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零八零七

零八零七 辻村深月
純樸的甲州市發生駭人聽聞的女兒殺死母親的命案。
望月千草的先生回家看見妻子腹部插著刀,橫臥在客廳的地板上一動也不動地,而她放在抽屜裡的提款卡也不翼而飛,他們的獨生女望月千惠美行蹤不明,依據各項線索警方將千惠美列為嫌疑犯,發佈通緝令。
替雜誌社寫稿的神宮司瑞穗是千惠美自幼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高中畢業後,瑞穗去東京上大學,就業結婚。
留在故鄉的千惠美短期大學畢業後,靠著父親的關係在農會做事務員,未婚的她與父母感情很好,好到在朋友眼中認為好得不正常。
瑞穗母親出身望族對她的教育非常嚴厲,言行舉止或是衣著不符合母親標準,大聲斥喝甚至動手打她,對哥哥卻是萬般寵愛,千惠美跟母親親如姐妹般的感情,是瑞穗所羨慕的。
千惠美卻非常羨慕瑞穗所擁有的一切,出身名門世家,去了東京念大學憑著好學歷,是自由撰作家,有不靠貸款買來的LV名牌包,還有正港東京人在知名企業工作的好丈夫啟太。
留在家鄉的千惠美看著同學們都結婚生子,自己連男朋友都沒有,她的人生路都照著母親規劃好的走,讓她產生奇怪的想法,既然大家都結婚了,但只要我生下了可愛的孩子,我也能得到幸福吧?也能讓他人另眼相看吧?
抱持這扭曲的心態,遇上感情詐騙男人,她以為懷孕了對方就會娶她,那知不肯負起責任的男人消失的無影無蹤。無助的千惠美向母親求助時,母女爆發激烈爭吵,母親持刀以死威脅時,拉扯間跌倒發生腹部插著菜刀的悲劇。
母親忍痛告訴千惠美放提款卡和存摺的位置,密碼是她的生日。
瑞穗從報紙得知千惠美成為弒母嫌疑犯,根本不相信,還沒從流產失去孩子悲傷恢復過來的她,決定回到故鄉約老同學悠里,果步,政美,大地聊聊這些年來發生在千惠美身上的變化,查清楚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看能不能找出千惠美的行蹤。
瑞穗為求真相而開始調查,為此她不得不揭開自己的傷疤。
剪短頭髮又用了神宮司瑞穗這假名,投宿在山裡小旅館的千惠美,認識了讀教育學系的山田翠,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終於小翠直接拆穿千惠美真實身份,要她去自首,神宮司瑞穗找到千惠美陪她前往警局說明案情的前因後果。
淚流滿面的千惠美想著,女兒與母親的血緣牽絆永遠斷不了,那些好或不好,都要伴隨過一生,與其羨慕別人的人生,是不是該堅持選擇自己認為最好的那條路。
母女糾葛故事雖老套,辻村深月細碎的鋪陳劇情,讓充斥著淡淡哀傷的故事,仍保有一線希望。 
★零八零七《ゼロ、ハチ、ゼロ、ナナ。》
作者:辻村深月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01/26★
#零八零七  #辻村深月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最悲傷的故事《More Than Blue》
  • 下一篇
  • 任性公主病星座Top5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