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夏天最後的日記《어느 날 내가 죽었습니다》

夏天最後的日記 李庚惠
《夏天最後的日記》寫國中生載俊和裕美的成長故事。透過裕美的敘述回顧兩人共同經歷過一年多的青春歲月。
裕美開朗活潑,不愛上學,是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載俊害羞內向,善思考,敏銳細心,對生命有許多質疑,為了考上好的高中,他聽從媽媽的安排,晚上還去補習班,從英文數學物理到下棋各種才藝都補。裕美剛轉來新學校時,和導師起衝突,同學都不敢理她,載俊是第一個對她伸出友善之手的人,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他們雖各自有喜歡的對象,都在分別告白遭到拒絕後,兩人之間仍像哥兒們一樣互訴心曲,交換愛情帶來的悸動與苦惱。
然而這些痛苦都萬萬不及於生命的驟然消逝。認識一年多之後,十六歲的載俊因車禍意外身故了,載俊過世後,母親不忍心看他的日記,一本裕美送給他的生日禮物──藍色日記本,記錄了載俊的生活與想法,成為思念故友唯一可供追尋的路徑。當裕美翻閱亡者的日記時,彷彿一面鏡子鑑照了彼此,不僅看到載俊細膩的一面,也藉此挖掘自己心靈深處最真實的感受。
載俊的人生目標是希望成為卓別林一樣的喜劇演員,但在日記的開篇卻說「有一天我死了,我的死有什麼意義?」
因為時常扮演「屍體遊戲」,似乎預知了死亡紀事。當死亡真實發生時,這反差讓死亡雖顯得悲傷卻又像一場玩笑如真似幻,或許生死並非全然相對,確實是某種延續存在的伏筆。
《夏天最後的日記》全書筆調流暢輕快,洋溢青春氣息卻覆蓋在死亡陰影下,十六歲,離死亡如此遙遠的年紀,然而人生的意外無所不在。
面對突如其來的衝擊,該如何跟摯愛的朋友告別?書中沒有答案。但透過裕美斷斷續續閱讀載俊日記,彷彿得到某種緩解與洗滌。
若要說這書給予讀者最大的啟發,我認為是「如何跟青少年的孩子們討論死亡?」引導他們思考死亡的意義。雖說探討死亡的議題在文學作品中屢見不鮮,然而少有人鼓勵年輕孩子閱讀這類作品,畢竟死亡對青少年來說,不免過於沉重,但死亡既無法迴避又不能確知時程,若以「一個故事」提供年輕孩子可理解的線索,或可減輕死亡帶來的悲傷與不適應。
載俊和裕美的情誼,讓我聯想到人與人之間獨特的關係,像小王子對玫瑰花說的:「假如你馴養我,我們便彼此需要。你對於我將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對於你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你為玫瑰所花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變得那麼重要。
載俊和裕美之間,為彼此付出的時間,建立了無可取代、真實深厚的感情,時間累積出的過程,匯聚成巨大的愛的力量,
成為全書最動人的風景,正因為愛,足以讓痛苦得到昇華。
《夏天最後的日記》以「死亡」揭開序幕,以「勇敢活著」作為結尾。
在青春的道路上,有煩惱,有徬徨,有剛萌芽的愛戀,也有最真摯的友情,關於「如何說再見」的最動人作品。
★夏天最後的日記《어느 날 내가 죽었습니다》
作者:李庚惠
原文作者:이경혜
譯者:游芯歆
出版社:小麥田
出版日期:2015/10/03★
#夏天最後的日記  #李庚惠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日劇→月薪嬌妻(日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 下一篇
  • 【夏霏心測】你最近的壓力來源是什麼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