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青盲牛

青盲牛
銀行等待區,一位女士問她旁邊的人:怎戴起眼鏡來了。
那人回答:老花眼囉,沒戴眼鏡看不清楚報紙上的字,就像青盲牛(瞎眼的牛)一樣。
現在人整天看手機,電腦,三十幾歲就老花眼的多的是,怎能不當青盲牛呢。
我聽她們用青盲牛形容老花眼,先是驚駭,我記得小時候大人說不識字的人文盲為青盲牛,怎會是形容視茫茫呢?難道我記錯?
上網查,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解釋:青盲牛(瞎眼的牛)指文盲,不識字的人。
記憶中第一次聽到青盲牛,是小時候住隔壁陳婆婆口中說出來的。那天郵差送信來,摩托車停在大門口,他朝在院子玩遊戲的我們喊:喂,小孩,出來拿信。
我們興奮的推推擠擠跑出去,從郵差手中接過信,那時我剛上幼稚園不久,只學了注音符號還沒學國字,可信封寫老爹的名字,我還認得的。陳婆婆見我把信往家裡拿,急忙喊住我:等一下,那誰的信。
寄給我爸爸的。我知道老爹在等一封很重要的信,而這個信封不是平常看見的白底用紅線畫個框,或是藍白紅斜線的航空信封。
它是白底左上角有個金色像房子裡頭一邊是貝殼一邊是魚的特殊標誌,後來老爹告訴我,那是古代的一種錢幣。
在陳婆婆眼裡,讀幼稚園也是文盲,因為都在那裡吃點心,玩遊戲,那學會識字了。她喊維芬讀小三的姊姊維君過來,看信封上是誰的名字。維君已經連兩年當選模範生,陳婆婆認為她是可以信任的。
維君朝我勾勾手,我把信放她手裡時說:不要弄髒啊。
我知道,放心啦。她舉起信裝模做樣,字正腔圓大聲的讀出我爸爸的名字,還有是由台北市某某信箱寄出。然後大聲宣佈:是小魚爸爸的信。
陳婆婆喔了聲,看著我說:去念幼稚園還是有用的,才幾天就識字了。妳要認真讀書,像維君一樣年年當選模範生,不要像阿婆是個青盲牛,不識字,連個電費水費的收據都要拿到雜貨店拜託人家讀給我知道呢。
往後,我告訴媽媽報紙刊登的新聞,公車行駛路線,百貨公司販售進口水果產地,保存期限,阿姨或是大舅媽聽見了,會說:有讀書還是有差,應更認真學習,別像妳媽媽做個不識字的青盲牛,白紙黑字看不懂二十個,被騙了都不知道。
明明古早人就說文盲為青盲牛,那兩位的年齡應該有聽過呀,怎會自行想像是形容老花眼呢?更扯的是還說成眼盲瞎子,真是錯亂年代無奇不有。
#青盲牛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看見魔鬼 《I Saw the Devil 》
  • 下一篇
  • 影武者 《Kagemusha》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