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都開好了

花都開好了
作家王盛弘的新書《花都開好了》結集近年創作,書中有他喜愛的花草樹木,有旅途中的風景與人物。
書中幾篇以日本旅遊散文,巧妙運用日本妖怪歷史,將人物妖化,或讓生物人化,讓旅遊添幾分魔幻想像。
〈奈良有鹿〉在市區迷路,向兩名中學男學生問路,少年嘰嘰喳喳商量後,好心在前奔跑引路,他騎腳踏車尾隨,到達火車站前分手說再見時,他瞥見兩名少年在噴水池掬水而飲,離去時細長的腳變成鹿蹄,尾巴露出來,一搖一擺的,原來是先前餵過鹿仙貝的兩隻小鹿。
〈幻之華〉雪壁導覽遇見戴著狐狸耳朵毛帽的小孩,舉起相機拍照時發現了,原來那不是帽子,是真的耳朵,是小狐狸道行還不夠,變身不完全的痕跡。
藏身海芋花杯裡的小青蛙專門奪取恍神遊客的靈魂,玩交換靈魂遊戲。被龐大遊客打擾精神疲憊的枝垂櫻,看見作家來到,振作起來笑臉盈盈招待觀光客。
桂河上一落水便變身為魚的緬甸少年,振翅於金澤青空的飛鷹,跨界奇想的文字,讀來虛實莫變,增加幾何閱讀趣味。
〈聽母親說話〉詳述與母親相處時,總要母親多說話,好讓他將這些話編織成一篇文章。
對食物的態度;「我期許自己,有什麼吃什麼,吃什麼都好吃。」超越一般單純美食讚譽或口腹美感,甚至寫飢餓:「餓的時候,東西最好吃」,從《鹿苑長春》描述的飢餓滋味一路體會到「母親為這個家奉獻的玉米就是她的愛」。
〈青春關不住〉在捷運站與多年前的友人重逢,男孩在他臉頰上的輕輕一啄,前塵往事一一浮現,原來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如此神秘,從前對他的好,關懷之情,都要事過境遷後才懂得。
《花都開好了》裡的文字好像都有聲音和影像,仙台橫丁居酒屋的漁鮮叫賣,或苦於時差的紐約漫遊者,參觀草間彌生的博物館,被無止盡圓點點迷惑,在林芙美子的故居讓他頓悟;家就是宿命的渴望,再怎樣精彩旅行的終點就是家。
王盛弘把美好的事物留在文字裡,用美麗的態度看待世間情事,生命就是生命的目的,美麗就是美麗的理由。於是我們讀到了這些花都開好了的聲音。
★花都開好了
作者: 王盛弘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7/07/08★
#花都開好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騙徒《The Swindlers》
  • 下一篇
  • 單身久了,會把自己養成精品的星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