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守望者《Go Set a Watchman》

守望者 梅岡城故事
還記得《梅岡城故事》故事裡的律師阿提克斯.芬奇嗎?他在白人優勢的南方法庭為誣告強暴案被告無辜黑人湯姆辯護,他的年幼兒女傑姆和絲考特後來受到原告白人父親蓄意埋伏攻擊而受傷。但阿提克斯仍將正直與跨越種族分際的愛,與不論膚色人民在法律之前所享有平等人權的觀念教育給他們。
那個穿著吊帶褲又凶巴巴的小女孩絲考特,最好的朋友迪爾從軍去,她的哥哥傑姆因心臟病過世,絲考特無法面對家庭的變化,選擇離開,前往紐約工作。
現在琴.露易絲.芬奇,二十六歲了,穿著寬鬆灰長褲、黑色無袖上衣的她,將從紐約回鄉,當年任性調皮的她已經長成了一個理性的人。
梅岡城也變了:回鄉的年輕人把父母的房子漆成駭人的顏色,在玉米田和濃密松林處搭建紅磚屋,街上店鋪掛起霓虹燈招牌,連街道都取了新名字。
當然也有不變的:父親仍然受理著律師事務,青梅竹馬的未來另一半亨利耐心等著她,姑媽亞麗珊卓依然按著她的節奏打理芬奇家的家務。
琴.露易絲依然膽大妄為,深夜與阿亨跳進河裡游泳,引起梅岡城居民譁然,亞麗珊卓姑媽大清早接好心的通報電話接到手軟。
琴.露易絲在客廳小茶几上發現了一本談論白種優越論者觀點,並貶抑黑人族群為「黑色瘟疫」的小冊子。亨利告訴她父親阿提克斯年輕時參加過「三K黨」。
她跟蹤父親和阿亨進入法庭大廳,他們居然參加「白人公民協會」,一個歧視與黑人的組織,還與人渣並起並坐,父親還擔任理事一職,職責就是防堵「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的黑人律師攻陷梅岡城。什麼時候父親一改理念「黑」、「白」分明了?那個從她小時候就站在正義一方,不以膚色斷是非的父親呢?那個與全城為敵,為被控強暴白人女子的黑人辯護的律師跑哪兒去了?琴.露易絲的信仰崩解。
她頂著烈日奔回家中,不顧亞麗珊卓姑媽的勸阻,收拾行李準備返回紐約。
她的叔叔傑克.芬奇醫師來和她談話,勸她應該要藉此機會,看清她崇拜父親的盲點,他是凡人,不是神,同時也應該重新喚醒她自己內在的良心與愛,因為即使家人各自抱有不同的理念,家族間的感情依舊能夠綿延存在,家人不須因理念不同而決裂,因為溫暖人心與捍衛良知與愛的力量,終究會持續地牽絆著一家人。人性原本不完美,英雄也會有缺憾。
故事結尾,父女衝突和解,阿提克斯對琴.露易絲說以她為榮,因為女兒跟他一樣有自己的信念。
《守望者》完成於《梅岡城故事》之前,卻在《梅岡城故事》問世後五十年後被哈波.李的新任律師在保險櫃中發現,獲得她的首肯,在她去世後才出版。
《守望者》所揭露的真相讓阿提克斯的英雄面具破裂,令喜愛《梅岡城故事》的讀者不堪回首。
★守望者《Go Set a Watchman》
作者:哈波.李
原文作者: Harper Lee
譯者:顏湘如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07/05★
★梅岡城故事
#守望者  #梅岡城故事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氣象戰《Geostorm》
  • 下一篇
  • 過年的心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