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跑步:檢討2020/09/19棲蘭100K越野賽

2020/09/19的棲蘭100K越野賽是一場我準備了一年半、以此為重心的比賽,在此之前並沒有想過未完賽的可能,當天出發不到20K就因為時間超過被拔晶片,這也是我第一次被迫中止的比賽,我需要好幾天才能消化錯愕的心情。要讓這樣的心情過去,我需要把之前發生的事細細想一遍,需要知道這些事,給未來哪些啟示,讓這次未完成的經驗成為後續行動的指引,不能枉費這遭。
2020年1月完成了鎮西堡80K的比賽,原本棲蘭100K越野賽就排在3月底,因為COVID-19而延遲至9月。從2019年棲蘭54K越野賽後,決定要參加2020年100K的比賽後,開始累積里程數、以賽代訓、每週二次體能、盡量吃素等對生活頗有影響的訓練,這些佔滿了下班後的生活,到2020年1月完成棲蘭100K越野賽前哨賽--鎮西堡80K,感覺非常接近能夠完成100K越野賽,只等那天到來。
COVID-19使比賽延至9月,在這期間,訓練還是要維持,特別是要自主做長距離的練習,但進入夏天也長不太起來,到了5月中,台灣人工智慧學校的課開始,佔了十六週的週六白天整天,8月起週六晚再加入Python Taiwan讀書會,週末可以練習的時間只剩下週日,只能利用週日或找週間去練習上下坡的路,6月底端午節前的貓空練習,在下坡傷了腳,一休就是一個半月。
在受傷的這段期間,時間壓力巨大,受了傷理應等傷好全了才能恢復訓練,不然只是落入強度一增加就復發的惡性循環,但即將到來的比賽迫在眉睫,在一整個七月都過去後,始終好不到可以恢復訓練的程度,雖然這個期間經常按摩來維持肌肉的彈性,但沒有練就是沒有練。
後來去了家裡附近的江夏整復喬骨頭,找到因為下坡落腳角度不對導致的骨頭錯位,原本師傅說四次可喬好,實際上喬了六次,已經可以正常走,但走起來還是有個東西隱約卡在那裏的感覺,到了第六次師傅喬過後,這個感覺還是在,師傅知道比賽的日子,他幫我轉診給師公,師公發現卡到的地方應該只處理了2/3,還有1/3需要他的內力才拔得出來,去師公那裏一次後,可以恢復跑。其實,去師公那裏前,我就想好不管喬到什麼程度都要恢復訓練了,不然趕不上一個月後的比賽,8月下旬至9月上旬,我也只能每次3K、5K的跑,因為在休了一個半月完全沒跑後,得漸進式地恢復跑步的狀態,一個月後,就是比賽當天了。
回頭想,雖是受傷,但也還是應該有機會完成,時間越靠近,越應該準備得仔細,沒有背過裝備試跑,也沒有事先討論過狀況和比賽策略,確實是疏忽了。長長的100K,平常一起練習的夥伴想要一起跑(以免被熊叼走),卻沒有假想並說好各項狀況發生時,其他人應該如何應對,這使得團體表現為個人表現的下限。回溯過去參加比賽的經驗,我們從來沒有團體完賽過,每個人擅長的地形不同,心理難關也都出現在不同的地方,過去都是個人突破,個人也都有能力單獨突破,因為太想要團體的力量卻可能變成互相牽絆,反而在一開始上坡偏慢、裝備喬來喬去地拖延到時間,而我很專心地調節呼吸,不要一下子落隊一下子又太快地放飛自我,幾乎沒有注意時間,被拔晶片時有點難從錯愕中恢復。
鴛鴦湖的補給站時,已經有幾個跑者站在那裏爭論,我們都沒說什麼,只是讓工作人員拔走晶片。他們爭論的點是補給站的關站時間,並不等同於關門時間,大會手冊上的第一個關門時間是52K的12:40,而我們約在09:00到達18K的鴛鴦湖補給站,確實是慢了,要在220分鐘內完成34K的碎石路,可能性頗低,工作人員要求我們提早收工了。
被拔走晶片的我,口中真氣也散了,走著下坡的碎石路,腳越來越不舒服,去程還不覺得,回程痛感出現,越走越慢,準備了一年半的比賽已經結束了,我還沒有用盡全力,也還沒用到求生意志,還沒有跟熊打到架(有熊嗎?)。棲蘭的比賽,我參加過三次,卻是在最長的這場比賽,跑了最短的距離,因為喜歡這條路線(以及限量),只要有開放就來跑,第一次2019年3月54K,趕在關門前到,和100K的女總一一起聊天等洗澡,羨慕她一身精練(再捏捏自己的肚子),第二次是2019年8月有颱風的45K,可能是平常輕鬆跑時真的都太鬆了,卻因全身溼透趕著回去洗好躺著,反而跑得比教練預期好,第三次是期待了一年多的100K,跑不到20K就打道回府。
我慢慢想起為什麼我喜歡越野跑,在山裡的路上,很容易進入專注的狀態,專心著每一次的呼吸與每一次的腳步選擇(稍有不慎就是翻車或扑街),打開感官去覺知週遭的環境,清涼濕潤的空氣很舒服,高高低低的地形讓人崩潰,卻是一次又一次地打磨著精神中的堅韌,去克服身心的痛苦去完成,躺在家裡飯來張口的日子固然好,但卻是這樣的痛苦不斷地刷新體驗,成為美好的記憶。
*未來訓練重點1.增加重訓,年紀到了肌肉流失中。2.速度快點才能花少點時間累積距離。3.進度還是慢點,確定傷好才行。4.維持早起,才能早睡。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Python Taiwan讀書會_6_Dockerfile與docker-compos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