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群學非所用的人

抹茶紅豆蛋糕
佳慧帶來她自己烤得抹茶紅豆蛋糕。
裴姨開玩笑地:唉喔,佳慧烤蛋糕給我們吃耶,難怪寒流來襲。
我只是很少做,又不是沒做過。需要那麼驚訝嗎?
認識妳多少年了,妳烤餅乾或蛋糕的次數五根手指頭還數不滿,當然驚訝啦。
因為準備材料跟清洗工作太麻煩,才不喜歡做。阿金姊,手指不要離這麼近,切到不負責。
妳阿母生日,妳烤蛋糕表達孝心。阿金問。
想太多,是我小姪女過生日,我二嫂早早誇下海口要親自烤蛋糕請同學吃,問題是我二嫂是說的一嘴好菜,一嘴好家事,但做起來完全沒章法的,小姪女就來拜託她的小姑姑我,幫她烤兩個蛋糕請同學。我姊姊剛好回來,就說大姑姑去國豐幫妳訂奶油芋泥蛋糕,她不肯,哭起來。
我媽看她的寶貝孫女哭,就罵我們做人家姑姑的沒有一點人性,幫她烤兩個蛋糕是會怎樣,小孩也是要面子的,何況她還是跟我們姊妹一個姓。既然我媽一聲令下,只好翻出工具,買材料烤蛋糕。
那,這個是小朋友吃剩的嗎?老大指著盤裡的蛋糕。
您想太多啦,二十幾個小孩兩個蛋糕那可能剩下,這是麵粉只過篩兩次,太粗糙了,留著大人吃。
意思是失敗品?
不是失敗,是不夠綿細。您可以不要吃。佳慧端起盤子,一個人兩塊,老大不算。
喂喂,我最少也要吃到一塊,小氣芭樂,開個玩笑也不行。
佳慧,這蛋糕很有專業水準,妳是學餐飲的嗎?阿哲問。
我讀家政科。
讀家政的來這裡做工也太奇怪了吧。
那裡奇怪?餅妹讀幼保不去當幼稚園老師,在這裡打寶石怎不說她奇怪?
餅妹抬起頭來:我是千百個不願意才去讀幼保科,怎可能當幼稚園老師。我喜歡寶石勝過小鬼頭。
阿哲開始一個個問,兒麗和芳兒是讀美容美髮,萌是讀國貿,小玉兒是商業會計,如如是資訊統計。裴姨說她跟阿金是電子科的同學。
電子科是幹嘛用的?阿哲一臉疑惑。
三十年前的電子科是香餑餑,專門學組裝收音機,電話,對講機,不然,你以為我怎會焊接那些電線。
小魚,妳不要跟我說妳是學化工的。
你想太多了,阿金插話:小魚是我們這裡唯一沒有學過任何一技之長的人,她學到就是用食指大拇指翻書頁,寫字,她會的那些旁門左道的絕招都是來公司後跟蔡經理學的。
咦,被阿金這麼一說,我好像多差勁似地。
唉哟,原來公司全靠妳們這群學非所用的人撐起來。
知道就好。裴姨拍拍阿哲的頭,是說以前的學校教的東西還能配合產業需求,現在都是一些沒聽過也聽不懂的科系,學那些是要做什麼?
這個問題太困難了,我也不了解。阿哲雙手環胸。
你又不是校長了解那些做什麼,你現在要了解的是:在座學非所用的人,吃完了蛋糕趕緊工作去,今日要出貨的品物時間必須嚴守,延誤,打斷妳們的腿。老大一說完,快速閃進裡面。
您跑那麼快幹嘛?裴姨嚷:好膽麥走。
#抹茶紅豆蛋糕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曼哈頓夜曲《 Manhattan Nocturne 》
  • 下一篇
  • 朱鴒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