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Python Taiwan讀書會_11_什麼是雲端

我最初開始有意識到自己使用雲端,是從Dropbox開始,原本是把行動硬碟帶來帶去,導致壞軌不時發生,在某個時點突然發現整顆硬碟裡的東西都讀取不出來了(抽屜拉開就有4顆屍體),好在我常分享自己的資料檔、獲利預估模型給氣味相投的同業,硬碟壞時竟然還能去要回來那些檔案們,在新硬碟中重建自己的資料庫。
於是我應該是2010年以前就開始使用Dropbox,2011年5月開始頻繁使用evernote,不過當時同事比較常透過Dropbox共用,直到2015年,我的工作內容有變,許多細碎的事,看似都是小事但疏漏了就會在之後花很多時間補洞,非常需要把例行工作列成待辦清單,較不會有疏漏,2016年,看不慣不同版本的報告與excel資料檔在outlook中飛來飛去,想跟同事一起精進定期報告的產出流程,需求變成檔案的共用編輯,那時IT同事拿出公司有買的Office365當作解決方案,此後大家便一起把這個工具納入工作流程的一環。
讀書會前預習: What is the Cloud?
現在這個時點,如果有人要送我鑲金邊的豪華電腦(並沒有),我可以隨時拋棄掉公司那台用了幾年、用excel編輯連結就會發出嗡嗡聲的聯想筆電,不會有多少換機的陣痛,因為我(自)認為我已被個別的硬體釋放,加上最近在讀書會裡,知道世界上還有docker和Kubernetes這類的東西,可以一下子弄到千百台電腦的運算能力,感覺自己麾下何止百萬。(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感覺...)
讀書會講到一個觀念讓我細思極恐,從一個戰略的角度看我們台灣躺在那邊的中華電信:大家常用的軟體服務都不是台灣的,很多人說台灣沒有那麼大的市場規模(先不講資策會與民爭利),中華電信以前有做主機代管,但是它無法做到全世界,經濟規模養不起那麼多人來維護類似Amazon的雲端,沒有踏出國外,台灣的軟體公司就無法賺到錢。我最近在讀《浪潮之巔》IBM的那章,剛好遇到10月初的連假前,IBM公布他們的組織重劃,我提問說,為什麼後進公司落後很多還是要跟著?王大哥說這很像武器,落後了還是要盡量跟。
沒錯,如果國外公司一停,國內各項服務都癱瘓了,未來越來越多生活都會從雲端,被停服務就很可能秩序大亂。我不禁想,如果任憑躺著的中華電信繼續躺著,不跟上雲端服務的能力,若全球資訊戰中用癱瘓我們一般人生活中常用的服務這招,是不是代表國內生活秩序大亂,從而瓦解我們反共陣線(現在還有這種東西嗎?),變成誰給我們網路服務,誰就控制我們。(末日片看太多)
雲端給了許多人更多的可能性,有些門檻降低了,有些門檻提高了。一個軟體公司若不超過兩年,都不需要買server,例如台灣有些遊戲公司,幾乎都是用雲端,因為買了硬體,買好就無法瞬間隨著公司業務變大變小,舉例:遊戲公司辦活動時,若需要30台電腦,以往就是提出買電腦需求,然後電腦到裝好可能需要1-3個月,若租用雲端,活動辦完了也許就不用了,公司應該需要等三年沒倒了再來看是否有需要自己買。世界級的公司沒有在「停機維護」的,現在大家聯網時,不是只在看網站,還同時使用許多服務,以前24小時不停機是最高規格,現在變成是最低要求。
在每週六的讀書會中,王大哥讓我認識正在或即將發生的事(我真的都不知道),始終以鼓勵大家多試試自己的想法:以前宏碁要賣一台 PC 電腦到國外,廣告費、開產線和推廣品牌和新產品的成本都很高,現在我們想推銷一個軟體給全世界,變得快而且多容易,費用低廉,有了 cloud 更是天壤之別。除了好的軟體開發技術 (可以學) ,剩下的就是創意(想法) ,這反倒是沒那麼簡單的部分。不過,因為部署與推廣的成本超低,不妨多發想、多嘗試,以前開工廠、做外銷,都需要大量資金,而現在瓶頸只剩 「創意」,有了想法都可以先用軟體在台灣市場試試看,如果受歡迎再推廣到其他國家。 Uber、 AirBnB 就是很好的例子,希望有了 cloud 的概念,你們能有任何突發奇想,可以創造更大商機,替國家、爭取外匯。(為國爭光或為國爭錢都是一種情懷)
