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就是不想和她們同桌共餐

吃鍋
循往例福利會在3月初,就發放正職員工每人一千塊自辦活動費,做為各單位春酒聚餐。
以前人多,裴姨會訂不同餐廳大夥吃喝一頓閒話家常,後來人員逐漸減少,改在專辦宴席的酒樓訂二桌古早台菜,那五柳枝魚,白菜滷,炸肉排,糖醋排骨海鮮羹,菲姊個個吃得比大牳指說讚。
當人員降到不足十人時,老大要求和隔壁單位共同辦聚餐。她們竟然私自帶紅酒去喝,喝茫失態哭哭笑笑吵吵鬧鬧,被服務人員要求迅速結帳離開。
小玉兒當場發飆,絕不再跟這群人同桌共餐。
這次裴姨提議,她的道親送來自家種的高麗菜包心白菜紅蘿蔔南瓜,乾脆禮拜六去她家吃火鍋把那堆菜消滅掉。一千塊發給個人,自由運用。
我們舉雙手贊成,每人再交給阿金兩百塊買些豆腐豆皮菇類跟水果。
阿哲說他的一千塊要拿去全聯買零食跟咖啡甜點當下午茶。
嘴巴比海還寬的好好,口風不緊的把這秘密說出去,經過隔壁單位幾人傳播後,飄進老大耳朵裡,他氣呼呼的質問我們為什麼排擠他?沒邀他一起吃鍋?
你這無肉不歡的人,那敢邀您來寒舍吃青菜火鍋。裴姨眼也不抬。
大姊頭,妳為什麼也願意去吃青菜火鍋?
現在有年紀了,要愛惜生命,要學習吃很多蔬菜。
阿哲,你為什麼私自把錢發給她們?我不是說訂好餐廳大家一起喝春酒聚餐聯絡感情的。老大怒問阿哲。
我們投票表決,六對一決定吃素,少數服從多數,而且我們幹嘛去和「別人」同桌聚餐聯絡感情?
老大瞪眼罵起來:妳們是沒看過錢喔?一千塊自辦活動費也要拿回去自由運用,一群愛錢鬼,不愛惜同事情誼……他轉向我時,很不巧,我剛好朝他老人家翻白眼。
妳是有什麼意見?
我那有意見,只是想說:姊就是不想和她們同桌共餐而已。
老大的食指惡狠狠指著我的額頭:小心,妳今年的考核。
哼!誰理你啊。
#吃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遺恨
  • 下一篇
  • 灰影地帶 《Ashes in the Snow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