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龍眠

龍眠 宮部美幸 王蘊潔
強烈颱風來襲的夜晚,雜誌社記者高坂昭吾在回東京的路上,看見一名全身濕透少年蹲坐在一處工地外牆,基於安全理由高坂讓少年搭了便車。
少年說自己叫稻村慎司,父母親在東京開咖啡館,他喜歡騎腳踏車四處遊蕩,沒料到風雨突然變得這麼大。
途中車行受到阻礙,高坂停車查看赫然發現人孔蓋被掀開,在視線不明的夜晚,水流湍急的路上實在太危險,怕有人掉落,高坂和慎司合力想將人孔蓋復位無法成功,只好打電話報警處理。
等待警察來時,一名中年男人拿著手電筒,冒著風雨尋找兒子,他問高坂和慎司有沒有看見一名七歲穿黃雨衣,撐著黃色的雨傘的小男孩?
中年男人接過高坂在人孔蓋旁撿到的傘,說兒子望月大輔為找尋愛貓莫尼卡,不聽勸阻冒著大雨跑出門,遲遲未回家,他才出來找人。
高坂心想不妙,小男孩該不會跌落下水道吧?只能安撫望月先生孩子可能走到別處,警察來了,負責下水道工程人員也來了,小男孩仍不見人影。
握著那把黃傘的慎司鐵青著臉,瑟瑟發抖。在投宿旅館房間,他告訴高坂,望月大輔早跌落下水道,頭撞到水泥塊已經死了。
而打開人孔蓋的是兩名開保時捷的青年,他們為趕往一間酒吧,怕引擎進水,嘻嘻哈哈的打開人孔蓋,一個穿紅外套一個穿滾藍邊的球鞋,一個姓稻吾,一個姓宮間。
人命關天的事,高坂喝止慎司不能亂說話,經過一夜搜尋仍未找到望月大輔,慎司聲稱自己可以透過物品讀到發生的事件,更能讀取人心的秘密,也就是超能力者。
高坂不信小屁孩的胡扯,又受不了他的苦苦哀求,找到那間酒吧也見到兩名青年,雖然兩人極力否認慎司的逼問,從他們的驚疑不定的神色,停車場紅色保時捷車牌號碼無誤,高坂知道打開人孔蓋是他們做的好事,雖是無心之過,到底害死個幼童。
對慎司的超能力半信半疑,當他說出和小枝子解除婚約的事,高坂又驚又怒,在識與不識者流傳的各版本傳言都是臆測。慎司說出的真相是他心中的最痛。
在下個颱風來臨前,望月大輔的遺體在下水道泥濘中被找到,他的母親早傷心到精神崩潰住院治療。慎司對闖禍的兩人組竟然不去投案,憤憤不平,為怕他衝動惹禍,高坂要他稍安勿譟。
這時一名自稱是慎司表哥的少年直田織也跑來雜誌社找高坂,開門見山就說:慎司愛玩幻想遊戲,總是自稱有超能力能讀取他人秘密,其實是假的,慎司都是透過和別人交談知道事件前因後果。
高坂面對這兩名少年,不知道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真相未明前,他不斷收到寄空白信紙的恐嚇信外,連恐嚇電話也接二連三,更莫名其妙的是還牽扯到已嫁做人婦的小枝子。
《龍眠》故事的主軸有點奇幻,兩位具有可以讀取人心與他人心思超能力的少年,面對自身奇特能力不同看法。正義感超強的慎司希望運用這樣的能力協助警方辦案。感受力更強,能隔空移位的直也反對,認為慎司太天真,應該隱藏這能力,夾緊尾巴做人,才有辦法在社會生存下去。
高坂對兩名超能力少年反應從前半段的困惑,半信半疑,逐漸從訝異進而相信,是直也為救人付出生命做代價。
故事的結局非常哀傷,社會對異乎尋常的人總是排擠,不見容於社會的靈魂,只能透過天線全開尋求認同。
宮部美幸形容擁有特殊能力者時說:每個人的體內都有一條龍,那是一條外型極不可思議、蘊藏著無窮力量的沉睡的龍,
當牠甦醒之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禱。
兩個具有超能力少年面對從自己體內甦醒的龍時,儘管不安與困惑,仍展現了無比的勇氣,深深地打動人心。
★龍眠《龍は眠る》(經典回歸版)
作者:宮部美幸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8/12/01★
#龍眠  #宮部美幸  #王蘊潔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檢方的罪人《Killing for the Prosecution 》
  • 下一篇
  • 辣手警探《Vetera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