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日語:あの花/英Anohana》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
小時候的宿海仁太是夥伴裡的孩子王,他和本間芽衣子暱稱:面麻,安城鳴子暱稱:安鳴,松雪集,鶴見知利子暱稱:鶴子,久川鐵道暱稱:波波,組成「超和平Busters」經常聚在一起玩遊戲,談天說地。
有次六人又聚在小木屋,鳴子突然問:「仁太,你喜不喜歡面麻?」雪集也接著要仁太說實話。安鳴和波波也幫腔,向來粗枝大葉的仁太害羞了,脫口而出:「誰喜歡這個醜八怪。」 就跑出小木屋,心想明天再向面麻道歉就好,他沒想到尾隨追出來的面麻竟失足跌到河裡死亡,要向面麻道歉的那個「明天」永遠也不會到來,後悔長久以來困縛著他的心。
面麻意外死亡讓他們五人都心有愧疚,他們看見彼此,就會想起逼問仁太喜不喜歡面麻那一幕,若不問這事,就不會發生意外。他們幾乎不再交談,友情逐漸疏遠。
仁太沒考上私立明星高中,鶴子和雪集反而考上,仁太只考上社區高中,和安鳴再度成為同班同學。
波波長成強壯的男生,沒讀高中,打工賺錢,存夠錢就到各地旅行,幾乎踏遍日本。
仁太不去上學,待在家裡打電玩,餓了吃泡麵,睏了倒地就睡。雪集瞧不起他這樣的生活,不再跟他來往。
有天面麻的鬼魂出現在仁太眼前,她也長大了,因為仁太看得見她,他認為這是天氣太熱引起的幻覺,鬼魂面麻一直糾纏不清,說有願望想要實現,拜託仁太幫忙,但面麻又不知道自己的願望是什麼。
仁太不堪其擾,先去找波波,波波一聽就信了,雪集根本不信鬼魂之說,他斥責仁太是逃逸面對面麻死亡的陰影編出謊言來,其實心裡是怨恨為什麼只有仁太能看見面麻呢?
安鳴和鶴子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但還是決定一起完成面麻的願望,從面麻的日記裡,得知面麻一直很想放煙火,於是仁太接下多份打工,賣力工作賺錢製作大型煙火發射,面麻達成心願就能成佛。
在眾人努力發射了煙火,但面麻並沒有成佛,雪集爆發脾氣認為煙火不是面麻的心願,進而互相指責,到說出真正心內話,仁太和雪集都喜歡面麻,面麻喜歡仁太,鶴子喜歡雪集,安鳴喜歡仁太,看似單純的小孩,感情卻複雜糾葛。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
這時面麻終於想起自己真正的願望,仁太的媽媽在知道疾病無法痊癒時,拜託面麻在她死後,必定要弄哭仁太,因為仁太個性堅硬,喪母必壓抑感情不掉淚,對情緒有害,不管怎樣做,一定要讓仁太哭出來。
所以面麻和安鳴她們安排那場聚會,誰知岔出旁節。
波波最可憐了,他親眼見到面麻落水,卻因太害怕沒有向大人呼救,看著面麻死去,良心一直受著苛責,他周遊各地是為了逃避。
他們在大樹下看見面麻留給他們的信;「給鶴子:溫柔的鶴子我最喜歡了。」「給雪集:很努力的雪集我最喜歡了。」「給波波:有趣的波波我最喜歡了。」
「給安鳴:可靠的安鳴我最喜歡了。」「最喜歡仁太,喜歡仁太的喜歡,是想成為仁太的新娘的那種喜歡。」
未再見面:仁太高喊:藏好了嗎?藏好了嗎?每人都回答了,他們聽到面麻的聲音了,也看見面麻了。
面麻流淚和五位好朋友齊聲高喊:找到了。許下來世還要當好朋友的願望,在淚眼中和朋友們永遠告別。
日本動漫有著長長名字的《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簡稱《未聞花名》或《那朵花》講述昔日五位好友,各自揹負對面麻死亡傷痛愧疚成長,受傷的心靈因善良面麻的鬼魂努力治療下慢慢癒合。
活著的人要振作起來,好好過日子。
雖是虛構的故事,卻無比催淚。
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 ZONE (日本女子樂團ZONE-第3張單曲)
中文譯名:secret base ~你給我的東西~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知影
  • 下一篇
  • 我這樣的嫖書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