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蛋黃酥跟柚子

蛋黃酥跟柚子
去總經理室送出荷管理表回來的阿哲把提著的禮盒交給裴姨,總經理說趁新鮮讓大夥把蛋黃酥分了吃。
要給我們吃,幹嘛不早拿來,快過保存期限了還新鮮。裴姨翻大白眼。
妳是今天才認識總經理的嗎?小玉兒快手快腳把禮盒拆開,中秋節客戶送的月餅禮盒,一定是放完假,才讓胡副理分給每個單位。
連新年度月曆都能擺到過完清明節,才讓阿純拖著籃子一個一個單位發,這蛋黃酥還有三天才過期,算不錯啦,快點吃吧。
那個有蛋黃,我不要吃。我趕緊把手揹在身後。
小玉兒橫我一眼,欠揍啊。
萌,阿金跟芳兒都說放假時月餅吃太多了,再吃這蛋黃酥絕對胖,不吃。
裴姨邊剝柚子邊說:恁祖媽吃齋不吃蛋黃酥啦。阿哲,這你拿回來的要負責吃掉。
不要啦,我天天消化家裡的月餅禮盒,再吃這些蛋黃酥會吃出病來的。阿哲後退一大步,遠離蛋黃酥。
大姊頭很捧場一口氣吃掉三個,準備吃第四個的時候,老大出聲了:阿姿,幾十歲的人有高血壓高血脂,稍為愛惜一下生命。
大姊頭縮回手,瞪了柚子一眼:吃這個就能長命百歲喔?
長命百歲是不可能,至少保持健康啦。裴姨帶來的柚子是道親家種的,模樣醜了點,甜度很足。
蛋黃酥跟柚子
小時候我家出現的月餅,只有兩種,綠豆椪跟廣式月餅。小孩子不懂欣賞綠豆椪,嫌棄甜膩的綠豆沙跟咀嚼時突然在口腔內暴出油的肥豬肉。
我最愛吃棗泥月餅,那時候對蛋黃仍不排斥,小口小口咬慢慢吞下肚。包鳳梨冬瓜醬餡的那塊月餅,總要吃上好幾天才能吃完,實在甜到很想把餅偷偷丟掉,但廣式月餅很貴不能浪費,要不然要遭雷公劈的。
有一年隔壁鄰居太太把朋友送的月餅禮盒寄放冰在我家冰箱,理由是她家兩個小孩剛好鬧腸胃炎不能吃太甜太油的食物。
我媽媽以為她只放個兩三天,就答應,那知從八月初擺放到快中秋節沒有移走的意思,一個大盒餅佔個冰箱裡的大位置,老爹頗有微詞,要媽媽跟鄰居太太說把月餅拿走。媽媽怕得罪那房東太太的小姨子,根本不敢開口。
中秋節放假,同學小翔來我家寫作業,帶來六個蛋黃酥說是她媽媽自己做的,給我們嘗嘗看味道好不好。
第一次吃到蛋黃酥稀罕的不得了,我媽媽只切開兩個,其他四個收進菜櫥內,留給老爹吃。
我們嘻嘻哈哈討論蛋黃酥綠豆椪廣式月餅那樣好吃時,鄰居太太拉開紗門走進來,說要看看冰箱裡的月餅,不知有沒有發霉?
小翔嘴快的說:我媽媽說但凡冰在冰箱裡的東西,壞不了。等鄰居太太離開後,小翔才問:她幹嘛來開妳家的冰箱看月餅?
她怕小孩吃就把她家的月餅放我家冰箱,我忍不住說出憋在心的不滿:每天跑來開冰箱查看月餅有沒有發霉,其實是怕我們偷吃啦。
話才說完,我媽媽重重狠狠打了我一掌:這話是妳可以說的嗎?敢再說我叫爸爸狠狠抽妳一頓。
中秋節過去好多天,鄰居太太來拿走冰箱裡的月餅,說要帶去工廠給同事吃。居然問我要不要吃,我搖頭,她一直說不要跟她客氣,拿去吃啊。
我媽媽冷冷地說:她嘴最刁了,除了蛋黃酥跟廣式月餅,其他的餅都不吃。
她走出去後,媽媽還是批評她什麼心態,既然有意把月餅給人吃,新鮮時不說,放冰箱快一個月才問人要不要吃,當人沒吃過月餅嗎?看不起窮人也不須要這樣啦。
那一刻,我慶幸跟弟弟不曾碰過她那盒月餅一下下,要不然不知她會如何在其他鄰居面前編派我們的小話呢。
#蛋黃酥跟柚子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別幫我打分數!最容易被貼錯標籤的5大星座
  • 下一篇
  • 去年冬天,與你分別《Last Winter, We Parte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