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蛋糕之謎

蛋糕之謎
阿金在她的櫃子裡發現一個甜點,問是誰放的?沒人知道,她搞笑地說:那,就是我的愛慕者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妳不是四月才過生日,現在又過生日?一年是要過幾次生日。我問。
我身分證上登記的日期是錯的,其實我是九月底出生的,因為慢報戶口。
少胡說,慢報戶口會被罰錢,妳的慢還跨過大半年……
哎呀,那是妳們這裡慢幾天報戶口要罰,我們南部鄉下沒這樣嚴格。
以前的人小嬰兒死亡率高,先看看養不養得活再去報戶口,說白了就是怕麻煩,懂嗎?裴姨說,然後她指著阿金大叫:ㄟ,妳不知道蛋糕誰放的,居然吃掉了?不怕被下毒嗎?
就跟妳們說是我的愛慕者送的,聽不懂喔。
鬼才信妳有愛慕者。裴姨朝阿金的屁股踢一腳。
下班時,更衣室裡阿哲跟菲姊麗塔站在櫃子前,他一個個邊點邊問:這個、這個、還是這個?到底那一個?
麗塔一下抓頭髮,一下抱頭,苦著臉:我不知道,我忘記了。
實在是苦惱啊——喂,阿哲轉向另一人:麗塔說想不起來放那個櫃子了,等她們都出來我問看看。妳也是奇怪,自己不拿來,託個不識中國字的外國人。
算了,沒關係,不用問你們單位的人。
不用問?那妳組長打電話給我幹什麼。阿哲嗓門大起來。
你們三個幹嘛站這裡擋路,沒看到胖子出來,還不讓開。裴姨朝兩邊擺手:閃閃閃。
裴姨,她託麗塔拿東西給老大,好像放錯櫃子,妳們看見沒?
什麼東西?阿金搶問。
一個北海道小蛋糕。樓下部門的同事小小聲的說。
我們同時看向阿金,萌用食指搖了搖,臉上表情是:阿金妳糟糕了。
妳們誰的櫃子裡有那個北海道小蛋糕?阿哲手插腰:還給人家,別人的東西不要隨便拿。他還用英語對菲姊們複誦一遍。
氣氛正尷尬,老大背著手進來,妳們還不回家喔,外面天越來越黑了,是想騎到半路淋成落湯雞嗎?咦,這誰啊,新人?他指著站在門邊的人。
新人?版面處理的彩薇,你的管區耶,還問是誰,太混了。阿哲不客氣的吐嘈老大。
我只是一時熊熊想不起來,你小子什麼態度。彩薇嘛,妳什麼時候跟我們家的胖太太胖小姐們這麼要好,來等她們一起下班。
阿哲翻個大白眼,再把事件講一遍。
老大大驚小怪:今天又不是我生日,也不是中秋或過年,妳送我禮物?哎呀,無事獻殷勤,無奸必有詐。小魚,妳說對不對?
裴姨瞪他:這事很嚴肅,你正經點好不好。
我向來很嚴肅正經,從不搞笑。老大板著臉:妳送我蛋糕幹嘛?
就....那個貴美姊說,買個小點心請你幫忙,看我契約工能不能再延半年。
那是妳們課長能決定的,我沒管到那裡。咦,被妳這麼一說,我居然成了貪官了,要人送禮。老大打開他的櫃子,證明他的清白:妳們看,裡面只有帽子跟水壺一包衛生紙,沒有蛋糕喔。
阿金跳出來承認:那蛋糕放我櫃子裡,我以為是給我的,就吃掉了。彩薇,那個要少錢,我給妳。還是我去買來還給妳?
不用不用,彩薇搖晃著手:吃掉就算了,真的沒關係。
吃人嘴軟,阿金,這事就交代給妳了。老大唯恐天下不亂的嚷:彩薇,快拜託阿金,她是副總的愛將,讓她去跟副總講,再跟妳簽約半年。
喔—哟—你別添亂好不好。阿金作勢給老大一掌,一邊拿出小錢包:彩薇,一百塊夠不夠?到底少錢啦?不然妳在那裡買的,我等下去買來還給妳。
蛋糕請妳吃的,真的不用。兩個人在那裡推來推去,後來一前一後跑下樓去。
傳來胡副理喊:不許在樓梯奔跑!
#蛋糕之謎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寶貝老闆《The Boss Baby》
  • 下一篇
  •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My Tomorrow, Your Yesterday》(日本)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