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暴雪將至《 The Looming Storm》

暴雪將至 段奕宏
九十年代北方一座寧靜冬日陰雨連綿的小城,竟接連發生一連串女性被殺棄屍荒草叢生秋收後田地裡的冷血命案。
遇害的女性都是當地國營鋼鐡工廠裡的女工,警方依地緣關係研判,兇手即有可能是廠內人員。
鋼鐡工廠的保安余國偉(段奕宏 飾演)一直嚮往當警察,每次警方做現場勘查,他都跟前跟後的問東問西,他期盼能從中得到蛛絲馬跡的線索,協助警方破案,破例讓他轉業為真警察。
鋼鐡廠裡常失竊一些物品,大夥都清楚是監守自盜,保安和品管員各偷幾樣變賣貼補家用,彼此心照不宣,唯獨余國偉不但不參與盜賣這事,還非常較真的把人逮捕送辦。逢盜必破工人戲稱他為「余神探」,他心裡樂呵呵的,卻不知廠裡同事冷眼旁觀他的行為,不時揶揄他幾句,暗地裡預備看他栽跟頭。
他仗著和刑偵隊隊長老張(杜源 飾演)和李警官(鄭楚一 飾演)熟,時不時跑到警局去問案情進度,李警官不像其他警察敷衍他,不客氣的說他:「做事別沒大沒小,分清楚自己的身份。」
余國偉決定用自己的方法追逮兇手,他常在兇案現場找線索,看見村莊裡的傻大個也常牽著腳踏車站在路邊盯著他看,對他起了懷疑,上前詢問,傻大個動作敏捷騎車跑掉了。
某個大雨天,余國偉看見一行跡可疑穿雨衣的男子,上前盤問,對方拔腿就跑,他追了上去,兩人在廠區發生嚴重扭打,余國偉想揭開雨帽看清那人的面貌,對方抵死不從,追出廠區時,那名男子遭前來載貨的大卡車撞倒在地,司機急忙下車查看,是個生面孔,余國偉堅稱此人是殺人兇手。
李警官以證據不齊全否認這個說法,要余國偉別再插手這事。
余國偉不甘心自己的判斷被警方否決,當傻大個又路過命案現場路旁,遭到余國偉的追趕,並以磚塊擊成重傷。
他為自己莽撞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被廠裡開除,入獄服刑十年。
其他的保安對余國偉的遭遇,都以早知道會如此做結,大夥監守自盜從不邀他,就是因為他那執拗的正義感牛脾氣,連睜隻眼避隻眼都不肯。
十年期滿,余國偉去安養院探望當年聲稱退休,就要返回江南老家含飴弄孫的隊長老張,卻留在小城終老,不時給獄中的余國偉寫信。
余國偉到了安養院,看見坐在輪椅昏睡的張隊長,看護確認余國偉身分後,交給他一封信。信中說明當年與他發生追逐打鬥遭車撞喪命者確實是真兇,警方早已鎖定他的身份,準備逮人,卻發生那起交通意外事故,連續殺人案只好草草結案。
余國偉回到的解散的鋼鐡工廠,早已人去樓空,聽說即將拆除,余國偉徵得看守警衛的同意,入內憑弔過往歲月。他站在大禮堂時,對警衛說起自己當選勞動模範在這裡接受表揚,他還代表工人致謝詞的風光往事。
警衛嘿嘿冷笑回他:這鋼鐡工廠的保安最爛了,那可能當選勞動模範,您老肯定記錯了。
余國偉無言望著高高的天花板,是的,那場風光表揚勞動模範大會是他的幻想。因為太想轉業為警察,爭取高薪配到好宿舍,就能向在夜總會唱歌的燕子求婚,九七香港回歸祖國,能帶她去香港玩,想太過頭了,他精神都錯亂了,才會有後來的牢獄之災。
氣象預報百年暴雪即將來臨,余國偉搭上公共汽車將離開這毀掉他大好青春歲月的城市,汽車行駛一小段路,就因大雪受困停駛,余國偉望著車窗外綿綿不斷的雪花,發覺自己的人生拼命努力脫困,仍脫逃不了暴雪所困,終至一無所有。
#暴雪將至  #段奕宏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無名者《Anonymity》
  • 下一篇
  • 假裝《You Should Have Know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