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是潘金蓮《I Am Not Madame Bovary》

我不是潘金蓮
光明縣農村婦人李雪蓮(范冰冰飾演)狀告法院,說與丈夫為分一套房而假離婚,打算得到房子後就再結婚,怎知半年後丈夫竟跟另一個女子結婚。
假離婚成了真離婚,這下她沒了丈夫,房子,連孩子也沒了,她跑去狀告這離婚案判錯了,法官被她糾纏不過,受理此案重審也傳了證人,因離婚完全符合規定,法院判秦玉河勝訴。李雪蓮改向縣長告法官袒護秦玉河,縣長不想理這事,李雪蓮又跟市長告縣長和法官和前夫,中央派人來做文化教育審查,市長要人攔住李雪蓮別再來舉牌申冤,命令一層層傳遞下來出了錯,李雪蓮被送進牢裡關了幾天,過年前才被釋放。
心有不甘的李雪蓮跑去找秦玉河理論,這事有理說不清,認識的人都勸她算了,李雪蓮仍糾纏,她前夫說了句:「你是李雪蓮嗎?我咋覺得妳是潘金蓮呢?」
這是指責她婚前與別的男人發生關係,為維護自身清白名譽,李雪蓮要糾正她前夫說她是潘金蓮的這句話,於是她跑到北京找她的同學李大頭,他給開人代會的代表做飯,李大頭悄悄告訴她,明天會有大官來到,要她別亂跑。怎知李雪蓮居然在領導面前狀告各級政府官員,領導聽完李雪蓮申訴,在會議結束後,責備底下人辦事不力,沒有好好聽人民說話,上頭幾句話,光明縣法官、縣長、市長全革了職,回家吃老米。
但李雪蓮仍不滿意,畢竟秦玉河和她的恩怨依然未了,為了糾正一句話,她從上到下,從地方到中央打了十年官司。打官司的過程中,她沒想到一件事變成了另一件事,接著變成了第三件事。十年過去,她沒有把這句話糾正過來,她告成名氣,單純的婚姻家醜,搞成了眾人皆知的大麻煩,她也成了縣裡的麻煩人物,眼看北京人代會又要召開了,光明縣上上下下官員都想盡辦法阻止她再上訪狀告。
光明縣的官員們形容李雪蓮,「她就像白娘子在那修煉,一告就是十年,都告成精了。」
《我不是潘金蓮》電影改編自作家劉震雲的同名小說,表面上講女主角李雪蓮如何鍥而不捨「告御狀」爭清白的故事,她那些有理說不清的爭辯像雪球越滾越大,李雪蓮心中的結也就更解不開,她用自己的辦法,去處理自己跟前夫的婚姻矛盾,演繹出一連串哭笑不得的故事。
導演馮小剛用一種帶著感慨嘲諷夾雜警世的口吻,當那個主述者,講述這個一言難解的故事。法律講道理,官員求自保,沒有人真真切切地站在女主角的角度看事情,尤其每個階層的「官」各有尋求解決事情的權宜之計,個個看似聰明,但其實各有私心全是含糊搪塞辦事。
光明縣大大小曉的官員來到北京攔住李雪蓮,告訴她秦玉河幾天前出了車禍,死了,她還要告誰呢?
李雪蓮哭得一蹋糊塗,秦玉河死了,說不清的事永遠說不清了,她決定要在果園上吊自殺,承包的工頭急忙攔阻她,她若在果園自殺,日後就沒人敢來採果了,他投資的十幾萬跟心血全完了。若李雪蓮堅持要上吊自殺,讓她到對面山頭老李果園,那是他的死對頭,去害他。
這席話讓李雪蓮恍然大悟,人都是自私的,陪著她一路跑的官員為的也是保住自己的官位。看穿這社會自掃門前雪的真相,馮小剛這麼說:「熟悉李雪蓮事件的人都把這件事當笑話看,他們一開始在背後講,後來當著她的面講,別人說的時候,她也跟著一起笑,好像說的不是她的故事,而是別人的事。」
那十年上訪打官司的荒謬行徑,就像一則社會新聞裡的傳奇故事。
 范冰冰洗盡鉛華演出長達十年的內外變化,看得出努力擺脫花瓶稱號的努力。
我不是潘金蓮
#我不是潘金蓮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夏霏心測】你最近的壓力來源是什麼呢?
  • 下一篇
  • 台北戀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