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遺恨

遺恨 鍾曉陽
于一平永遠記得1982年,那天在報紙讀到珠寶世家黃老太太過世的訃聞,同時出現在頭版的是柴契爾夫人造訪北京,決定97年香港回歸中國變化的開端。
他特別注意列在寥寥無幾的兒孫輩中姑姐于珍的名字,還有黃家大女兒金鑽,二女兒他的表妹寶鑽,姑丈的義子原敬堯。
幾星期後于一平在學校接到好幾年沒聯絡姑姐的電話,要他上太平山黃家豪宅見面,會派私家車接他。
于珍見面就抱怨娘家人多年不來看她,任黃老太婆和管家翁玉恆欺負她,讓她患上失眠症憂鬱症,一身病。
于一平看著昏暗室內,滿桌煙酒,藥物這些恐怕才是讓她精神衰弱的主因吧。
敘過舊,抱怨完,于珍要于一平來替她的女兒寶鑽補習功課,過去因黃老太太在于一平父親失業生病時,阻止姑姐在金錢上援助他們,對小學生的一平冷言冷語,傲氣的父親才會疏遠黃家。
于太太聽了于一平轉述姑姐的要求,竟要兒子去幫忙,畢竟于珍在黃家勢力單薄。
每星期兩天的補習課業,讓于一平跟金鑽、敬堯重新有了交集,他揭露程漢藉教寶鑽游泳機會,對小女孩上下其手,姑丈黃景嶽怒不可遏開除了程漢。
敬堯和地產大亨獨生女施紘蒂訂婚派對前夕,程漢埋伏在大宅圍牆旁,襲擊于一平,受傷嚴重,留宿于家。醫生開了鎮定劑止痛藥,服藥後的于一平昏睡,迷糊間被手杖擊打痛醒,震怒的黃景嶽喝斥他離開,原來是寶鑽趁他睡著時,跑來睡在他身旁遭女佣告發。
長達半年,于一平不再踏入黃家,某日傍晚金鑽來學校找他,告之寶鑽在那場風波後由母親于珍陪伴遠赴英國念書。
金鑽在暑假隨他回長島拜訪于太太,喜歡海灘景色就住下來半個月,于太太覺得不妥,要于一平快送金鑽回家,一平早對金鑽暗生情愫,願意和金鑽在島上種菜打理民宿,仍不敢違逆母親,金鑽原計搭船回去,颱風來襲船停開,金鑽冒風雨去敲于一平房門要求留宿。
兩人奉子成婚,于一平心裡不平衡,金鑽告訴他孩子是程漢的,她是愛于一平的也愛那孩子,請求他做孩子名義上的父親。
于一平對金鑽又愛又恨,在孩子出生後,他和咖啡廳女侍,敬堯的未婚妻施紘蒂外遇,讓自己的性命陷入危機中。
為錢挺而走險的程漢威脅恐嚇敬堯,要供出當年替他買毒品運送毒品的事,此時的敬堯正在中國投資珠寶生意及大型地產建設,形象不能受損,忍氣給錢,負責去交錢的于一平告訴程漢,小龍是他的兒子。程漢狂笑告訴他自己是喜歡金鑽,但金鑽根本看不上他,她的眼裡只有原敬堯,小龍是敬堯的兒子。
于一平憤恨自己長久被金鑽跟敬堯耍得團團轉,寶鑽完成學業回香港又來糾纏于一平,於是金鑽和一平離婚,和寶鑽結婚。
黃景嶽與翁玉恆聯絡上,得知程漢是他的兒子,準備讓程漢認祖歸宗前夕,失足跌入自家游泳池溺斃。檢警調查後以意外結案,不料敬堯掌握證據是于珍為替女兒保有財產將黃景嶽推落泳池。
程漢也拿了文件前來逼敬堯跟于珍付給他黃景嶽要給他的四百萬,敬堯假意答應卻買兇殺人,程漢逃脫綁架了金鑽的兒子小龍,金鑽答應給錢,程漢指定于一平去交錢接回小孩。
于一平趕到程漢的藏處身處時,驚見他中槍死亡,驚懼不定時,敬堯從暗處現身,對于一平開槍。
故事結尾,喪夫後的寶鑽在惡毒流言傳播時還為他辯護:一平沒有錯,只是當年愛錯了人!一平若不曾迷戀金鑽,就不至於走到慘死垃圾屋的下場。
寶鑽除了調查丈夫死因,並掌握了原敬堯殺人證據與黃景嶽的回憶錄後,她心裡萌生了個計畫,並描繪和女兒前往巴西展開未來生活想像,也有關於復仇的盤算。小說最後一頁,最後一個句子是「我要復仇」。
一九九六年出版的《遺恨傳奇》,鍾曉陽從2014年到2017年改寫,這次抹去「傳奇」,只剩《遺恨》,故事背景定位在80年代香港,那時中英談判破裂,香港吸毒人口劇增,「打開報紙全是末日降臨的頭條。」22年後再重寫,時移事往,鍾曉陽借書中人靜堯的嘴感嘆著:「你我都來晚了,看不到以前那種風光。」明日的預言,變成昨日遺書。
《遺恨》等於是新的故事,同樣以愛情為底,格局拉升至大宅門裡三代人的糾葛畸戀。
鍾曉陽在後記嘆:「世界在自己的眼中從奼紫嫣紅變成一片灰色」,不寫新作,重寫舊作,不免也要問意義何在,心虛了起來,故而傳奇不再,空留遺恨。 
★遺恨
作者:鍾曉陽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2018/06/13★
#遺恨  #鍾曉陽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新喜劇之王
  • 下一篇
  • 就是不想和她們同桌共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