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年春假,貓,小哲與我

湯本香樹實
智美在小學畢業的那一年春假,處在轉大人尷尬期,開始不明原因頭痛,功課退步,厭惡男老師對女體的注視。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是什麼?」智美夜夜夢見自己變成怪物。不是小孩,也還不是大人,「雖然我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但既然大家都落荒而逃,可見我真的是怪物」,少女在鏡中尷尬顯像。
智美到底怎麼了?「是螺絲鬆了吧!」母親這麼說。
智美一家有五個人,翻譯家的父親很少回家,每次回家,就和母親吵架。阿公幾乎每天都窩在儲藏室內,拆解那些舊家電或家具再重新組合。
媽媽外出工作,弟弟喜歡看書又博學。鄰居的老人經常大聲責罵他的太太,堅持不願意將占據了他人土地的圍牆移回原位。
智美都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中,不願向外踏出一步。沒有人發現智美已經要離開小孩子的領域,沒有人發現她已經長大,甚至被變態偷襲了胸部。  
小哲討厭因為圍牆的位置而和桐木家發生衝突的隔壁爺爺,小說一開始便安排姊弟發現被車撞死在路邊的貓屍,小哲知道老爺爺討厭貓,故意把貓屍體丟棄在鄰居家的院子裡,作為懲罰,但老爺爺只是生氣的罵老奶奶後,就把貓屍體扔進火爐燒掉。
為尋找貓屍體的小哲和智美認識了獨自住在舊公寓,餵附近流浪貓的阿姨,開始和她一起餵食流浪貓,但日子並不平靜。智美經常沉睡得忘了時間,而且持續做很多奇妙的夢。
有天智美和媽媽吵架,決定離家出走,她出走的地點是貓阿姨經常前往餵食,而變成了流浪貓地盤的破舊遊覽車。
智美和弟弟住在遊覽車上,阿公擔心地來看她,平時整天都在整理儲藏室,連智美都覺得難以理解的阿公突然地訴說一段少年往事,阿公的回憶沒有說教,智美才發現,每件事情的背後,往往都有不得已的理由,這個世界上有許多難以理解、無可奈何的事情,有時候並沒有答案。
她對阿公說出了當初看到阿嬤痛苦不已,所以希望阿嬤快死這件事,真的促成了阿嬤死亡。智美始終把這件事深埋在心裡,無法啟齒,成為她內心巨大的痛苦,這也許是智美噩夢的真相。
當智美說出這件事後,阿公對她說:「如果妳年紀更小,應該就不會這麼想吧?」
當親近的人死亡,第一次經歷死亡這件事時,我們會陷入混亂,完全「難以理解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們必須接受最難以理解的這件事,沒有拒絕或是逃避的選項,只能接受。
當她看到弟弟持續用藥物治療那些得了不明皮膚病的流浪貓,智美終於理解了。
她和貓阿姨之間有以下這段對話:「阿姨,有些事真的是無可奈何。」「嗯。」「但是,小哲那麼努力是對的。」
阿姨用力吸了一口氣,用比平時更低沉的聲音說:「所謂勇氣,就是為無可奈何的事奮戰。」
長大就是會遇到這些無法瞭解、難以理解和無可奈何的事,智美從中學到的並不是旁觀的手段。
在這部小說中,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沒有解決,作者也完全沒有加以說明。父親和母親到底怎麼樣了?為什麼母親會去父親的工作室睡覺?
貓阿姨家的照片中那個人是誰?貓阿姨為什麼一個人住?那個變態怎麼了?老人昏倒送醫之後又怎麼了?小說中沒有的交代,所有的一切都沒有解決。
《那年春假,貓,小哲與我》湯本香樹實精準深刻的描述,點出少女「轉大人」的不知所措,和身心的迷惘。
然而,最後貫穿其中的還是親情的溫暖、友情的關懷,以及可以化解仇怨的良知。即便恨鄰居恨得要命,然而生死交關的時刻,良知與道德終究還是戰勝一切,智美還是撥打電話,請救護車趕緊來救隔壁的爺爺。
接納自己和愛這個世界,永遠是創造更美好世界的唯一方法。
★那年春假,貓,小哲與我《春のオルガン》
作者:湯本香樹實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16/01/05★
#湯本香樹實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闇黑新世界《New World》〈南韓〉
  • 下一篇
  • 怒火追兇( I Am Wrath)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