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走河

走河 謝旺霖
從二十九歲到三十五歲,謝旺霖揹著背包,帶著經書前後多次前往印度,每次至少待上一個月,最長待了一百多天。
謝旺霖筆下的印度眾生,即使只有匆匆的一面之緣,各個面貌清晰卻心思難測,第一位出場的是臉孔瘡枷五官變形的小女孩,用她乾萎枯硬如雞爪的手指,牽著他的衣角,帶他趕上末班公車。
印度為他展開的風景是垃圾老鼠蟑螂,鳥屍,蚊蟲糞便,盤旋蒼蠅的牛屍,在瓦拉納西恆河畔火葬場,彌留的老人在他注視下安靜吐出最後一口氣。
與德國女子茱莉亞參加萬人推擠吶喊熱鬧沸騰的濕婆祭,見識到瘋狂火爆場面。
走在喧鬧吵雜的的市區,處處是乞丐,騙子,為賺取佣金的人力車夫,店家謊稱隨意看看就好,不買空手想離開,立刻圍住好言好言巴結糾纏不休,威脅恐嚇利誘全用上。口稱你是我朋友卻狡詐的船夫,在火車站等了八、九個小時的火車,好不容易坐上車,突來美豔女子坐上他大腿,胡亂扭動身體,要求給五百盧布,把他嚇得半死。
旁邊印度旅客看不過去給二十盧布替他解圍,起身時拋出嘰哩咕嚕一大語言,謝旺霖大驚忙問旁人:她説什麼?是在詛咒我嗎?
一群人大笑,大學生告訴他:你這樣小氣,不依從,要給你看本是棒子現在是洞的地方,但是…算了。原來那是變性人啊。
最後一趟他走了解一千六百公里,從加爾各答南方恆河流入孟加拉灣的薩格爾島,沿著河水往下走,踩著自己的影子。路過沿岸的野花,蘆葦,與屍體。
為了看見,為了記憶。為了體會那些原本不懂的,也為了那些看不見的,走到恆河發源地,海拔四千多公尺的勾穆克冰河,高山症讓他頭昏吐,打滑跌滾下到五公尺的坡坎在亂石地爬行,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出不去,放聲大哭,又邊安慰自己不怕不怕,爬起來一步一步繼續走,走到冰層穴口,用手去接冷如冰的雪水,他掏出從菩提耶加帶來的菩提葉碎片,擺放下激盪迴旋的流水往下流去。
他在心裡默禱:但願流水能將這葉碎身菩提,帶往我曾行過的每一個地方,走向大海,或回歸到那始終仰望的天際上。
《走河》不是介紹印度的旅遊書,是一步一腳印的心靈追逐見證。 
★走河
作者:謝旺霖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7/10★
#走河  #謝旺霖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小陌生人《The Little Stranger 》
  • 下一篇
  • 多謝款待(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