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艾瑪學習週記2020W52:說好的似曾相識呢?

2020/12/21-2020/12/27
最近被推看影集「絕命毒師」,受不了失控頻率太高的兩位男主,反倒是很喜歡炸雞店老闆,平時寫東西和工作時,也多了趙雷陪伴(他本人表示:你哪位?),「成都」和「南方姑娘」都一聽再聽。
我們一起哼著歌,走向2021年吧!

讀書會:

週日讀書會上週休了一週,之前乾掉的腦細胞逐漸活過來,快到週末時已經皮繃緊在迎接寫作業寫到撞牆的下週,週二讀書會即將要進入兩個我比較難懂的章節—第九章和第十章,主題分別是函式和物件,雖然之前我已經讀過一遍,但為了讀書會再做一次複習時,還是有種彷彿我倆不曾相遇之感。(說好的似曾相識呢?)
週二讀書會轉眼也進行了快兩個月,每個章節都是讓成員認領,認領同學多半是工程師,或是學校裡年輕老師,Python語言的基本內容,應已融入他們工作的日常中,但若回到基本,來講述這些,真真是鍛鍊自己表達力的磨刀石,並不是自己已經認為簡單的東西,就能講得讓不懂的人懂。表達能力是一種非常綜合的能力,包含:對主體的了解、內容的安排、口條的清晰度、聽眾情緒與理解的預先設想,如果不是在這個不熟悉的領域中連續聽了許多講座或讀書會,我不會感受到表達能力的綜合性,平常都是「姊講話,你聽著就是」,對我來說,是很酷的感受,也讓我在熟悉的領域中,更願意傾聽。
上週通過電話前後,王大哥到書店翻了翻哪幾本Python的書比較適合超級菜的初學者,他說他又覺得先前講的《深入淺出Python》對那些連web概念都沒有的人,還是偏難,找了《邊玩邊學30堂Python》給我,這本是美國亞馬遜青少年電腦科學類書籍暢銷第一名,還有玉樹臨風的蔡炎龍老師推薦(老師被講到有覺得耳朵癢嗎?),但把我學習力看與青少年相似,也太看得起我了,就這樣還沒完,他又去圖書館翻翻看,找了《Python零基礎入門班》和《Python程式設計「超」入門》,特別強調一定要去翻看過才能買,因為即便作者寫得再好,讀的人如果沒能懂、腦波沒能對到作者的語調,也是無用。(先把書名記在這裡)

講座:重點請畫在「辨別需求」

週日講者是《創新產品鍊金術》一書的作者李偉俠老師 ,也是 Termsoup 共同創辦人。主題是《創新產品鍊金術》的精華分享,「辨別」貫穿其中:
訪談技巧:辨別真假痛點
這段開始引用汽車大亨福特的話:
「如果我問客戶要什麼,他們只會說要一匹更快的馬。」
你讀到線索了嗎?線索是「更快」。從訪談找出待解決的問題,要問的是:行為者模式是什麼?我們的假設是否正確?講者分享上一次失敗的經驗,是直接拿出app(隨時可複習考古題的功能)給朋友看,朋友給了鼓勵的正面評價,後來才發現沒有人願意為此詳解付費,因為這種應試方法(企業招考或公務員考試),比較需要把答案背起來,不太需要詳解。
多問為什麼,盡可能深入追問,越具體越好,比較能知道解決方案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也才能是痛點變得清晰,如果訪談時,知道有問題的人曾找過很多方法試圖解決,能夠證明這個痛點存在且很痛。
無需求、真需求、偽需求:行為比意見重要
  • 無需求:沒提到或不在意(也可能太習慣)(例如老譯者習慣查詢專有名詞要花30-70%時間,年輕譯者會特別覺得吃力)
  • 偽需求:承認痛點但無解決方案
  • 真需求:反覆提及且積極尋找解決方案
  • 痛點做前三名就好,第四名的痛點連說服都不太容易
多了解採購與使用流程,才能更清楚是不是有人買單,例如某個哮喘產品,醫生和病人都喜歡,但病人多數是低收入戶,保險公司不給付這項產品,病人也沒有能力負擔(可能是有其他較便宜但沒那麼好用的方案),這個產品後來並沒有量產,因為做出來後,需要且買得起的人可能不多。
過去每當我想在團隊內改變流程時,偶爾會遇到有同事還是守著自己的習慣,不論我把她的檔案改好多少次,請她接下來只要照著做,也不管我說明幾次,這些改變可以讓她用更好更快地把事情做好,即使身邊的多數人已經買單,快樂地用新學到的方法省了許多事,總還會遇到決意不改的人,我現在回想起來,是我沒有切中他們的需求,至少能夠先排除那些我以為是但其實不是他們的需求,例如表單更容易共用、更快做好、降低錯誤發生,然而,可能還沒什麼夠痛的痛點,促使他們改變習慣,例如工作量也還沒有多到需要改變方法來完成才能準時下班,或是共用表格常出錯但主管也沒說什麼。而我痛點很低,隨便都會痛,有更新更好(或是看起來很酷)的方法,我都想要!

其他:遂肆無忌憚地連標點符號都想改

本週讀《美因河畔思索德國》才認識德國的文學教皇萊西-拉尼茲基,一位地位非常崇高的文學評論家,都搬出教皇來定位他了,只想得到靈犬萊西的人去牆邊站一下(我站過了)。在德國,知識人與文化人擁有非常強大的話語權,不只是文化界非常清楚和強調自己的公共角色,一般德國人也十分重視文化界的意見,常可見哲學家和作家們公開針砭時政,總是舉國矚目。
他有一個每週一小時的文學評論節目《文學四重奏》,在電視重要性尚未被網路超越的時代,平均收視約百萬人,某些爭議性高的主題不僅收視率極高,還會有其他媒體的後續報導,節目中提到的作品,不論好評惡評,總能引起熱銷。裡面有段非常棒的話,是德國文學教皇在唇槍舌劍的文學評論節目中說的:
「我們要以這樣的方式談書,既充滿愛意又帶點刻薄,用心良善卻又有點惡意,可是不管怎樣都要明確,因為明確才是批評者的禮節。」
當我讀到「明確才是批評者的禮節」,不禁莞爾,我們不就正活在一個把模稜兩可當成練達人情、把語焉不詳當成審慎週全、把拒絕溝通當成惜字如金、把無所作為當成謀定後動的世界裡?一口氣這樣描述世界,看來我相當有創傷啊!
《美因河畔思索德國》提到《文學四重奏》的片段
《文學四重奏》聽聲音就知道在爭辯(文章中提及那段,字幕翻譯覺得怪也沒關係)
萊西-拉尼茲基《我的一生》
我喜歡這本書,便希望再版時封面能更好看、錯字會更少,更何況與不認識的作者中間還有一個共同認識的我的高中同學,遂肆無忌憚地跟我高中同學說起,我連標點符號都想改:
「我們要以這樣的方式談書:既充滿愛意又帶點刻薄、用心良善卻又有點惡意,可是不管怎樣都要明確——因為明確才是批評者的禮節。」
遇到這種讀者,說有多討人厭就有多討人厭,即使已三校的編輯已被逼到牆角,但引述這段話的作者會了解,這是愛的語言。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