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參者完結篇:當祈禱落幕時《The Crimes That Bind》

阿部寬 溝端淳平 松嶋菜菜子 小日向文
東京都葛飾區小菅一處公寓裡發現一具腐爛女屍,經警方查證被害者是住在滋賀縣任職清潔公司的押谷道子。公寓屋主越川睦夫卻下落不明,離奇的是公寓中幾乎沒有人居住的痕跡。
警視廳搜查一課刑事警官松宮修平(溝端淳平 飾)與當地警署經調查後發現,押谷道子來東京是要跟國中同學淺居博美(松嶋菜菜子 飾)見面,見面當天博美正忙著舞台劇公演,兩人簡單交談後,押谷道子就離開,至於為什麼會陳屍在那處公寓是個謎。
松宮向表哥加賀恭一郎(阿部寬 飾)請求指點迷津,在餐廳吃飯時,加賀湊巧看到淺居博美擔任導演在明治座公演的《曾根崎心中》舞台劇的海報,松宮才知道他們兩人是認識的。
加賀說多年前曾受淺居博美拜託,指導新戲小演員劍術。
松宮提出要求鑑定河邊發現游民焦屍身分,證實和越川睦夫是同一人,他和押谷道子是否認識,為何死亡日期相距兩天,又是謎。
越川睦夫公寓有本小狗月曆,每個月份被寫上不同橋名的名字,松宮按橋名查訪時,巧遇加賀再度提出這個猜不透的謎,沒想到加賀母親遺物裡也有一本這樣的日曆,多年來加賀為解開橋名和月份的謎底,幾乎踏穿這十二座橋,仍毫無頭緒。
因這個巧合他想到將越川睦的畫像,帶到仙台請當年母親的僱主康代女士指認,越川睦夫果然是母親百合子從事電力工作的友人綿部俊一。
警方以電力工作的線索,調查綿部俊一的真實身分,查到綿部俊一曾在女川核電廠工作,循線追查犯罪可能,又與淺居博美有關。
加賀原本是希望知道孤獨死去的母親為何遺棄年幼的他離家出走,綿部俊一又是如和找到成年的他,透過康代女士通知他領回母親的骨灰和遺物。
抽絲剝繭下發現另一樁人倫悲劇,淺居博美的父親淺居忠雄(小日向文 飾)原本開小雜貨店,妻子嫌棄丈夫沒出息,在外養年輕男友,借了高利貸又將丈夫的存款全數領走,與小男友相偕遠走高飛。
黑道逼債,為保護女兒不被帶走抵債,淺居忠雄帶著女兒連夜逃走,走投無路,他想到自殺解脫,女兒自然會由社福單位安排住進孤兒院,卻出現一名男子看出淺居父女急需錢誘騙博美援交,博美卻在緊要關頭以竹筷抵抗殺死對方。
淺居忠雄想出棄屍,頂替對方身分成為綿部俊一前往核電廠工作,又以另一個假名寫信給住在孤兒院的博美,久久約在上野動物園見一次面。
博美成為女演員後,她的國中老師苗村誠三有次看見早已「跳樓身亡」的淺居忠雄,為了不讓身分曝露,淺居忠雄殺了苗村。押谷道子也是在舞台劇首演那晚認出淺居忠雄,而遭殺害。
博美知道父親為保護她做出這些事,想以自焚擺脫躲藏逃亡的生活,親手掐死父親再焚屍,只因當年逃亡時,父親曾說過活生生燒死自己要有多大的勇氣。
《新參者完結篇:當祈禱落幕時》是日本橋署加賀恭一郎的最終章,全片觸及夫妻外遇,黑道追債,恐嚇勒索,校園霸凌,貧窮和師生戀問題。
也不忘藉由命案真相點出核電工人的命運,電影裡沒有從核電廠離職的工人讓松宮看他一身瘦骨嶙峋,說出:「核電廠不是光靠燃料來運作的,那個東西是吃鈾和吃人才會動,一定要用活人獻祭,會榨乾我們作業員的生命,你看我的身體就知道了,這就是生命被搾乾的渣滓。」
電影劇情比原著小說節奏快,隨著案情真相大白後,再不能理解的犯罪,即使不能原諒,是否願意傾聽那些埋藏在真相下不能說的實話。
#阿部寬  #溝端淳平  #松嶋菜菜子  #小日向文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中外名人一句話(195)
  • 下一篇
  • 慾望道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