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女孩

一個女孩
一九六六年夏天,陳丹燕成為小學生,還沒開學前她就像盼望一個童話故事的開始。卻不知道,這個童話裡的城堡,就要變成森林中的廢墟。
開學第一天,這個小學生聽到老師說的第一句話是:「同學們,文化大革命開始了。」
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有如一句可怕的咒語,對她來說,文化大革命並不是血肉橫飛的廝殺,而是森林中魔鬼宮殿的寂靜與暗藏殺機,咒語在巫婆嘴裡飛來飛去,一切就全變了模樣。
高年級學生開始造反,糾出校長老師的罪證,要他們認罪,脖頸上掛著罪證,被紅衛兵押著上街遊行示眾後,展開批鬥。
一年級的新生不是在校園遊蕩看批鬥,就是把課本塗滿糨糊後黏上一層層的白紙,遮掩住印刷字體,為什麼這麼做呢?
因為老師說:「那些課文是有毒的,我們不學。」
陳丹燕自家和鄰居的生活也起了大變化,父母親每日都在工作單位學習開會檢討,成群結隊兇神惡煞的紅衛兵闖入周邊鄰居家,大肆搜括書籍字畫,在院子裡砸碎珍藏的碗盤花瓶珠寶,焚燒書本,打罵抵抗阻擋的人。
住在雅致小樓房的童話作家,是陳丹燕的忘年之交,善良儒雅的老者寫得一手整齊的蠅頭小楷毛筆字,從無害人之心,日常生活低調的老人家門口竟也出現揭發他罪證的大字報。
幾天後紅衛兵把老人拖到大馬路中間,逼迫當眾讀他自撰的認罪書:「他寫書毒害青少年,是人民身上的寄生蟲,所以,他是不齒於人類的狗屎堆。他把自己說得多醜!多壞!多可笑!」
這些話讓陳丹燕對他的美好印象頓時破滅,無限的同情也無法扭轉她對人性的懷疑。
上中學後她可以加入少年宮的合唱團,指導老師是個無可救藥的崇洋者。他常利用機會教導少年宮的學生接觸西洋音樂、文學,這跟上級的交代有了牴觸,老師被辭退了,但「乘著歌聲的翅膀,親愛的,隨我前往」的歌聲,卻永遠深藏於少女心中。
從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發生在中國大陸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陪著陳丹燕度過童年,少年到青年。
在歷經那樣動亂的年代之後,她長大成為一個童書作家,結婚生女,隨丈夫前往德國工作暫居,某個夏天午後她寫下以自己童年和少年時代的真實故事,〈一個女孩〉。
這本自傳體小說,引領我們重返那個時空。陳丹燕以一種對於美好生活的依戀與惆悵,拼貼出一個小女孩心裡最稚嫩,最惶惑的聲音。
★一個女孩
作者:陳丹燕
出版社:國語日報
出版日期:2013/05/30★
#一個女孩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在路上(4)
  • 下一篇
  • 感情中最呆萌的星座情人TOP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