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哈納萊伊灣《Hanalei Bay 》

哈納萊伊灣 吉田羊 村上虹郎 佐野玲於
幸(吉田羊 飾演)的兒子隆史(佐野玲於 飾演)十九歲那年在夏威夷哈納萊伊灣衝浪時,被鯊魚襲擊咬斷腿身亡。
從東京飛往考愛島警察署確認亡者身分,一位警察掀開覆蓋白布,幸清楚看見被咬掉一條腿兒子的屍體。
她又確認了兒子的衣服、護照、回程機票、皮夾、隨身聽等隨身物品。在專門協助處理意外事件女士建議下,決定將兒子遺體火葬後帶回骨灰,那位女士還替幸的兒子製作了手印,幸不想要,女士說:手印比照片或骨灰更有紀念價值,有一天妳會要的,在此之前我會替妳保管。
往後每年兒子忌日前,幸就會來到哈納萊伊灣小鎮租一棟小屋暫住,自己買菜做飯。白天帶著摺疊倚,一瓶水一本書坐在離沙灘陰涼處,盯著衝浪人看,或是在家庭餐廳看書,晚上到酒吧彈琴,喝杯酒。
十年來,小鎮居民都知道有個被鯊魚咬死的日本人母親,每年同一時間會來此小住,白天在沙灘閒坐看人衝浪,憑弔兒子。
當來替隆史留下手印的女士,年年都來勸幸帶走手印,年年遭到拒絕。
這年幸開車在路上遇到兩個日本青年向她詢問可有便宜的旅館?她帶他們到熟識的旅館,兩人嫌房租太貴,預備再回沙灘睡帳篷,基於安全理由,幸強迫他們一定要住在這裡。
一高一矮的青年在酒吧聽了幸彈琴,讚美她的琴藝高,幸說在東京開鋼琴酒吧,彈琴是她的職業之一。高橋(村上虹郎 飾演)好奇問她為何開鋼琴酒吧?
幸回答:嫁得丈夫不成材,外遇又吸毒,後來在女人的房間吸毒滾床單暴斃,她用保險理賠金開鋼琴酒吧撫養兒子長大,沒想到來哈納萊伊灣衝浪被鯊魚咬死了。
一高一矮的青年呆若木雞,不知如何接話。
喝醉酒的退役海軍陸戰隊員,要求幸再上彈琴被拒絕後,憤怒說幸只因兒子被鯊魚咬死,年年跑來此地看人衝浪的莫名其妙行為,美軍卻要遠離自己國家去保護日本人……。
深夜幸接到酒吧老闆電話,兩名青年因退役海軍陸戰隊員在店外出言侮辱幸,打了架,青年受傷送到醫院治療。
幸趕到急診室,斥責兩人不自量力,對方是什麼樣體格?還好只是受皮肉傷,若危及生命如何對父母交代?
高橋不在意的笑。
第二天高橋告訴幸在她常坐位置後方有個獨腳日本年青人,抱著衝浪板看著海浪,有時也在海邊排徊。阿姨,妳沒看見嗎?
幸開始在島上瘋狂尋找獨腳年青衝浪人,從白天到黑夜,從小鎮到海邊,到處問人:有沒有看見一個沒有右腳的日本年青人抱著衝浪板?
就有人回她:雙腿站在衝浪板上都站不穩了呀,只有一隻腳怎麼衝浪?
瘋狂尋找無結果,幸在清晨去按留下手印女士家門鈴,對她說出這十年來思念兒子的壓抑心情。這次她帶走手印回到住處崩潰大哭,她承認討厭兒子不聽話,對她說話態度敷衍,經常為父親的事頂撞她,翹課鬼混,行為我行我素,就算這樣她還是愛他的,比任何人都要愛他。為什麼不相干的人能看見他,身為母親的她為什麼見不到他呢?
《哈納萊伊灣》全景在夏威夷哈納萊伊灣拍攝,海灣景色優美。電影對白少,日片一貫的溫吞慢節奏,通過日常生活,看吉田羊這位母親用十年漫長時間去撫平兒子意外死亡,帶來的巨大悲傷,慢慢接受事實並自我諒解。
#哈納萊伊灣  #吉田羊  #村上虹郎  #佐野玲於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松鼠的記憶
  • 下一篇
  • 減肥等下輩子吧!運動絕緣體星座5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