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In This Corner of The World》(日本)

世居廣島市漁師町,家中以養殖海苔為生的浦野鈴,喜愛幻想熱愛畫畫,十八歲那年,住在軍事海港吳市北條周作家來提親,周作強調少年時曾有一面之緣,浦野鈴完全沒有印象。
雖然奶奶說不喜歡可以拒絕,鈴還是遠嫁至吳市,和根本是陌生人的周作成為夫妻,開始操持家務,精明能幹的大姑經常帶女兒晴美回娘家住,看不慣鈴常發呆,做事慢條斯理。不化妝,穿舊衣,叨叨地念不停,大姑的本質是沒有惡意的。
美國開始轟炸東京後,食物配給更嚴格,鈴採摘野菜蒲公英的根,酢漿草,削下的蘿蔔皮做成涼拌菜,把配給拿到的魚干再料理,做成煮魚和味噌湯,讓每日伙食不那麼寒酸。
在兵工廠作事的公公因大轟炸而音訊全無,擔任海軍文書員的周作也需要加入戰爭訓練離家,臨行前將北條家託付給阿鈴照顧。
鈴的公公因為受傷而短暫失憶,醫院方面一直沒辦法通知北條家。接獲消息,大姑要帶晴美一起回鄉下看望公婆跟兒子,三人結伴先去探望公公。
不料遇到空襲,離開防空洞後,晴美拉著鈴去海邊看軍艦,半路遇啞彈爆炸,晴美身亡,鈴失去右手掌,大姑把喪女的痛恨情緒全發洩在鈴身上。
公婆並不怪鈴,她失去了右手掌,再也無法拿畫筆畫畫,生活也不方便,反倒要體弱的婆婆照顧她。
鈴的妹妹來看她,轉告家中父母的意思,若不想待在北條家,回廣島沒關係。她和妹妹約定祭典前一天回家去。
大姑幫她整理帶回家的行李時,聽到極大爆炸聲,不明閃光,並沒有飛機來轟炸啊,天空飄下紙條,窗戶,不完整的布匹,這奇怪的景像讓附近居民議論紛紛。
周作慌張的趕回來,帶回來廣島被投下新型炸彈,狀況非常悽慘的消息。
天皇透過廣播承認戰敗,周作陪鈴回廣島,她的父母身亡,妹妹犯了原爆症,市區一片斷簷殘壁,到處都有傷者睡在臨時帳篷內,美軍笑咪咪發放巧克力給小孩。
周作跟鈴默默走在橋上,鈴想著周作沒有嫌棄她失去右手掌,左手做事不俐落,默默守護她,陪伴她,不禁對他說:「周作,謝謝你,在世界的這個角落,找到我,謝謝你,周作。」
他們在車站等車時,一個衣衫褸塿的小女孩撿起鈴掉落的麵包遞還給她,鈴讓小女孩吃完。小女孩吃完後,靠著鈴的大腿沉沉睡去。她的母親不久前才重傷身亡。
她跟隨鈴回到北條家,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大姑也甩開傷痛,打開箱子找出晴美的衣服給她替換。
戰爭給這個普通家庭帶來了傷痛,即使如此,人們仍要收起眼淚,彼此扶持,相互鼓勵,戰後的生活還要繼續。
《謝謝你,在世界中的角落找到我》用另一種視線,描述二戰末期生活在廣島的日本普通人,在戰爭下是如何堅持生存下去的故事。 
沒有血腥的戰場,故事大半圍繞廣島周邊農村的人情點滴,每個事件都是瑣碎中帶著點滑稽,卻將平凡人的不安和悲痛,詮釋到了極致。 
隨著大平洋戰爭爆發,美國開始轟炸日本本島,阿玲的家被炸,她也在一場空襲,失去了右手,她因為原子彈的爆炸失去父母,因原爆症病焉焉的妹妹。但她不氣餒,仍努力活下去。 
日本人的心思很厲害,他們從不對二戰時迫害亞洲鄰國的事道歉,反而巧妙藉戲劇小說平淡的敘述,博取他們受到燒夷彈,核爆傷害,讓人心生同情憐憫。 
韓國批判這部電影:不描寫日本的侵略和加害的責任,而是以侵略的一方的女主角的遭遇作為被害者成為受害者描寫。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水田裡的媽媽
  • 下一篇
  • 天使之城《ANGELOPOLI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