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人叫它田螺餅;有人叫它豬耳朵

田螺餅 豬耳朵
阿金從櫃子拿出餅乾,對我們說:來吃田螺餅喔。
佳慧立刻說:亂講,那是豬耳朵。
我從小就叫它田螺餅,大人也這麼說它。
田螺餅跟豬耳朵都是同款餅乾,有什麼好爭的。萌打開夾鍊袋,來,一人拿一塊。
這古早味餅乾真教人想念,小時候我特別喜歡這種酥脆的口感,但是媽媽不常買,理由是這田螺餅太硬了,對牙齒不好,鬆香軟的牛乳餅乾出現的頻率高,除非真的嘴饞到非吃不可,我才會去開餅乾罐拿牛乳餅。假如是田螺餅,我會卡嗤卡嗤一口氣吃下三五塊。
小學四年級時,星期六下午,班長龔小杰會叫幾個同學去他家寫數學作業,我跟他家是同一路線,常常被叫去湊數。寫作業是假的,我們玩大富翁遊戲或是聽唱片,在院子玩投籃,跳房子,他父母還沒下班,鬧翻天也沒人管。
他家路口有家糕餅店,每年中秋節前夕必擠滿選購人群,我曾跟媽媽去過。平日櫥窗擺放祭祀神明的糕餅,也不是真的想吃,經過時,總會瞄一眼。
有回店門口長桌面擺滿手掌大的田螺餅,我們不由自主的靠近看,聞嗅微微餅香,讚嘆:好大的田螺餅呀。
乙金跟老惠掏錢買了兩塊,我沒有零用錢買,只是看好玩的,更不會像別人要求她們請吃一口,這種沒禮貌又貪吃的行為,是父母嚴厲制止的。
賣餅乾的阿婆突然問我:妳不是那★★的女兒。
她說出我媽媽的名字,我嗯了聲算回答。我不像乙金或龔小杰口舌伶俐,輕易與大人對答如流。
阿婆又說:妳跑來這裡玩爸媽知道吧?妳們是要去誰家玩啊?壞人很多捏,不要陌生人問話就跟人走……。
我心裡想阿婆也是陌生人,雖然她認識我媽媽,我並不認識她,是不是不應該回答她的問話……。
那年代好像那家的小孩,附近村莊的大人都認識,走在路上,偶爾有似曾相識的臉孔的大人喊出自己的名字,可是我並不認識她(他)。
#田螺餅  #豬耳朵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提著心吊著膽
  • 下一篇
  • 白朗峰上的約定《The Shoemaker’s Wif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