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跑步:我的「拱頂石習慣」

我對習慣、生產力這類的主題相當著迷,特別是在2012年以後。2012年之前,我不時會晚歸便和衣睡去,或是熬夜寫報告,生活裡的各種餘裕幾近於零。
最近我讀到《習慣致富》這本書中提及「拱頂石習慣」時,我想起「跑步」就是我的「拱頂石習慣」:2012年起開始跑步後,起先只參加10公里的路跑活動,並沒有預想要跑多長多遠,後來慢慢地有一個一個目標,為了想留出時間去運動,越來越在意工作與私人的時間分野,也很在意是否有自己的時間。
不論工作或個人活動的安排,時間變成我非常在意的一件事,志同道合的人不多,但我寧願相信這是一件值得更多人一起的好事:在意時間,所以有了更多時間運動、閱讀、進修;在意空間,希望物品能有序,丟掉久沒用的東西,讓出閒置的資源給可能需要的人,希望家中擺設能更清爽,可以在家做體能、招待朋友。
好習慣養成的同時,壞習慣就會很神奇地減少,譬如「我每天要閱讀30分鐘」,就得少攤在電視前、少無意識地滑手機,儘管總有人堅持那才是休息,我無言以對,但那不是我的時間想被利用的方法(我寧願是規劃出時間來追劇)。我的朋友中有許多新手爸媽,想給小朋友們養成好習慣,其實好習慣是最好的遺產(一整排收租的房子也是),因為好習慣有複利的力量,我期待與大家一起養成好習慣。
只能說,不論空間與時間,每一步走來的好習慣,都是掙扎與堅持,而越早開始痛苦越少。
青豆是村上春樹小說中的人物,書裡描述的形象與她的房間,都令人印象深刻,自此在零雜物作者的筆下,「青豆化」是清理雜物的過程,但我認為也成為一種狀態或境界。
https://emmaseyes2020.blogspot.com/2020/04/blog-post_21.html
--
讀書_零雜物--啓動我的青豆化 2013/02/27
我有一個夢:丟掉我房裡的大書桌,換上較窄且沒有抽屜的桌子,在房裡可以鋪上2塊瑜珈墊。
(後來發現除非我從此決定捨棄桌子而席地而坐,不然2塊瑜珈因為櫃子的位置是有難度的)
2/20那週,看完「零雜物」這本書後,我燃起了想要「青豆化」的熱血,作者目前達到的目標很是一種值得努力的境界。我把這樣的想法告訴我妹和我媽。
我妹說:「算了吧,在這個家。」
我媽說:「為了想在房裡做瑜珈而要把桌子和一大堆東西丟掉,你是在發甚麼瘋。?可以到客廳做瑜珈。」
我妹雖然從小不滿意父母對我們子女的所有事,總是覺得不夠好,但似乎沒有打算做些甚麼;從另一種層面來想,我認為生命中的那些操之在己的東西並不多,想要/不要一些物品,這其他事都要容易多了—這也是一種盤點,盤點自己的物品,而物品代表人生的軌跡。
我妹不想做困獸之鬥,而父母那輩則是基於愛物惜物以及年紀大的限制(整理起來有心無力)。
我還是要做困獸之鬥,自以為年紀不大,也沒有愛物惜物(的美德)。
2/28假期的早上,我前一晚丟東西丟到快3點,早上睡到11點起來後,我不知道哪根筋錯亂,竟向我爸媽推薦這本書(當然, 他們沒人有興趣)
我說:「作者是母親過世才逐漸形成這些想法和真的大清雜物,裡面有提到大部份懶得整理的藉口,你應該很難再想出新的藉口,還有人對於囤積的心理分析,我覺得有趣,值得一看。」
我媽向我爸說:「你可以清一下你以前的上課講義,你的年紀應該已經確定了你那些手稿不會是價值連城的文件。」( OS:話需要這樣講嗎?)
我媽向我說:「等我死了你可以清我雜物。」
我回我媽:「如果我比你早死,至少我先清過一次,你可以少麻煩些。」
側面觀察,這家人還真不忌諱生死以及傷害他人感受。
看完這本書後,我環顧自己房間裡的東西,我發現:一週內或是一個月內,甚至是一年內,我有用到的物品數量應該是低於1/3 ,如果僅是當季平日用的,可能只有1/5或1/10 ,那麼其他的東西呢?是多久沒用?如果這些東西可以這麼久不用,很可能就已經代表我不再需要了----也許不願意丟棄的那些東西,是某些想要珍藏在心中的回憶與夢想,夢想可能是尚未做過的小事,但終是未曾做到 。
(登山背包就是我不願意丟掉的東西之一,期望未來有機會登山潛水甚至是自助旅行。但我幾時有在自助旅行?旅館機票行程全沒自己訂過,都是被助不是自助)
抽屜裡連小學時第一次在國語日報投稿刊登後,稿費是一本橘色的童書,這本書已經躺在我這裡20幾年,此後我知道有這麼一本書,卻也很少想到要拿來翻,於是我昨晚整理時,把書和裝書紙袋都照了相後,完全沒有猶豫地丟掉了,但多數的東西在丟之前,儘管是知道留下來也不會再用,或是根本沒有實際用途的東西,心裡還是有點捨不得,甚至在我清理到四個小抽屜後,還是不擔保留下來的全是用品,但想到之後也用不到,便一口氣也丟了許多(還是會混雜著只有紀念意義的無用之物啊)。
(我卻留下了灌籃高手卡和電影明信片,還發現有很多東西,莫名奇妙地買了為數不小的數量 )
至今仍連絡的中學同學,已成為生命中的好友,在上大學那年及後來的某一年送我的手札和年曆,一本是黑色精裝牛皮紙內頁,繩狀書籤的末端還結了個中國結,我甚至還貼過剪報在裡面,另一本是以花和節氣為主題的年曆,裸露的書背看得出書冊是如何裝訂,最外是與書面積相似的棉麻束口袋,夢幻得捨不得用,但我當時已經有使用moleskine記事本的習慣,幾年下來都是大小相同的記事本,我多數的筆記本和日記本,要不就是空白,要不就是寫不滿 1/3 ,原來大家對我是個書寫人的幻想,多少有點不切實際,而這樣的本子,從小到大家起來竟然也有一二十本。
第一次任務主要是丟以及把同類的東西集中起來,過去「偶爾」我也會整理房間,但都是朝著收納的方向,而不是丟棄雜物再來收,故收起來是整個排山倒海,整齊也維持不久。
看完書的48小時,做了兩件事:
1. 把六大一小的抽屜整成四個小抽屜(大相當於二至三小) ,清空的用膠布貼起來以示不再裝東西
2. 書桌上正對的書,一面排開用厚紙板形成了兩層,因為書架上清初一些空間,全部放到書櫃上
3. 把g-mail中將近2000封信整成600封,以後以600為基準
接下來幾天又陸續把書架上四個滿置雜物的盒子清空兩個,把可以在TAZZA網站上可以賣的二手書裝成袋,集合完成可以請人來收,桌子下的空盒也丟了幾個,近一週內,衣鞋之外的物品量應該至少減1/4~1/3,已經在物色新桌子。
青豆化並不是一蹴可及的,未來應是一輪又一輪的焠鍊----起而行,這是我對這本書致意。
(昨晚被吐槽往前衝這件事,感受到不被了解的疏離,我沒有反駁,還是默默地感受自己蠢動,解釋或證明都太累)
附註:我並不是甚麼執行力滿點的武學奇才,只是不想等待觀望,這是我在網路上無意中看到,跟我一樣動起來的讀書心得。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