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內向孤僻只喜歡看書的「我」,習慣與人保持距離,有一天,「我」在醫院候診區椅子上撿到一本手記,封面用麥克筆寫著《共病文庫》四個字。
裡面記述著她因為胰臟病,餘命所剩不多,以及臨死前希望能完成的所有願望。正讀著,同班同學山內櫻良快步走來,說手記是她的祕密日記本,「我」看活潑開朗深受所有同學喜歡的山內櫻良,很難想像她是個病人,櫻良輕描淡寫說:醫生斷言她活不過一年,可是她不希望被同學同情,才沒告訴人生病的事。
此後,櫻良常找「我」聊天,還自願擔任圖書股長,只為可以在圖書館和「我」一起整理書籍。櫻良總按照自己喜好把歸還的書籍擺放一起,「我」就要把書找出來,一一照編碼歸位。
有次放學後櫻良約「我」去吃燒烤,她吃著內臟類時,突然說:讓對方吃掉自己內臟,聽說靈魂就會活在對方體內。
「我」愣住了會:拜託,妳正在吃內臟別說這種恐怖的話好不好。
櫻良呵呵笑:這跟認為身體哪個部位生病了,只要吃下同樣部位病就能痊癒的意思是一樣的嘛,只是單純迷信。
燒烤會後,兩人關係起了微妙變化,校園內經常形影不離,還一起去旅行在外面過夜,同學間開始有流言傳播,更引起櫻良最好朋友恭子對「我」產生強烈敵意,櫻良前男友更是對「我」點燃妒恨之火。
櫻良被醫生要求住院詳細檢查治療時,「我」去探望櫻良,原本看著病房外天空發呆的櫻良,立即給「我」燦爛的笑臉,說住院是常有的事,不需要對同學們張揚。
「我」問生命逐漸流逝的櫻良:對妳來說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櫻良答:活著這件事,肯定就是和某個人心意相通,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不會知道自己是否存在。
這句話讓也來探病的恭子聽見了,非常生氣,更加討厭「我」。
櫻良死了,不是疾病,而是遇上無差別殺人犯隨機犯案,消息太過震驚,一直希望醫學進步,能讓她恢復健康,沒想到警察遲遲逮捕不到的無差連續別殺人犯,竟奪去櫻良的青春的生命,「我」完全無法接受,缺席了櫻良的守靈夜和告別式。
幾星期過去了,「我」的情緒總算平復接受事實了,去櫻良家給她上香,櫻良的母親對「我」表示感謝,聊了些瑣事才問起「我」的名字。
志賀春樹。終於知道讓櫻良喜歡的人叫志賀春樹。
櫻良的母親讓他等一下,她交給他那本《共病文庫》手記,特別提醒志賀春樹翻到後面看櫻良留給他和恭子的遺書。
櫻良希望春樹能和同學好好相處,不是總是沉著臉不說話獨來獨往。人活著是有意義的。就跟你和我都是因為自己的選擇,所以現在才在這裡活著一樣。
櫻良嘴上說不希望同學知道她生病隨時面臨死亡,心裡卻渴望有同齡人能明白她內心其實很恐懼。
獨來獨往寡言不語的志賀春樹成了她最好的傾聽者。兩個個性完全相反的人,從相遇那刻起,情感得到互補,我想吃掉你的胰臟這句話,是他們才明白的承諾。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是一個青春的故事,成長的故事、戀愛的故事,甚至也是一個探討生死的故事。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三京畫本 第一冊: 黑山白水卷 南金東箭卷
  • 下一篇
  •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Along with the Gods: The Last 49 Day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