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艾瑪學習週記2020W50:奇妙旅程2021仍將繼續

參加讀書會對我來說是一段進行中的奇妙旅程,我還在路上。
2020年8月起,我參加Python Taiwan讀書會,知道了許多資訊領域的觀念和工具,至於一行一行的Python程式碼,並沒寫多少,但也慢慢了解所謂的程式碼,只是武功的有形招式,或是作文裡的造句,在資訊領域中的內功與修為,更多會是來自8月以來在Python Taiwan讀書會學到的東西,儘管知道了有這些、也還不太會用,但總不至於落個牛嚼牡丹、看到厲害東西都不知道的窘境。
9月時台灣人工智慧學校的學長姊,找了牛人學長帶大家,到11月中進入第10次,大家都為自己的堅持感到高興,11月上旬參加了強調給初學者的「從Python到Tensorflow」,計畫一起讀三本書,這個讀書會也比前兩個更像讀書會,因為大家必須認領章節、講重點給同學聽,第一部曲會進行到2021年1月初,然後3月初開始第二部曲(另一本書),中間接近兩個月的時間,可以盡量讀完第一本書的後半部(因為讀書會進度只有排前十章),並且預習第二本書,也可以先把讀書會不會講的章節讀起來。除此之外,還會穿插著許多一次性的講座,因此,我還是計劃會把學習週記寫下去,大致分為「讀書會」、「講座」、「其他」三個大區塊。
讀書會:while True

我的技術班牛人同學嘗試解釋「while True」讓我懂,因為我不太理解在不同地方都看到開頭有「while True」,是芝麻開門嗎?有特殊意義嗎?他是這樣說的:

「用while True當開頭,確保執行至少一次。while True通常在做一個反覆運作的迴圈時用到,然後離開條件通常發生在某些時候,像是異常發生、或者某個固定的現象發生時,例如事件處理的listener(google說這是監聽器),或者妳得一直不斷無止盡的執行迴圈,除非特別關閉不然就是要一直loop,比如監控系統,每秒一直查看CPU狀態,然後把數值更新打印出來,就可以用while True,有些系統要一直回報Heartbeat,確認系統活著,只要系統啟動就要一直定時回報,所以也可以直接用while True ,甚至離開條件是不存在的。(直到系統被關掉)」
「所以比較簡單的例子,看不出沒有while True會不會死掉不動是嗎?」(我怎麼覺得課本後的習題只有if也可以好好地啊...)
「不是簡單或難的問題喔,如果妳要寫個小時鐘,每秒一直改變目前時間,也可以用while True,因為本來就沒有要他結束的意思。」
「while True可以理解成說題目中兩個變數的賦值為真嗎?」
「不是,就是 『一直執行一個無窮迴圈,先不要跟我談離開條件』,離開條件是藏在裡面或者發生異常,所以這就預期,裡面的內容假定就是要一直不斷執行的狀態,可以理解程『可預期正常的』無窮迴圈。」
所以我不能用讀的去想說「當為真」?(當什麼為真?所以什麼是什麼?)
在習題中,我試著把while True去掉,其餘不變時(這題往下是if),跑起來就只會跑一次(預期要多跑幾次的),因此我先把while True和最後的i += 1想成是迴圈的邊界好了,沒了while True,i += 1似乎就不管用了。
王大哥看到我的發問,難得在私訊中回答我(他通常會在群組裡回答,希望讓有相似問題的人也得到解答,但我想這種問題可能不太有人會覺得是個問題),他說:
「你很像還沒很了解 Python 程式縮格的意義?當你有寫 while 哪一行時,下面那幾行有縮格,屬於 while 是否要執行的部分。當你拿掉 while 哪一行。就沒有 while 的條件控制的功能了。」
Python "while" Loops (Indefinite Iteration) - Real Python
額外發現,原來無窮迴圈不用把電腦關機或逃離現場,按一下ctrl+C就可以。(這麼長的文章你就學到這個?)
講座:等我等我,已經在趕進度了
Python to Tensorflow讀書會有提到一些活動,像是ML Study Jam(媽呀我這進度來得及參加2021年的嗎)、DevFest等,好想要幾張工程師的日常系列貼紙「又要改?」「你會你來」。但是,當我羨慕工程師們下半後多采多姿的社團生活時,工程師們的白眼可能已經翻到後腦勺,也很有可能,像我這樣文武雙全的個人生活,也是其他人羨慕的標的之一。

其他:《浪潮之巔》ch8思科

本週讀了《浪潮之巔》ch8講思科公司,但我的學生已經要求停止上課時分享床邊企業故事集,所以在這裡念叨對這個公司有點認識後,認為幾個比較值得記下的點。我原先對思科公司的認識,只知道是家網路設備公司,不像那些有製造消費者電子產品的公司,像是iPhone與IBM還有生產小紅點NB(我正在用或用過的產品),我完全沒有印象是否買過思科的產品,在未讀這章之前,思科還真只是家公司名。

思科由生產通用的路由器起家(書中的多協議路由器),才知道原來在80年代之前,雖然美國很多大學、公司和政府部門都已經有自己的內部網路,不過,由於各個單位的網路協議不同,這些內部網頁之間無法連結,當時的計算機和網路設備公司都沒有注意到這種多協議路由器的重要性。1983年,美國自然科學基金會投資建設,將幾個大學和超級計算機中心的網域連起來,形成今天網路的雛形,到1985年,與商業網路對接,對於可通用於不同網路協議的通用路由器的需求,一下子起來,紅杉資本對創始人夫婦做了初期投資,1990年成功上市。

對思科影響巨大的,是從創始人手裡接過思科的CEO —錢伯斯(John Chambers)。他接管後,首先著眼於建設一種健康的企業文化,這種企業文化的核心就是善待員工。矽谷裡的許多公司裡,有新想法的員工往往以創業作為實踐的出路,為了讓這種創造的能量保留在公司內部,他採用內部創業的方法,舉體做法是,若思科看好他們做的東西,讓他們留在公司內部創業,但思科作為投資者(而非管理者)來對待這些創業者,一旦這些小公司成功了,思科有權優先收購,本來想離開思科去創業的人,也可以依然上著自己的班,即使沒有成功,思科負擔的也僅是較小額的初期投資,後來在Google的X-labs等著內部孵化性質的部門,也是學習思科管理方法的產物。
另外,本章也花了不少篇幅提到華為,我起初對於華為的印象是創始人有著軍方背景的網路設備公司,以及我的朋友對華為手機的照相功能讚不絕口,但這兩點似乎都沒有說出為什麼華為能成為思科的主要競爭對手:首先是面對中國這個需求巨大的市場,先做出點什麼,在國內市場有了規模後,為了成為國際企業,從IBM請來大批顧問,實際擔任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原先的幹部則為這些負責人的助手,來自IBM的顧問實際進入第一線實作,進行了長達數年的改造,為此花了40億元人民幣的顧問費,為華為的體質,做了「不只是過場」的改造,而錢伯斯與任正非,多次證明好的CEO對大企業來是多麽的重要。
驚恐的2020年快要過完,期待2021年有更多平安健康、家庭和樂(老公老婆不要太常換)。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