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基本的禮貌跟教養

教養 禮貌
裴姨和羅主任跟阿哲送樣品給客戶,順便取回幾樣材料,他們以為依慣例不會有便當,所以各自買午餐。
總務處的阿純看見裴姨的午餐,詫異:妳幹嘛自己買,有訂你們的便當呢。
教養 禮貌
 妳幹嘛不早說,前兩次我都餓肚子,只能吃餅乾止餓,今天坐那麼久的車顛的屁股痛,決定要吃好一點補元氣。
阿純鼓勵裴姨再吃飽點,便當也該吃掉,剩下便當,總經理看見又要碎碎念,浪費啊浪費。
那個給總經理吃,看他怎麼說菜色:醬瓜麵筋,豆芽菜炒紅蘿蔔絲,豆腐乾能夠吃到飽三天。
阿純食指壓在嘴唇上,噓一聲,示意別再說了。
最沒規矩的好好跟小嵐看阿純走開後,立刻包圍住裴姨,對菜色提出評論後,要求吃看看。
不可以。裴姨擋住小嵐的筷子:妳挾過肉又想來挾我的素菜,是想死嗎?
我用手指頭捏一絲絲應該沒關係。裴姨握住好好的手指頭:妳久沒被打,皮在癢喔。
老大從她們兩個後面走過,各敲她們的頭一記:幾十歲的人一點教養都沒有,別人吃個飯圍著看,不過就是青菜豆皮也要試吃看看,是沒吃過還是真那麼餓。
我跟裴姨開玩笑的。小嵐低著頭小小聲回答。
回自己位置去,吃飽就上樓去。
大姊頭對素菜沒興趣,可嘴巴也沒閒著:素菜要好吃,重油重鹽,所以吃素的人多嘛有三高症頭,不會比較健康,也不會比較瘦。像我三餐都要吃肉,不會很胖,又健康從不感冒……
聽到大姊頭說自己不會很胖,噗!咳~咳~阿哲噴出飯菜,坐他對面的芳兒側身一閃,嚷:髒死了你這人。
死小孩,你噴到我了啦。明珠巴他一掌。
我把面紙放他前面:吃飯不用那麼激動。
對不起,對不起。阿哲看著大姊頭,又咳又笑:妳那來的自信啊,妳若不會很胖,就沒人是胖子了。很健康倒是真的,從沒看大姊頭感冒過。
沒禮貌的臭孩子乾。大姊頭板起臉,沒三秒鐘,就靠過去「研究」阿哲的炸排骨滷蛋便當,很自然的挾起一片香腸放進嘴裡。
我從小被教育不能看別人吃東西,不能像小伴那樣端著飯碗坐在門口吃,更不能端著飯碗穿門走戶,一家家看人家飯桌上的菜色是什麼,不能要東西,連眼神都不能流露半點喜歡的表情,人家給糖果要懂得拒絕不能要,到別人家看到任何喜歡的東西都不能碰,不能靠近盯著看。
有時候,我會回嘴:人家某某都不用這樣。
父親或是母親會說:不要跟人比這個,這是基本的禮貌跟教養。妳以後要被說沒規矩,沒家教嗎?那可連父母都被罵進去了。
那個年代大人認為,這應有的教養是從小慢慢訓練出來的。
每次看她們幾個別人吃點什麼就圍著看,隨意翻動別人的櫃子,看見喜歡的零食就吃掉,問也不問一聲。
我就會想:難道她們從小沒被要求遵守應有的禮貌教養嗎?還是出社會後逐漸忘卻呢?
#教養  #禮貌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南京安魂曲《NANJING REQUIEM》
  • 下一篇
  • 鋼鐵英雄(Hacksaw Ridg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