**如果創意都是複製別人的,當然會覺得競爭壓力很大。(唯一的問題就是創意)**
王大哥分享他在台灣看到的現象,台灣不是沒有雲端的能力,但的確是缺乏雲端的思維。有的人很會寫程式,但他沒有錢,所以自己覺得沒有能力做到需要硬體有1000台電腦的服務的案子,其實不是這樣,用雲端就可以,而且程式要能做流量大的模擬,以往只有資策會可以拿到大案子,但善用雲端就不一樣。台灣廠商持續用微軟的雲端,因為提供很多windows OS的server;台灣用微軟用太多,對Linux不熟,所以台灣也很難用VPSBenchmarks, 裡面有很多小家的雲端服務公司,而恰好與中國相反。中國很會用Linux。如果可以的話,要盡量做到不要被大公司綁架(AWS和Google都用自己的部署方法),像之前講過的docker部屬是跨平台的,或者k8s上也是AWS和Google上都有的。
這週在Telegram的群組裡,王大哥開始調查後續大家比較想了解什麼主題,他想了解什麼可以對大家工作或學習比較有幫助,目前感覺,大家的回饋太少,無法了解大家的心情與想法,教的東西或太淺或太深,很難掌握,擔心這樣上課可能對大家沒多大幫助。
我必須說,8月以來的Python Taiwan給我非常大的驚喜,我原本以為自己是來學coding的,卻意外地知道了很多觀念與工具,一定是因為王大哥選的這些主題,畢竟我就是一白紙(資訊領域的白痴)。我技術班的同學(做軟體開發)誇我學習資訊領域的領悟力和速度,可以快速融入新的專業領域,而且了解的比專業人士還深入這個能力,已經可比擬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了,就像最近有一個日本藝人叫「森川葵」,被稱為有寫輪眼的藝人,別的領域的專業師傅的技能要學個幾年才會的技能,她一天就能學會,而且挑戰很多不同的項目都成功,通常指導的師傅都會說「這個一般要練會這個技能 需要練個3~5年的時間」,後來森川葵才練習不到一天就學會了,師傅們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他說先不論寫code,他看每週的學習週記,也覺得進補的新知識超多,很多都沒用過或沒聽過,他看我也和老師傅看到森川葵的驚訝程度一樣。
我同學總是會在我有點想撞牆的時候把我誇飛了天,剛才又寫不出作業想鬼混一下,他誇我的,其實這些都是讀書會的主題選得好,想必都是行業內既流行又經典的題材,我向他自首我寫不出作業會偷google或偷看同學的,看到同學精妙的解法還會覺得人家大腦裡都是腦漿我的是屎嗎,也自首開始用vercel幾次,每次還生出不同問題的時候,連續兩三晚一次搞個一兩小時。我總是覺得自己學得很慢,走的路徑也似乎繞來繞去,但仍想繼續,即使並沒有明確的學習或工作目標,還是想盡可能的知道多一點。
我一直在金融業和化工業,這兩個行業都是典型的傳統產業,裡面的人也傾向經驗與習慣,對新事物的接受程度和速度普遍不高,今年下半年,我突然參與到了軟體界裡分享、不斷進步的氣氛中,好喜歡又好不習慣,也正是這個時候,我發現很多時候,我得到的比我給的多很多。以前當然也會遇到前輩或同業指點,但整體而言,總是我較常分享給別人,舉例來說,做研究員的時候,連硬碟壞掉都能從我給別人的檔案中重建,面對想來一起討論、追求進步的人,我都樂意分享,想撿現成 的人當然也有,但來回幾次,狐狸尾巴總是會掉出來。現在在化工業,同樣是不論產業知識、新工具或觀念、從其他部門學到的新方法,我都做成筆記與同事分享,即使鮮少有反饋。
近幾年我雖然覺察到,許多公司的組織、職缺、求職方式,已經起了重大變化,但還不是很清楚,在未來的世界中,有什麼樣的位子適合我,而王大哥偶爾也向大家提起一些工程師的技能或待遇,舉例來說,講到雲端時,dep and operator這類的工作比寫程式至少貴1.5倍,鼓勵大家往雲端工程師發展,算是讓我這隻井底之蛙,多了一塊石頭的高度去仰望這天。或許這一兩年內,我還沒有足夠的技能可以加入這個行業,但我還是會拿賈伯斯學書法時、也不知道會拿來當電腦字體的這種例子安慰自己,學習並不需要功利的目的(雖然看似比較快),學習需要的是飢渴的心靈,以及對真善美的追求。(我頭上有光了吧我)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