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非常警探《A Hard Day》(南韓)

非常警探 李善均
重案組警探高根洙(李善均 飾演)母親過世急著要入殮,他煩躁的開著車,一邊與妹妹講電話。然後電話插播,組裡同事來緊急電話告之廉政署來調查他們部門收賄事件,負責管理帳簿的他,想到滿抽屜的現金和收據,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兩邊都事態緊急,正想要先處理那邊時,路旁竄出隻狗來,為了閃躲路上的狗,急踩煞車,以為沒事,接著卻撞到人了。下車察看,發現那人已沒了氣息,正想著怎麼樣處理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講完電話,眼看著一台警車駛過,當下慌張的他只能搬屍藏起來,自己也躲起來。
要趕去殯儀館為母親入殮封棺,又在半路遇上警察攔車臨檢酒測,他有喝酒會緊張,但更讓他緊張的是後車廂藏著具屍體,他先表明自己是重案組警探攀關係,希望放他一馬,接著開始盧個不停,最後查證身份後,讓他先逃過這一劫。
在釘棺時他是心不在焉的,還敲到自己的手指頭,惹得禮儀師朝他翻白眼。高根洙滿腦都在想要如何處理那名死者的屍體,
靈機一動他竟想出將屍體藏入母親的棺材裡。
他送錢給禮儀師謊稱要跟母親單獨相處最後時間,騙走禮儀師後,他忙著開棺,搬運屍體入棺,再釘棺,看到這裡覺得編導怎能想出這種匪夷所思的劇情來。
脫罪計畫看似完美,百密總有一疏,恢復上班的高根洙接到一通自稱目擊者的電話,明白說出當晚看見他撞死人的事件,他不想理會,對方卻不斷打電話來逼問屍體的下落,並威脅不交出屍體將對他的家人不利。
高根洙正疑惑那具屍體究竟是誰?組長已經收到線報資料,他們正在找尋的關鍵證人就是被他撞死的那名男子,當動員大批警力鋪天蓋地搜索嫌疑犯藏身處時,又被查出死者的手機最後的訊號,來自高根洙母親的墓地。
他又驚又怕,妹妹還告訴他,去算命師那裡問母親在陰間可好,卻得到母親和個男人埋在一起,這不是很奇怪嗎?高根洙決定要盡快挖墳開棺將那具屍體搬走,因為實在對母親太不孝了。
隔天有名高壯男子闖進辦公室,立馬給了高根洙兩拳,幾位同事過來阻止,經李警官介紹這名男子就是替他們擺平收賄事件的朴警官(趙震雄 飾演),本一臉茫然的高根洙突然明白打電話威脅恐嚇他的就是朴警官。在廁所裡他本還死鴨子嘴硬不認撞死人,但被朴警官打得半死又喝下不少馬桶水後,答應交出屍體。為了脫罪,半夜十萬火急趕著破穴挖棺,搬出屍體好應付歹徒的勒索,順便擺脫行跡敗露包袱,免得被同事查出,可他不知道後面還有更大的危機等著他呢。
南韓電影《非常警探》是全片繞著一個屍體,發展出的驚悚電影。故事裡的警察沒一個是好人,整個重案組的警探都收賄,
非常警探 李善均
與他們不同部門的朴警官能力大到能喬廉政署只沒收金錢就不再追查,後來被發現他利用警察的身份,販毒,經營夜店,對待手下小弟心狠手辣,他知道高根洙撞死人的事情後,從電話騷擾到綠燈前停車反跟監,到最後乾脆殺到辦公室去興師問罪,還當他的面用貨櫃砸死坐在車內的李警官,為的是小小警告高根洙。
他的囂張與狂妄行為舉止,就是吃定了作賊心虛的高根洙,一個警員能兇殘到如此地步,令人蹚目結舌。
《非常警探》的暴力動作戲指數也很高,先是高根洙跟朴警官在警局廁所打鬥,再到他交出屍體,成功炸沉朴警官的座車,以為故事到此結束,朴警官只額頭受傷,追到高根洙家來,展開更兇猛暴力決鬥,從客廳打到浴室,再打到房間,又打到客廳,落居下風的高根洙被掐住脖子,眼看要斷氣了………最後一刻,千鈞一髮,一顆子彈救了高根洙的命。新上任的警察局局長為保住官位,做出讓他扛下所有罪名,並迅速離職,對外隱瞞所有真相。
結尾高根洙盡孝心修復母親墳,女兒卻撿到朴警官最想得到手的關鍵口紅鑰匙,他找到地點,憑鑰匙進入保險庫,滿滿滿滿滿層層疊疊的鈔票,讓他目瞪口呆。
《非常警探》劇情看似很瞎,又環環相扣到合情合理,緊張時讓人如坐針氈,轉折時讓人拍案叫絕,連暴力指數都是種視覺奇觀,尤其是朴警官根本是打不死的小強,每次出場強大到讓人後退三步。
認真說來全片中的警察沒一個好人,犯罪者沒得到制裁,所有真相都掩蓋住,最莫名其妙的是高根洙本打算和妹妹妹夫,開快餐車在警局前賣三明治,想領走一點朴警官的黑錢當資本,卻得到滿坑滿谷的錢。
這個結局……真無言。
#非常警探  #李善均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逆光的臺北
  • 下一篇
  • 日劇→月薪嬌妻(日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