脫光光,脫光光,日本人都看過了,為什麼我們不能看……。
阿燕問劉兆虎要一句話:劉兆虎支吾其詞半天:阿燕,對不起,我實在做不到。
比利牧師趕來探望阿燕,目睹這一切情形非常痛心,他對劉家阿媽說要帶走阿燕,只要他活著一天,阿燕絕不會受委屈。
比利改叫阿燕斯塔拉意為小星星,他教阿燕醫術,期望就算沒有他的護衛,阿燕也能在這個凶險世界抬頭挺胸存活下去。
中美合作訓練營成立,一等軍械師伊恩對美麗膽大心細,敢替人動手術的女孩神魂顛倒,叫她溫德。
內心有愧的劉兆虎陰錯陽差下加入中美訓練營,憑藉能說能讀能寫英文,矯健的身手受到重要,但他那張簡歷,在抗戰勝利後,美軍回國忘了消毀,讓他文革時吃盡苦頭,阿燕不記前嫌,搭救他,給他遮蔽風雨的家,親人的溫暖。
《勞燕》以三個亡魂七十年後相約定在玉壺見面,以追憶往事的方式講述了一個女人坎坷的一生,戰爭把三名男子帶到她的身邊,三人都愛著她,而和平偏偏又使人分離,徒留遺恨。
戰爭的無情與凶殘,置身其間的人無一倖免,女主角姚歸燕失去了父親、母親、童真與愛情,連死都成為慈悲:狼煙亂世裡,死是一種慈悲。
姚歸燕從目不識丁的鄉下女孩,由劉兆虎起蒙教她識字,跟隨比利牧師習醫術,開始認識她的世界。
戰爭時許多生命消亡,卻也製造了許多近乎神話般的愛情故事。
作者張翎以鬼魅曲折反映世情,既寫戰爭天翻地覆的摧毀魔力,又彰顯人性的千瘡百孔,每個軟弱的人總以身不由己卸責,實則終其一生,總是要為自己的戰爭失利負責。
★勞燕
作者:張翎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10/02★
#勞燕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哭泣的女人《The Curse of La Llorona》
  • 下一篇
  • 神之一手《The Divine Move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