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誰來吃餅

喜餅
聖心帶來塊喜餅,要問切成幾分?得到多數答案是:我不要吃,別把我算進去。
妳們這些人有沒有良心啊,為了在最佳賞味期限讓妳們吃到,這塊餅可是昨晚搭高鐵回來的耶。
妳應該讓平先生直接把餅吃掉,不用千里迢迢從台北回來,只為帶回一塊喜餅。小玉兒說。
平先生不吃甜食,再說公司每人都收到喜餅,沒人想多吃一塊。聖心舉著水果刀:我切成七塊……
孫聖心,我跟妳切八段,裴姨打斷她的話:妳很可惡,這餅我不能吃耶,有蛋黃跟肉鬆。
所以我說切成七塊,沒把妳算進去。
有蛋黃?我不要吃。我趕緊擺手。
兒麗也嚷:我也不要吃蛋黃。
讓妳們幫忙吃掉喜餅,又不是抬重物,這不要那不要的。以前我聽到有喜餅可以吃,多開心。現在的人挑三撿四的,真難伺候。
孫聖心,妳把餅皮切割起來給小魚,讓她吃餅皮就好,兒麗的把蛋黃挖掉就行了。阿金說。我的不用切太大塊,兩根手指寬就好。
不可以,沒有餅皮的喜餅多難吃,蛋黃統統給我吃。大姊頭擠過來。
聖心橫大姊頭一眼,重重將喜餅一切為二:我把它們切成七塊,要去掉什麼蛋黃,肉鬆自己去弄。拜託人吃餅也這麼麻煩,什麼世界嘛。
這個世界食物選擇多了,曾經那麼渴望希罕的食物,變得再普通不過了。
#喜餅 
分類:食譜

評論
上一篇
  • 異星入境《Arrival》
  • 下一篇
  • 雅多維爾圍城戰《The Siege of Jadotvill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